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網路劇“注水”:嚇跑了觀眾,損傷了口碑

發佈時間: 2020-09-02 08:49:49 | 來源: 光明日報 | 作者: 黃海貝 | 責任編輯: 王肇鵬

從《我是余歡水》,再到《十日遊戲》《隱秘的角落》,網路“短劇”正在引發一波熱潮。


實際上,“短劇”的概念,可分為兩種。一種是類似《隱秘的角落》,單集時長仍在45分鐘左右,但集數大幅縮短的網路劇。另一種是優酷、愛奇藝和騰訊等視頻網站大力發展的“單集時長短”的劇集,總體而言是指單集時長小于20分鐘的視頻內容。


這樣的變化,有政策的因素。2月6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路劇創作生産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明確指出,為促進形成嚴肅、嚴謹的創作風尚,電視劇網路劇拍攝製作提倡不超過40集,鼓勵30集以內的短劇創作。政策所指,首先針對的就是“人為‘注水’、拉長集數”的問題。


中國早就是電視劇製作大國,但“大路貨”居多,存在量大質劣的問題。特別是一些粗製濫造的“注水劇”,故事匪夷所思、情節胡編亂造、細節漏洞百齣,動輒拍出四五十集,有的甚至發展到七八十集,讓人忍無可忍。


實際上,判定一部電視劇品質的優劣,其核心並不是集數長短。1994年播出的《三國演義》共計84集,2011年播出的《甄嬛傳》長達76集,都是篇幅超長的劇集,但內容豐富生動,情節起伏跌宕,人物形象鮮活,獲得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與之相對應的,故事拖遝、粗製濫造的劇集,即便只有二三十集,也依然不會得到觀眾和市場的認可。電視劇作為文藝産品,檢視其成功的尺規在於思想是否精深、藝術是否精湛、製作是否精良,而集數長短等表現形式都是其外在載體。


如今政策落地,其目標也更加明白清晰——對於不易界定的“注水劇”,拿出“限制集數”這個可以量化的治理抓手,通過“限長”來“脫水”。劍指“人為拉長集數”,並非一刀切地推“短”限“長”,而是要在政策層面倒逼改革,“推動電視劇網路劇創作生産從規模數量擴大向整體品質提升轉變”。


“注水劇”的氾濫,甚至催生了新的“觀劇模式”——“倍速追劇”。一項視聽調查顯示,超七成年輕人在視頻平臺追劇時會開啟倍速功能。有人説,一些劇集情節拖遝得難以忍受,“不開倍速根本看不下去”,還有人認為“看完預告等於追完一集”。


“注水”的不僅僅是大眾所説的“爛劇”,一些口碑不錯的優秀電視劇,也擺脫不了被詬病“注水”的命運。還有一些在製作之初被寄予厚望的劇集,最終也被觀眾質疑“注水”。例如,脫胎于10集日劇《賣房子的女人》的行業劇《安家》,最終播出53集,衍生出多條感情線,劇集長度也大大增加。但這一變化卻不被觀眾認可,《安家》在開播之前被寄予厚望,但播出之後其網路評分卻不斷下降。


“注水”為何大行其道?根本原因在於和利益緊密相關。當下,電視劇網路劇的銷售論集數計價,“集”不僅是電視劇創作上的時間節點,更是核算成本、買賣交換的基本單位。集數越多的電視劇網路劇,出品方獲得的經濟收入越高,播出平臺廣告招商的收益也越高。在這樣的盈利模式下,給電視劇“注水”的舉動,是制播雙方在追求利潤最大化動機驅使下形成的一種默契。有業內人士戲稱:“通常30集的劇本‘抻’成40集非常正常,50集也不是夢。”


觀眾的觀賞需求也是網路劇趨於變“短”的內在原因。導演張睿就曾直言:“普通觀眾的審美已經遠遠超過幾年前。他們大量看美劇、英劇,能看出哪些是從創作規律出發的。”隨著大部分觀眾審美水準日漸提高,加之其他娛樂方式分流的加劇,大眾對“注水劇”的耐心越來越少、容忍度越來越低。


事實上,今年以來精品化“短劇”的熱播,正是市場倒逼的結果。“注水劇”在視頻平臺上口碑欠佳,直接影響到點播率和平臺收益,促使平臺製作和播放精品短劇,以優良的製作品質贏得觀眾,進而獲得更好的廣告收益和會員費用。


當市場上出現更多短小精悍的精品劇時,觀眾會發現,原來這樣的劇才是好看的,那麼“注水劇”的空間就將被進一步壓縮。良心劇、口碑劇名利雙收,“注水劇”反而讓製作方忌憚,這促使整個行業調整轉型,出現優勝劣汰的良好局面。


也有一些創作者基於更長遠的考慮,主動“脫水”。電視劇《都挺好》熱播時就曾曝光,這部劇從55集剪輯成播出版46集。《小歡喜》導演汪俊也透露,拍了60多集的素材,被出品方“強迫”剪輯數稿,最終濃縮成了49集。


在市場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國産劇要“脫水”,註定是一個漫長且艱難的過程。但有理由相信,在綜合因素共同作用下,“電視劇網路劇創作生産從規模數量擴大向整體品質提升轉變”這一趨勢,一定會日益清晰明朗,長期困擾電視劇業界的“注水”頑疾,也能逐步破除。


作者:黃海貝(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