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化中國>

三星堆遺址外8公里再現重要遺址 為周邊一重要聚落

發佈時間: 2020-07-31 08:43:51 | 來源: 華西都市報 | 作者: 戴竺芯 | 責任編輯: 王肇鵬

近日,在距離三星堆古城遺址約8公里處,考古人員發現一處綿延近5000年的遺址。


7月29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對外發佈考古成果,這座被命名為廣漢聯合遺址的地方,發現了極其豐富的新石器、商周、秦漢、魏晉、唐宋和明清時期的遺存,堪稱成都平原通史型遺址。其中出土的陰線刻龍鳳紋盤,是目前我國發現最早的有“龍鳳呈祥”圖案的陶器,生動形象,是這一時期罕見的精品之作。


專家認為,聯合遺址應該是三星堆古城遺址周邊一重要聚落。


面積約1.7萬平方米 涵蓋了近5000年區域發展史


聯合遺址位於廣漢市南豐鎮聯合村1組,地處鴨子河北岸約1.5公里處,南距三星堆古城遺址約8公里,面積約17000平方米。


從2019年10月開始,為配合天府大道北延線(廣漢段)工程建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德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廣漢市文物管理所等對聯合遺址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計劃發掘面積7000平方米。


現場考古負責人辛中華介紹,截至2020年7月底,已完成發掘面積近5000平方米,發現了極其豐富的新石器、商周、秦漢、魏晉、唐宋和明清時期的遺存,涵蓋了近5000年來連續不間斷的區域發展史,揭露各個時期的灰坑、墓葬、窯址等遺跡數以千計,同時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瓷器、石器等。目前發掘工作仍在進行中。


遺存與三星堆類似 與成都平原器物有較大差異


辛中華説,新石器遺存包含了早于寶墩文化(三星堆一期)的因素,陶器以泥質陶為主,夾砂陶也有一定數量,繩紋佔絕大多數,其餘為附加堆紋。


“無論器類還是陶質、陶色和紋飾風格,都與桂圓橋遺址和寶墩文化有較大的差異,而與岷江上游以姜維城、營盤山遺址為代表的新石器文化有更大的相似度。”辛中華説,此次出土的部分器物與成都平原同一時期的器物並不相似,説明其受到的文化影響比較多元。


遺址同樣發現了與三星堆一期遺存類似的遺存,主要以灰坑遺跡為主,夾砂陶佔絕大多數,器形主要有折沿粗繩紋花邊口罐、鏤空圈足豆、高圈足盤、圈足器、泥質斂口罐等,與三星堆文化的發展序列緊密銜接。


“這裡屬於三星堆都城之外的一個京畿地區。”辛中華介紹,該遺址的發現對於研究三星堆的來源,建立其發展序列,還原當時的文化風貌具有一定意義。


出土龍鳳紋盤 為商周時期罕見的精品之作


聯合遺址出土的泥塑陶豬尤其值得稱道,形象呆萌可愛,栩栩生動,堪稱一絕;出土的陰線刻龍鳳紋盤,生動形象,“龍鳳呈祥”之意滿滿,是商周時期罕見的精品之作。


經考古工作人員拼接還原,在龍鳳紋盤陶蓋上,一隻帶有羽冠的鳳鳥昂首挺立,蓋頂邊緣清晰可見一條遊龍盤旋在鳥的周圍。“這個圖像上的龍是很飄逸、成熟的,以往三星堆祭祀坑出土青銅器上龍的形象還沒有它成熟。”辛中華説,這種“龍配鳳”的佈局,清晰詮釋了中華文明“龍鳳呈祥”的寓意及源遠流長的歷史。


此外,出土的石器包括大量的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打制的以盤狀石器最多,磨制石器有石璧、石斧、錛、鑿等,也有少量的牙璋出土。“牙璋發現得較少,但也能從側面説明聯合遺址有一定的規格,在京畿地區算是比較好的。”辛中華説。


成都平原通史型遺址 對研究古蜀文明演變意義重大


此外,該遺址中,漢代遺存以灰坑和溝為主,多瓦礫堆積。出土器物有釜、罐、盆、缽、紡輪和“大富吉”銘文瓦當等。


唐宋時期則以墓葬為主,多磚室墓,大部分為二次骨灰葬,有雙室、三室合葬墓,另有小部分甕棺葬。出土器物主要有雙耳罐,四係、六係盤口罐,盆,甕,雙耳小杯,銅鏡和開元通寶銅錢(個別伴出五銖錢)等。


“聯合遺址涵蓋了近5000年來連續不間斷的區域發展史,堪稱成都平原通史型遺址,對於揭示區域考古學文化面貌、建立完整的區域考古學文化發展序列,以及研究古蜀文明的起源、發展、演變具有重要的意義。”辛中華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