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比起話題與熱度,國風音樂更需要歷史質感和藝術堅持

發佈時間: 2020-08-27 09:22:23 | 來源: 文匯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國風(音樂),我們的理解應該是能代表咱們傳統內斂的、美的表達方式,能體現我們文化精髓的。”最新一期播出的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中,野孩子樂隊抽中“國風歌曲”後,在對國風音樂的理解上與節目組提供的歌單有所分歧,選擇演唱一首自選的《竹枝詞》後退賽,引發觀眾對國風音樂的大量關注和討論。更深入地傳承傳統文化,國風音樂有很大創作提升的空間,如能在流行和高雅中找到新的支點,也將對流行音樂産生積極影響。

流行的國風音樂之外,還有對國風音樂的另一種堅持

什麼是國風音樂?音樂創作人方文山曾在書中嘗試定義這種風格:“曲風為中國小調或傳統五聲音階的創作,或編曲上加入中國傳統樂器,以及歌詞間夾雜著古典背景元素的用語。”雖然以中國文化符號作為音樂作品中的重要特色,冠以“國風”之名進行傳播是近年的風尚。但本土流行音樂的創作中,加入中國文化元素進行中西音樂融合的嘗試其實長期存在,撩撥著人們內心深處的民族感情。正如節目組給出的歌單中,既有《芒種》《牽絲戲》等網路流行的古風歌,也有數十年前的《滄海一聲笑》《倩女幽魂》《笑紅塵》。

在不同圈層群體的話語中,形成了對“國風音樂”有不同的認知。上海音樂學院教授陶辛分析:“流行音樂實際上可以分為兩類,廣義上‘流行的音樂’和作為體裁形式的狹義流行音樂。從第一種定義來看,國風音樂包含流行的民歌、民間音樂、網路歌曲等,近年流行的國風音樂也主要是第一類‘流行的音樂’。從創作角度來説,這類流行的音樂入門門檻不高,非專業出身的愛好者也可以廣泛參與,進入圈子。《樂隊的夏天》節目國風音樂歌單也是按照這一標準給出,歌單樂曲流量很高、傳播很廣、聽者甚眾。”

“而野孩子樂隊屬於第二種狹義的流行音樂圈子。這類音樂的流行度沒那麼廣、流量沒那麼高,卻是流行音樂中藝術水準的最高體現。”陶辛認為,“他們的國風音樂觀念和大眾所理解的、平時接受的流行的國風音樂有非常大的區別。野孩子樂隊的音樂根基是中國化的、本土化的,甚至方言音樂,他們不以滿足大眾聽感悅耳的娛樂形式為最終目標,而是追求更強的探索性、原生性和實驗性;對用什麼方式呈現中國風格、表達的內容該到達怎樣的深度,有自己的理想。”

提升流行歌曲的品味,國風音樂大有可為

圈層話語的差異導致了野孩子樂隊選擇“違規”退賽,但他們還是將自己認可的國風歌曲,通過創造性的改編呈現給觀眾,開啟了不同圈層的對話和交流。野孩子樂隊將一個個被剪切拼貼的文化符號還原到當地的風土和豐富的意義中。他們的作品呈現的並非元素混搭造就的奇觀化審美,也不是傳統民樂段落的簡單移植,而是從耳濡目染的深刻熏陶中,帶給觀眾一種完整的藝術風格,體驗對傳統文化更深層次的認知和歸屬感。正如《竹枝詞》中那些無歌詞的吟唱,它訴諸於一種源遠流長的精神情感和人文內涵,讓人們暫時脫離了當下浮躁的心態,被寧靜平和的另一個時空所震撼。“作為音樂行業的從業人員,我很欣慰看到《樂隊的夏天》等節目真正展現了流行音樂的精華部分,這對流行音樂發展是會産生本質性的促進作用的。”陶辛説。國風音樂的藝術特色和表達方式,不能僅僅依附於新奇的曲調或歌詞中古典意象的使用,以含蓄雋永的中國氣度,才能長久地浸潤觀眾的心靈。

近年來,隨著大眾審美需求不斷提升,對國風音樂的發展也提出了全新的課題,創新國風音樂不僅需要新鮮的刺激、流行的熱度,也需要歷史的質感、藝術的堅持,尤其是需要從業者對傳統極大的尊重和真誠,讓作為文化載體的流行音樂傳承更多文化內涵,在吐故納新中讓國風音樂達到全新的藝術水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