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淺談影視作品“出圈”引發的“漣漪效應”——從電影《八佰》的火爆説開去

發佈時間: 2020-09-30 09:14:57 | 來源: 南方日報 | 作者: 胡一峰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影視是當代大眾文化的重要內容,但又有超越其外的價值,經常發揮促進經濟和社會進步的“引擎”意義。近年來,影視作品“引爆”的文化事件和現象逐漸增多,再一次説明瞭這一點,也給人不少啟發。

電影《八佰》上映後,上海的四行倉庫紀念館迎來了一波參觀熱潮,許多網友在社交網路上曬出了自己前往紀念館“打卡”的照片,那面佈滿彈孔、滿目瘡痍的高墻成為眾多“打卡”照的中心畫面。據紀念館工作人員介紹,紀念館目前實行預約參觀制,“當天來當天預約肯定是約不上的,一般提前三四天約才行”。其實,這並非孤例。之前,電視劇《清平樂》的熱播就帶來了一波宋史書籍的熱讀潮流,《鬢邊不是海棠紅》的“火爆”則在年輕人心中點燃了親近戲曲乃至於傳統文化的火苗。前幾年,現象級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播出後,其取景地東南大學四牌樓校區一度成了熱門景點;如果再往遠了説,上個世紀80年代的影片《少林寺》曾掀起過一場“武術熱”,電視劇《海燈法師》則極大地挑起了人們對“氣功”的好奇心。

《八佰》海報

這一切都表明,影視具有強大的“溢出效應”。尤其是在今天,網際網路和社交媒體高度發達,使這種效應的影響更加深遠。據第45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已達9.04億,網際網路普及率達到64.5%;手機網民規模8.97億,網民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達99.3%;微信朋友圈、微網志使用率分別為85.1%、42.5%,各項數值較2018年底均有上升。當下的人們不但在時空上被廣泛地聯繫起來,而且在情感、思想乃至審美偏好上也前所未有地互相影響和滲透。

在今天,我們選擇觀看一部影視作品,有時並不是因為其故事情節,也不單純是因為喜歡某個演員,而只是因為在朋友圈或微網志上被成功“安利”。而看完一部影視作品之後,我們也許會發一條朋友圈點讚或吐槽,也可能專程到取景地“打卡”留念,抑或喝一杯劇中人同款咖啡,讀一本影響了角色的小説,玩一款作品裏提到的網路遊戲。此時,在網際網路所構築的場域中,影視文化社交手段的功能得到充分發揮,人們憑藉影視作品實現群體認同。認同會帶給人心理安全感,而安全感又是現代都市人最缺乏的東西之一。

一部高品質的影視作品一旦被投入文化消費的場域,就如同一顆石子投入了水池,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甚至“破圈”而出,在更廣闊的經濟、社會領域發生影響。這些年熱播熱映的作品也證明,在社交媒體構成的“萬有互聯”世界中,情感往往是最具傳播力的東西,而那些善於營造共情力的影視作品更容易成為“爆款”,讓“漣漪效應”變得更加顯著。

仍以《八佰》為例,這部影片的故事本身並不複雜,作為一部歷史題材影片,在史實遴選和電影場景再現方面,也還存在一定的提升空間,但它以光影藝術巧妙地傳導了一種濃烈而震撼的悲壯史詩感。而相比于一個故事、一種思想或一個人物,情緒顯然更易於彌散,尤其是在社交媒體發達的今天。影片中的四行倉庫特別是那面高墻是被深深地“情緒化”了的。當我們看到這堵墻,我們想到的就是影片中那個明暗對比強烈的世界,看到墻上的纍纍彈孔,就想到謝晉元率領的這支孤軍在生死之間苦苦掙扎、血戰到底時的情形。影片中所展現的“歷史感”仿佛一下子浮現在眼前,而被影片所調動的情緒也再次涌上心頭。

《八佰》劇照

影片中,蘇州河南北兩岸“天堂”與“地獄”的對比及其光影呈現,把正義與邪惡、侵略與抗爭、果敢與懦弱等道德層面上的二元對立高度視覺化了。一邊是艷麗的、浮華的、沉淪的明亮,一邊是深沉的、粗糲的、不屈的幽深,當鏡頭不停地在二元對立的畫面中來回切換,我們的視線被片中的故事和人物所牽引,心境受到感染,由此産生的“共情”效果可謂水到渠成。

正如不少影評人所指出的,《八佰》在創作手法上具有“打破類型”的特徵,這也正是創作者努力追求的目標,而其實現的手段之一,便是對氛圍的渲染。例如,就角色刻畫來説,影片中的人物並不是常見的“高亮”狀態,反而被處理得有些模糊。實際上,角色個體之所以隱退,是因為他們都融入到影片營造的氛圍之中了,猶如霧中細小的水滴。觀影時,觀眾如同在一場濃霧中穿行,分明沒有見到雨水灑落,卻在不知不覺之間渾身濕透。走出影院,回想起片中形形色色的人物,羊拐、老鐵、鐵算盤、端午等人相對面目清晰,但形象算不上傳統意義上的“立體”,更談不到人物前史;蓉姐、刀子等人,出場如在戲臺上亮相一般,很有辨識度,但也只是電光火石般一閃而過,蓉姐更是幾乎沒有讓人看到正面。不過細品她的幾次出場,雖是幾個截面,也構成了情感從積累到爆發的閉環。

除了《八佰》,前文提到的電視劇《清平樂》也具有相似的“反類型”特點。這部作品以皇帝為主角,卻一反前些年古裝劇中的皇帝往往是玩世不恭或者擅長宮鬥權謀等類型窠臼。這部作品走入人物內心深處,在前朝和後宮、廟堂與民間、私情與公義、人倫與家國等多個維度的張力中,塑造了一個鮮明生動的宋仁宗趙禎形象,並努力把趙禎內心中的矛盾、曲折、波瀾呈現出來。無獨有偶,《清平樂》中對光影的運用也堪稱可圈可點,或敞亮或陰暗的宮室,把人物的情感襯托得十分到位。而劇中呈現的宋代吃食、娛樂、服飾,則展現了宋代市民文化之繁盛,連同文雅的皇帝一道,讓人們感受到被史學家陳寅恪先生稱為“中華文化頂峰”之宋文化的蘊藉氣度,以及那個時代的世俗人情。

《清平樂》劇照

另一部熱播劇《鬢邊不是海棠紅》則塑造了一個符合“網生代”接受心理的“商老闆”。商細蕊的情感世界和藝術人生,以及程鳳臺對商細蕊及其藝術的接納,折射出傳統文化之命運起伏,而流動在人物命運之間的真情,則讓人體會到生生不息的文化力量,併為之感動不已。

《鬢邊不是海棠紅》劇照

在當代中國,文化是推動高品質發展的重要支點,也是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因素。影視不僅是當代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內容,而且已成為相當一部人的剛需,不僅關乎文藝訴求的滿足,更關乎社交需要的實現。誠然,影視是有思想的藝術,但同樣也是流行文化、社交生活的有機組成部分。隨著人們精神生活的需求愈發強烈、多元,新時代的影視業更應跳出自身,在整個社會、經濟和文化協調並進的框架下來思考和設計,評估作品可能會對文旅産業、社交圈等各個方面帶來的“漣漪效應”,而不只是關注一部作品票房或者收視率的得失。

人們常用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這對命題來估量包括影視在內的文藝創作。其實,經濟效益並不僅是指票房、收視率、點擊率或流量,社會效益也不是僅指人們在電影院或者大小螢幕前受到的思想教育和審美熏陶,影視作品給予人們從心理、情感到思想、觀念的整體影響,以及在此種影響支配下所産生的消費、審美和互動行為,正是影視作品“兩個效益”日趨融合的證明。當人們觀看《八佰》之後,自發地考證、鉤沉和探究四行倉庫保衛戰的歷史,當《清平樂》促使人們鑽研宋代的美食和服飾,當《鬢邊不是海棠紅》把年輕人“引流”進了戲園子,這些值得關注的文化現象,不僅為文化建設和旅遊事業提供了強大動力,而且會推動當代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更加深刻地思考我們民族的歷史、文化,自覺地參與擘畫我們共同的明天,併為之傾情奮鬥。

(作者:胡一峰,《中國文藝評論》雜誌副主編、編輯部主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