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要聞 > 正文

揭秘海昏侯:頭腦不甚靈光 曾患風濕病?

發佈時間: 2019-04-17 14:21 | 來源: 中新網 | 作者: 上官雲 | 責任編輯: 李芳

出身高貴,只當了27天皇帝即被廢掉……這就是西漢曆史上第一代海昏侯劉賀。史料稱其“清狂不惠”。

許多年以來,人們對他的了解並不太多,直到近年海昏侯墓的發現,那正是劉賀最後的歸所。近來,有消息稱其墓中出土的最早中藥炮製品研究成果將公佈,再一次引發了人們對墓主人的關注。那麼,劉賀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圖為西漢海昏侯劉賀墓出土的金餅。劉佔昆 攝

劉賀的出身其實十分顯赫。他的祖父母是漢武帝劉徹、李夫人,父親是第一代昌邑王劉髆。由於劉髆去世很早,劉賀五歲就承襲了昌邑王的爵位,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

元平元年(西元前74年)四月十七日,才只有21歲的漢昭帝劉弗陵去世。當時,控制朝政的大將軍霍光考慮到劉弗陵沒有留下子嗣,便決定再從漢武帝的子孫中選擇一位繼承皇位。

“霍光想要繼續操控朝政,那麼就得選擇一個聽話的、容易控制的皇帝。”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著名學者辛德勇説。

但這樣的人選並不好找——劉弗陵已經是漢武帝年紀最小的兒子,其他皇子年紀都比他大。挑來選去,偏居一隅的劉賀進入了霍光的視線。

劉賀並不是一個很優秀、很出眾的皇室成員,頭腦又不靈光,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還喜歡“飆車”。《漢書·王吉傳》中記載,劉賀一次帶隨從出遊,一時興起,縱馬狂奔,不到半天時間就跑了200里路。

但霍光還是堅持選擇迎立劉賀為帝。一來劉賀的政治經驗比較少;二來年輕,輩分還比劉弗陵低。而劉弗陵的皇后上官氏正是霍光的外孫女,這也方便霍光在必要時用上官氏的身份來壓制劉賀。

一個大餡餅,突然就從天而降,砸在了劉賀的腦袋上。

不過,劉賀確實不怎麼讓人省心。據説,他在進京的路上,就做出了一系列奇奇怪怪、令人難以理解的舉動:到濟陽,就尋求鳴叫聲很長的雞;經過弘農,又讓一名身材高大的僕人搶來路邊美貌女子,把她們放進裝載衣物的車輛中。


圖為西漢海昏侯劉賀墓出土的五銖錢。劉佔昆 攝

按理説,劉賀繼承了劉弗陵的皇位,又值大喪期間,起碼表面上應該有哀痛之色。但在前往京城登基的途中,龔遂告訴他奔喪望見國都就要哭,“這已是長安的東郭門。”劉賀卻藉口喉嚨痛,表示不能哭。

看見他如此不著調,霍光留了個心眼,在形式上沒有“告廟”,即沒到漢高祖劉邦的廟前宣告劉賀正式登基。這本是必須有的程式,但劉賀一直到被廢都沒有履行過。

元平元年六月,劉賀繼承帝位,尊上官氏為皇太后。他也並沒有把自己當一個傀儡皇帝,而是真的發號施令起來。

在27天的時間裏,劉賀的使者往來不斷,下命令給各官署徵調並索取物資,共一千一百二十次。文學光祿大夫夏侯勝、侍中傅嘉等多次規勸無果,劉賀倒派人按簿冊責問夏侯勝,又把傅嘉捆起來關進監獄。

史料記載,霍光擔心劉賀的所作所為會危及朝政,於是和群臣商議,稟告上官氏,最終以皇太后的名義宣佈廢掉劉賀,歷數其做過的1127件荒唐事,將劉賀逐出未央宮。

“劉賀確實有時處事不合規矩,但從他發佈的詔令來看,並沒有特別的荒唐。”辛德勇認為,導致劉賀被廢的原因主要是他想真的當皇帝、處理政務,但卻沒有看清時局,威脅到霍光的權力。

就這樣,劉賀又回到了不久前他發跡的地方——昌邑國,慢慢地待遇也不如從前。被趕回來後,他的日子過得很不如意。漢宣帝曾十分忌憚劉賀的存在,特意派張敞看著他的行為舉止。

那時的劉賀,住在從前的宮殿裏,臉色很黑,雖然身材高大,但卻得了風濕病,行走不太方便。張敞曾去觀察劉賀的情況,幾番交談後認為他還是處事稀裏糊塗的一個人,天性喜好敗亂傷亡,看不到一點仁義。

元康三年(前63年)三月,漢宣帝下詔封劉賀為海昏侯,食邑四千戶。就此,劉賀前往封國豫章。


圖為南昌漢代海昏侯劉賀墓中出土的“劉賀”玉印。劉佔昆 攝

“對劉賀來説,這其實是一種比較優渥的待遇,因為他被廢後,就呆在之前的王宮裏,相當於被軟禁起來了。”辛德勇説,封號“海昏侯”中雖然有一個“昏”字,但應該不是要借助這個意義來羞辱劉賀,“海昏”只是一個地名。

而當海昏侯墓被發掘後,出土了一些儒家經典作品的簡牘和其他頗為風雅的用品。有人據此認為,劉賀生前也應當是一個情趣高雅,喜好音樂與收藏的正人君子。但辛德勇表示,不能如此簡單解釋出土文物。

《海昏侯劉賀》一書中提到過,儒家經典在當時的皇家子弟教育中,早已成為一項基本的內容——昌邑王劉賀的老師王式,就明確講過他“以《詩》三百五篇朝夕授王”的情況。所以,拿來隨葬也是很自然地事,難以推翻史書中對劉賀的評語。

成為海昏侯後沒幾年,劉賀就去世了。他的兩個兒子也相繼死去。關於劉賀的死因有許多種説法,辛德勇傾向於認為,當時的江西一帶,開發的還不是那麼好,有可能“瘴氣”比較嚴重,劉賀和他的兒子也許是因為得了某種急性傳染病,迅速身亡。

“放在西漢整體背景下,劉賀跟當時其他皇室成員沒什麼不同。不是最優秀的,也不是最懦弱的。”辛德勇感嘆道,劉賀其實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

在西漢相關的史書中,能夠直接看到的有關劉賀的記載並不多。如果沒有海昏侯墓的發現,也許他那戲劇化的一生不會獲得如此之多的關注。劉賀不是個非常重要的歷史人物,但他一生的浮浮沉沉,卻恰恰體現了當時變化的時代環境。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