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第三屆草堂詩歌獎揭曉 以杜甫精神照耀當代詩歌

發佈時間: 2020-10-27 09:14:15 | 來源: 澎湃新聞 | 作者: 徐蕭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10月25日, 2020年“第三屆草堂詩歌獎”在成都杜甫草堂揭曉並舉行頒獎禮。魯迅文學獎得主李琦獲“年度詩人大獎”,評論家劉波獲“年度詩評家獎”,古馬、李南共同獲“年度實力詩人獎”,王子瓜、玉珍、金小傑則摘得“年度青年詩人獎”。

“草堂詩歌獎是向杜甫致敬,也是向偉大的中國古典詩歌致敬”

“草堂詩歌獎此前已經舉辦了兩屆,在中國詩壇産生了非常好的影響,這個獎項一直堅持現實主義精神。”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吉狄馬加説,我們和杜甫詩歌、杜甫精神的互動,從某種意義上來説,是能感受到的。”

在吉狄馬加看來,杜甫在書寫時代上為我們樹立了光輝的榜樣。現在全世界很多國家都在研究杜甫、翻譯他的詩歌,他的詩歌已經成為了人類共同的精神財富和思想財富,“所以在這裡舉辦草堂詩歌獎實際上是向杜甫致敬,同樣也是向偉大的中國古典詩歌致敬。”

“從杜甫的詩風轉變上,我們可以看到現實主義文學寬廣的可能性。他可能是從個人的感受出發,豐富記錄自己的生活。再擴大一些,它將貫徹到這個時代,貫徹到整個人生。”在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作家阿來看來,《草堂》詩刊是杜甫給我們的啟示眾多啟示之一,他相信,只要把杜甫精神,與這座城市連接起來,《草堂》詩刊就一定會有自己獨特的地位,有更長久的生命力。阿來説,“草堂詩歌獎”至今已經第三屆,他更希望得獎的詩人能真正和杜甫連接起來,併發揚光大。

中國作協詩歌委員會副主任、四川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成都市文聯主席梁平表示,草堂詩歌獎作品內容看重現實主義題材,旨在發現和彰顯現實主義詩歌精神與藝術性高度結合的優秀詩歌作品,發現和培養一批具有時代擔當使命的詩人。

“傳統如何生成新的現代性,是當下詩人們需要考慮的根本”

本屆草堂詩歌獎“年度詩人大獎”得主李琦,早在2010年就憑藉《李琦近作選》獲得了魯迅文學獎。在她看來,草堂詩歌獎自有其獨特性,其中最為珍貴的就是“草堂”二字。

“我今年60多歲了,平時挺平靜的一個人,但知道獲得草堂詩歌獎後,真是特別心潮起伏。就在這個地方,一千多年前,一個偉大詩人的目光和我們看到的一切同樣被看見。時空真偉大,它能讓我們在這一刻連通古今,我覺得我的心在這一刻和杜甫的心是默契的。”在臺上,李琦十分感慨。她見過許多中外詩人,只要提及杜甫,她就心生敬意、願意親近,“對於詩人而言,杜甫這個名字就是一座高山。”

李琦從14歲開始寫作,最初的詩歌啟蒙來自於普希金和俄羅斯白銀時代的詩人。她曾系統地接受古典文學的訓練,將它視為中國文學的原鄉和我們的根脈。

她的故鄉哈爾濱自然環境嚴酷,粗糲、堅硬、苦寒,然而卻透過她的身體,生發出醇厚、遼闊和清亮的質感。她在一種靈動的日常書寫裏,隱藏著一種通透的生命哲學,也浸透著一種內在的知性情感和洞察世界的溫潤力量。也因此,獲得了第五屆魯迅文學獎。

在此之後的十年間,李琦説自己並沒有特意尋求突破或探索,只是在詩之惑和人生之惑裏深耕。而這種深耕正是其誠懇和真摯的一面,為本屆草堂詩歌獎欣賞:她給我們見慣不驚的平庸日子,賦予了樸素而動人的詩意。

評論家劉波一直嘗試在現代與傳統的張力關係中,重新闡釋“先鋒”,將其界定為個體在寫作上的精神自覺,並提出以先鋒對接傳統、先鋒與傳統對話的策略和建議,為當下的新詩寫作提供了可貴的啟迪。在他看來,傳統如何生成新的現代性,是當下詩人們需要考慮的根本。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本屆草堂詩歌獎尤其注意日常與古典與自然互動。比如,古馬在堅守日常與古典的語言立場上做出了良好的示範,李南是將日常經驗和自然精神注入心靈,而王子瓜、玉珍、金小傑則以更為年輕的聲音,展現出當代生活新鮮而富有活力的多種面向。

據悉,草堂詩歌獎自舉辦以來,受到了詩壇的廣泛關注,贏得讀者的肯定與讚許。第三屆草堂詩歌獎,由中國作協詩歌委員會和成都市文聯指導,《草堂》詩刊社、成都商報社主辦,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館協辦。

評選活動從1月啟動,面向海內外徵稿,設年度詩人大獎1名,獎金5萬元;年度詩評家獎1名,獎金3萬元;年度實力詩人獎2名,獎金各3萬元;年度青年詩人獎3名,獎金各1萬元。本屆終評委由吉狄馬加、葉延濱、宗仁發、羅振亞、姜念光、娜夜、梁平等七位詩人、評論家、刊物主編組成終審評委團,終審評委通過實名記名投票方式,最終評選出獲獎詩人。而不同風格評委的加入,讓多元化的詩歌進入了草堂詩歌獎,充分拓展了視野範圍,避免評選結果的傾向性和圈子化。


與會者合影

附:第三屆草堂詩歌獎獲獎名單及授獎詞

年度詩人大獎:李琦

李琦的詩歌呈現著成熟詩人愈漸至真至純的誠懇、通透與摯愛。無論是寫作的題材還是表達的主旨,她總是能舉重若輕地讓這一切回歸詩學最本真的原點,觸及藝術最本質的核心。她對世間萬物和人類命運所葆有的一份原初性的敏感,讓語言如水和空氣般明澈,讓情感思想如山川星辰般直扣眺望者的心弦。她隨心所欲的手筆下,飽含著對生死或苦難深切的悲憂,傾注著對親友和往事深情的眷戀……她給我們見慣不驚的平庸日子,賦予了樸素而動人的詩意。

年度詩評家獎:劉波

劉波以他敏銳的洞察力、冷靜的分析力和廣博的詩學視野,診察了當代先鋒詩歌的寫作狀況及其內在困境。他打破了對“先鋒”的本質化理解,也祛除了“先鋒”的神秘化光環,在現代與傳統的張力關係中,重新闡釋“先鋒”,將其界定為個體在寫作上的精神自覺,並提出以先鋒對接傳統、先鋒與傳統對話的策略和建議,為當下的新詩寫作提供了可貴的啟迪。

年度實力詩人獎:李南、古馬

古馬:在三十多年的詩歌耕耘,古馬始終堅守日常與古典的語言立場,以澄澈的意境抵達想像的秘境,拓展了漢語詩性在心靈結構與歷史圖景上的可能空間。他堅守“始於痛苦,終於智慧”的詩學路徑,賦予“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般邊塞詩歌新的美學內涵,同時賦予了生活本身的萬千滄桑以蓬勃的詩意。並在希望與神傷,溫暖與淒涼的審美悖論中,展開清晰而又多層次的人生況味,于現場與多思之間形成張力,在獨特、真摯的書寫中顯示出詩歌救贖的力量。

李南:李南的詩能夠通過細膩的筆觸深入當代生活與情感的幽微,以她敏銳的觀察力和多維的思想力,在繁複的情緒與語言理性之間尋找詩性的平衡。她書寫的自由源於將日常經驗和自然精神注入心靈的個別性,源於對殘缺的熱愛,以及對準確性的自律,現實張力同時具有贖罪感。對事物汁液的迷戀與對世界的讚美同時構築了詩人李南私密而豐富的精神空間。眾多而持久的抒情性、獨特而沉靜的語調,成為當代詩歌不可多得的心靈擔當和藝術創造的純粹可能。

年度青年詩人獎:王子瓜、玉珍、金小傑

王子瓜:王子瓜的詩展現著唯美而智性的風格,取材廣泛,技術繁複,能夠從校園生活、閱讀體驗、日常娛樂等不同領域汲取寫作的養分,也能夠充分借鑒從第三代詩歌運動到當下文學現場積攢起來的種種文學技巧;但不同的是,他的創作似乎還保留了一個青澀、天真或質樸的內核,這一內核保證了其詩作的鮮活之感。

玉珍:玉珍的多數詩初看可謂“素面朝天”,那是尼采所謂“希臘前期”風格中與自然直接遭遇的書寫,同時又帶有年輕人特有的現代輕盈,以及與古典“求同”範式心理有別的“趨異”期待。在自然面前,選擇在細節與日常中感受一種尖利的詩意,陷入屬於她內部的小型沉思。她總能在詩中將微妙的分寸感拿捏得恰到好處。

金小傑:金小傑的詩簡潔、質樸,平淡中透著憂傷,酸楚中帶著溫暖,在樸素的表達中揭示生活奧義,彰顯人生況味。她寫浩瀚生活中細膩的日常感知,寫一個女人不可預知而又帶著宿命般的命運,寫一個女性複雜、幽微的情感和精神體驗。在她這裡,女性不是身體的反叛和女性意識的覺醒,恰恰是自傳統以來的女性無法擺脫的角色和性別的命運悲劇,語調平靜,但又滿是哀傷、嘲諷、自憐、無奈和憤懣,呈現著她對外在世界和自我內心的那種獨特而敏銳的感受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