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馬識途:寫出反映時代生活、時代精神的作品

發佈時間: 2020-10-27 09:26:17 | 來源: 人民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核心閱讀

在我自己的創作中,追求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就是汲取傳統所長,讓老百姓喜聞樂見,重視群眾是否能夠看、願意看、喜歡看

正視優秀傳統文化的頑強滲透力和延續力,總結我國優秀的文學傳統,同時從新的社會現實和人民群眾需求著眼,進而對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我曾不止一次地建議青年作家們認真到生活中去,和群眾一起摸爬滾打,一起建設和創造,對百姓生活爛熟于胸,只有這樣,才能寫出反映時代生活、時代精神的作品

 

我今年已經106歲了,封筆之作《夜譚續記》不久前正式出版,與讀者見面。這本書稿不僅創作過程與姊妹書《夜譚十記》近似,都經歷曲折的近40年時間,在創作風格上也承載著我一直以來的文學追求。這種追求就是,寫出中國老百姓喜聞樂見的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回首60餘年的文學創作路,雖然經歷過坎坷,有過對自己作品不滿意的時候,但這一文學追求終生不變。

追求老百姓喜聞樂見的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

我追求的這種風格和我怎樣開始寫小説,以及怎樣從民族文化中吸取營養有密切關係。自年少啟蒙後,我讀過不少古典小説、話本,聽過不少“龍門陣”、説書,看過不少戲劇。這是我文化生活的重要內容,對我産生一定影響。在後來的工作中,我親歷和聽聞過許多奇人異事。此外,我受頗具四川特色的茶館文化影響。四川茶館和茶館文化蘊涵了各色各樣的人物形象,民俗民風特異,故事、傳説千奇百怪,語言豐富多彩、幽默諧趣。這些無疑都是小説創作取之不盡的素材,賦予我的“夜譚”系列小説濃郁的地方文學特色。

我的創作受潤于傳統文化和地方文化,同時立志汲取中國傳統文學的優長。不少中國傳統小説都帶幽默、諷刺或者含淚的微笑,有非常有趣的人物和描寫。張飛、李逵、豬八戒的形象就非常有感染力和藝術性。唐宋傳奇和古典小説等還多有曲折複雜、引人入勝的故事。白描淡寫的手法在中國傳統小説中也表現得非常高明。《水滸傳》刻畫人物不像外國小説那樣有大段的心理描寫或景物描寫,林沖複雜的性格及其性格的發展,是通過故事逐步展示的。草料場一節寫風暴,僅僅幾筆就把外界景物以及林沖的思想、心理勾畫清楚了,比上千字的描寫高明。中國傳統文學中這些好的東西,簡潔、傳神、幽默的東西,我們是不能丟掉的。這是民族文學傳統的精華。

為什麼直到今天,《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儒林外史》等古典小説還一直有人搶著看,它們到底因何贏得那麼多讀者?它們的形式和表現方法有什麼可取之處?這是民族傳統和民族形式的問題,是人民的藝術欣賞趣味的問題。十分複雜,值得研究。

在我看來,這些古典作品之所以代代相傳,為廣大讀者追捧喜愛,乃是因為它們反映老百姓的心聲、貼近老百姓的需求,走的是雅俗共賞、老少咸宜的藝術道路,決不故作高雅或轉彎抹角。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重要的一點,就是為中國老百姓喜聞樂見。在我自己的創作中,追求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就是汲取傳統所長,讓老百姓喜聞樂見,重視群眾是否能夠看、願意看、喜歡看。

我曾經將自己追求的風格歸納成以下幾句話,勉勵自己:白描淡寫、流利曉暢的語言;委婉有致、引人入勝的情節;鮮明突出、躍然紙上的形象;樂觀開朗、生氣蓬勃的性格;曲折而不隱晦,神奇而不古怪,幽默而不滑稽,諷刺而不謾罵,通俗而不鄙陋。總的來説,就是不轉彎抹角、故作深奧,讓大多數人茶余飯後看起來覺得有味道,不知不覺中受到一點思想影響,起到文藝潛移默化的作用。我也決不追求一般市井説書庸俗的滑稽,或無聊的插科打諢,也不僅僅是為了拿來作為百無聊賴的消遣,我的作品總是包含一種思想意義、一種革命傳統教育在裏面。在作品中注入思想內容,但是決不明顯地説出來,而是通過故事和人物命運自然流露出來,以情感人。

追求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絕不是因襲過去,照搬前人,而是加以提煉凈化,取其精華,並且與現代文學融合起來。學習古典小説,也不是單純追求古典小説的形式。現當代文學的表現形式必須吸取、糅合進去,民族形式應該是百花齊放、各色各樣的。

博觀然後約取,厚積才能薄發

任何一個民族的作家,都非常注意本民族的傳統、氣質和風格,都細心研究和繼承自己古老的文明、寶貴的民族文學遺産。當代作家也不例外。無往即無來,不繼往不能開來,無陳即無所謂新,不推陳則不能出新。應該正視優秀傳統文化的頑強滲透力和延續力,總結我國優秀的文學傳統,學習、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文學遺産中好的部分,同時從新的社會現實和人民群眾需求著眼,進而對傳統文化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有幾千年深厚根基,是我們的寶貴財富,是我們賴以發展現代文化的基礎。它既有獨特的思想體系、思想方法論、倫理道德觀念,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凝聚力,同時又有兼收並蓄、吸收融合外來文化的能力。我們的先輩對於本土文化的理解越是深刻,就越有寬闊的胸懷吸收外來文化。

文學需要創新,創新離不開根基,創新也不只是形式的問題,更是內容的問題。作家丁玲曾説,內容寫的是新的、好的、美麗有時代感的、引人入勝的就是新;那些無聊的、空幻的、生編硬造的不管是從哪個國家學來的都是陳舊的。我們的作家藝術家在繼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學習借鑒外國先進文化時,一定要同當代中國的實際和文化相適應,這樣的創造創新才有根基、有意義。

我非常欣賞蘇軾的“博觀約取,厚積薄發”。寫作一定要厚積薄發,創新也要有源頭活水。要具備歷史和社會知識,五花八門的學問,古代文學和外國文學的修養,更要深入生活、植根於人民之中,獲取豐富的生活經驗。我曾不止一次地建議青年作家們認真到生活中去,和群眾一起摸爬滾打,一起建設和創造,對百姓生活爛熟于胸。只有這樣,才能寫出反映時代生活、時代精神的作品。

我年事已高,已向讀者宣告“封筆”,無力在文學創作上再作貢獻。僅此談談我對創造創新的一些看法,希望對青年作家有些啟發。期待廣大作家博觀約取、厚積薄發,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用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有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的生動話語,講好波瀾壯闊的中國故事,並藝術性地體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服務於人民。

(本報記者張珊珊採訪整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