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化人物 > 正文

“青年”馮驥才:文學和文化保護是我當下重心

發佈時間: 2019-04-16 16:31 | 來源: 羊城晚報 | 作者: 李煥坤 | 責任編輯: 李芳


演講後,馮驥才為小讀者簽名 鄧勃 攝

1.92米的身高、挺拔的背脊、睿智的眼神……4月13日下午,當年逾古稀的馮驥才步履矯健地走進黃埔書院會議廳時,會場掌聲雷動。

從業餘走向專業

“大馮”一開始不是個作家。馮驥才在演講時常常叫自己“大馮”。馮驥才生於1942年,年輕時曾在天津籃球隊當過兩年的中鋒,後來因傷離隊去了畫畫,畫畫之餘馮驥才也會寫散文,但小説創作是上世紀70年代才開始的。“我挺懷念那個時候的寫作,那個時候有一種感情,有一種感受,就希望把它寫下來,甚至拿到報紙上發表,報紙雖然發表不少,但我還不是專業的作家。”馮驥才透露,自己真正走上文壇還是因為改革開放,“1978、1979兩年我大量地寫作,寫了70萬字,一直把身體寫垮。”

隨著作品不斷涌現,馮驥才在讀者的精神世界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我們家樓下墻上挂了一個信箱,原來是小信箱,後來換成大信箱,每天郵遞員喊我名字,一開信箱,裏面的信是像水一樣丟下來,而且那些讀者真的跟你説他內心的東西。”

其中讓馮驥才印象深刻的是一封無字之信。“我記得那一封信,信打開以後一個字都沒有。後來我發現紙有一點凹凸,仔細一看原來是水滴幹了的痕跡,我知道那是幹了的眼淚。眼淚是有黏度的,因為信壓在一起壓久了,揭信紙的時候有輕微沙沙的聲音,這種聲音我至今難以忘記。”馮驥才説,“經歷過這樣一段時期,我不知不覺走進文壇,我知道什麼東西在別人眼裏最有分量,我明白作家需要發出什麼樣的聲音。”

從書桌跑到田野

上世紀90年代,改革開放進一步加速。“在轉變期間,人們都關注城市要大變樣了,卻沒有意識到我們的文化也在大量流失。”為了搶救文化,馮驥才放下手中的筆,走到田野中去。

然而出於對寫作的熱愛,馮驥才雖然手中無筆,但腦中有筆。“做文化搶救,我很多時間要在公路上跑,每次5-7個小時,這個時候我會跟司機説,咱們不説話了,我睏了,要休息,實際上我沒有困,我是把我腦袋裏面的小説開始掏出來寫了。”馮驥才透露,此次獲獎作品《單筒望遠鏡》的細節也是這樣在腦海裏寫就的。

寫作、文化搶救兩肩扛

邁入70歲後,馮驥才搶救文化的步伐沒有停歇,但田野是跑不動了。“在書房的時間多了,小説不喚自來,小説就是這樣,你意識到了一些東西,你不見得寫它,但它存在著、等待著。”2018年,馮驥才連續推出《漩渦裏》和《單筒望遠鏡》兩部大作,在文壇重新活躍起來。

在他奔忙的事業中,什麼讓他最為看重呢?馮驥才回憶,2007年在《藝術人生》節目上,他給自己列出了四駕馬車並排序,分別是:寫作、文化遺産保護、繪畫、教育。時過境遷,四駕馬車也發生變化。“如今寫作和文化遺産保護對我同樣重要,無法分出高下,第三駕是教育,我想培養有責任感、有時代擔當、有思想和文化視野的年輕人,最後才是繪畫。”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