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三星堆遺址發掘將再次震驚考古界?專家回應

發佈時間: 2020-09-08 08:48:21 | 來源: 成都商報 | 作者: 王明平 | 責任編輯: 王肇鵬

“時隔34年,再次啟動三星堆遺址發掘,意義非常重大。”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歷史學部主任研究員王巍也對三星堆遺址發掘充滿期待。


他認為,三星堆文明中華文明大家庭中特色最鮮明的一支,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文明,重啟三星堆遺址發掘,可以復原當時的歷史和社會,全面展示商王朝時期神秘蜀國的文化面貌。“三星堆或將再次出現震驚考古界的重大發現。”   

34年後,將再次啟動三星堆遺址發掘,圖為三星堆遺址區。


神秘三星堆是中華文明中特色最鮮明的一支


“三星堆遺址非常有特色,尤其1986年祭祀坑發現在國外引起轟動,我不止一次在國外看到過三星堆的展覽,它的神秘,成為吸引公眾的最大魅力。” 中華文明多元一體,在王巍看來,古蜀文明在區域文明中非常輝煌,是中華文明中特色最鮮明的一支。 


“特色最為鮮明的就是出土器物的人像系統。”王巍介紹,學界一直認為中國古代缺乏像人一樣的神的系統,“直到近現代,人們供奉祖先都是用的牌位。但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銅人像和面具,直觀具象了當時神的形象。”     

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金面具


三星堆出土的象牙


三星堆出土的金面人頭像


三星堆遺址一二號坑出土眾多豐富的青銅神像、象牙、玉器、金器等文物,都是中國各地文明中相對欠缺的。“我們一直認為地中海黃金文化興盛,但是在中國的西南,三星堆不僅出土了大量青銅器、玉器,還有豐富的金器。” 王巍認為,三星堆的這些特點,使它在中華文明中特色鮮明,反映了區域文明發達的程度。此外,它還能通過玉器、青銅等文物,表現出與長江中游、中原王朝甚至域外文化的聯繫。“三星堆成為華夏文化向更廣闊的區域輻射的紐帶和轉机站,這些都是中華文明中其他同時期文化無法比擬的。”


王巍介紹,重啟三星堆遺址發掘,出土的文物將得到系統保護,可以揭示古蜀文明祭祀體系,解決相關學術問題“三星堆王城格局清晰,特色鮮明,為下一步申報世界遺産打下堅實基礎。”


“34年前沒能解答的問題,此次就可能得到解答”


三星堆遺址此前出土的陶器


三星堆遺址此前出土的青銅人像


時隔34年,再次啟動三星堆遺址發掘,王巍認為,意義重大,值得期待。   


“這個時候發掘三星堆遺址恰逢其時。”王巍介紹,通過改革開放,我國的考古學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科技手段,測試分析能力,文物保護能力,都比34年前有巨大的飛躍,中國目前科技考古在國際上處於頂尖水準,“國外有的技術我們有,而且我們還有自己的優勢。中國的文化遺産比國外豐富,因此,中國是科技考古的沃土,尤其是三星堆,各種各樣的科技考古手段都有用武之地。”  


王巍認為,這次考古發掘,要系統熟悉前人發掘的材料,總結經驗。“1986年在條件有限的情況下能完成“兩坑”發掘樣是非常的難能可貴。我們現在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所以是要歷史的客觀的看待以前的發掘。正是前人的不懈努力,將大量珍貴歷史保存了下來。”  


王巍認為,目前發現的這6個祭祀坑是囊中之物。“發掘出來的遺物一定豐富,但卻不能解決學術上的全部問題。” 三星堆遺址一二號祭祀坑發現以來,還有大量之謎。“比如它的性質,是不是僅限于祭祀,它是一次性的還是持續的?是政權滅亡了被埋葬的還是興盛時期常年行為?學界有各種各樣的爭論。”


這次科技考古,考古工作者將帶著這些疑問,去制定計劃和方案,然後開展工作,尋找答案。“34年前限于條件沒能解答的問題,此次就可能得到解答。” 


王巍也建議注重資訊的提取和保存,“以往主要提取看得見的資訊,今天對那些看不見的資訊,也要重視,比如説土壤微生物資訊、微量元素資訊等有可能前所未有地揭示古蜀王國大量生産生活情況。”


“從目前情況看,我們在不斷加深對三星堆古遺址的認識,會不會有更多高等級建築?或者高等級的墓葬?都令人期待。”王巍介紹,此次新的科學發掘尤其是科技考古大量加入,除了保護好民眾關心的大量出土文物之外,還會進一步對青銅神樹怎樣製作、銅礦來自哪、玉器的産地以及冶金技術源頭等學術問題給出答案。 


希望新的一輪考古除發據祭祀區外,還應有更廣闊的視野,更長遠的工作安排,“復原當時的歷史和社會,展示相當於中原商王朝時期古代蜀國的真實面貌。”    


9月6日,三星堆遺址的發掘啟動,期待有更多的器物出土,三星堆諸多未解之謎將被一一解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