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城市文化

衚同推“共生院”模式 留住北京鄉愁和文脈

2019-02-25 09:31   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李芳

東西城衚同試點居住新模式,煥發老衚同新活力;南鑼鼓巷四條衚同已騰退居民401戶。

東城區的雨兒衚同毗鄰玉河,東起南鑼鼓巷,西至東不壓橋衚同,是老北京的大雜院區。

5年前,這裡的29號院和30號院曾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習近平總書記來看望住在這裡的老鄰居,並聆聽了他們對老城區改造的看法。

5年過去了,一種新的改造模式——“共生院”為這條老衚同注入了新的活力。東城區相關負責人表示,共生院不單留住了老北京衚同四合院的形態、衚同肌理,更保留住了老北京人的鄉愁,包括居民原有的生活方式、歷史文脈、社區網路。

百姓故事

“老街坊”想通了要搬去新樓房

雨兒衚同29號院和30號院是斜對門,5年前,習近平總書記曾走進過4戶居民的家,關世岳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73歲的關世岳從1989年起就住在雨兒衚同29號院。雖然是住在北京二環裏、核心區,説著就讓人羨慕,但是生活環境其實並不舒心。

他家只有一間小平房,屋裏擺了雙人床、冰箱、櫃子、電腦桌和電暖器,擠得滿滿噹噹。衛生間肯定是沒有的,洗澡只能在廚房,而這個“身兼兩任”的廚房也只有4平方米多,灶臺的旁邊安裝著熱水器和淋浴噴頭。

這個小屋,關世岳和家人已經湊合住了近30年,他本想繼續留在雨兒衚同。但是今年春節前,他的觀念突然發生了變化,關世岳自願申請騰退自己在29號院內的住房。“我想通了,合適咱就走。新的樓房面積大,設施齊全,方便多了。”

關世岳的選擇,其實是目前東西城正在平房區試點的申請式退租。

2014年起,東城區以帽兒、雨兒、蓑衣、福祥四條衚同為試點,啟動南鑼鼓巷地區保護復興,在保持原有居住功能不變的情況下,疏解、修繕、整治衚同和院落。通過“申請式退租”,政府公佈政策,老百姓算好自家的賬,自己來決定是不是騰退。

東城區區長金暉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試點開展的“申請式退租”目前僅限于直管公房。據了解,南鑼鼓巷試點的四條衚同已經騰退了401戶居民,騰出了662間房屋。

衚同重生

多年違建被拆四合院恢復古樸樣貌

隨著疏解騰退的進行,雨兒衚同的樣貌一天天變好。

與南鑼鼓巷的喧囂截然不同,雨兒衚同鮮有遊客踏入。走在巷子裏,或有曬太陽的老人坐在門前,依稀有老北京衚同的味道。

這樣的變化,在東西城的多個衚同片區都能感受到。

東四三到八條是最典型的以北方四合院為代表的精品歷史街區,每條衚同都是700多米長,正好十個四合院。在這裡能找到所有等級的門樓制式,王府式門樓、廣亮門、金柱大門、蠻子門、如意門,還有隨墻門、大車門等,堪稱四合院博物館。這幾年,東四街道在修繕衚同上沒少下功夫,僅七至八條就恢復了30多個門樓。

西城椿樹街道的琉璃巷、後孫公園衚同、鐵鳥衚同、萬源夾道等幾條衚同,圍成了一個長度約千米的環形,這裡被打造成了西城首個“衚同慢行系統”,經過一番整治後,衚同也像花園一樣。

不僅衚同整潔了,院內也開始恢復四合院的本來樣貌。總書記曾經探訪過的雨兒衚同30號院,那些存在了多年的違建已經被拆除,地面辟出了綠地,寬敞的院落恢復了青磚灰瓦、紅門、綠格窗的古樸樣貌。

居住新模式

“共生院”模式正悄然試行

在這些“老街坊”逐漸退出的衚同裏,一種新的居住模式正在悄然試行。

離雨兒衚同不遠的西城銀錠橋衚同7號院是一座始建於清代的四合院,格局完整,地理位置優越。這座四合院離銀錠橋只有五六十米。出院門往北走就是風景如畫的前海、後海;穿過銀錠橋,就能到達重門疊院的南鑼鼓巷地區。

這座院子經過騰退,還剩下幾家住戶,騰空的屋子引入體驗式民宿,原住民與遊客同住一院,形成經營與居住、遊客與住戶並存的“共生”狀態。

推開院門,右手的房子已經修繕一新,原封不動地留存了老房子的門框、窗框,有的在屋內的架子上擺放著布老虎、景泰藍等傳統手工藝製品,以還原傳統風貌,還有的擺設了木桌、筆墨,供遊客興起時揮毫。

左手邊是院子裏原有的住家,用一道小小的鐵門攔著,邊上貼著寫在白紙上的提示:“私宅領域遊客止步”。住戶的窗戶底下擱著半舊的自行車、泥花盆,與大雜院的生活別無二致。

院子對外稱海棠畫院,去年年中對外營業,房間不多,每逢節假日十分搶手,想要入住,一般要提前一到兩個月預訂。

年輕人和老北京人做鄰居

東城的雨兒衚同和草廠衚同也在試點“共生院”,但側重方向不同。

雨兒衚同試點“共生院”,本著優先改善留住居民生活條件,利用“廚衛模組”改造共生院。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這種“廚衛模組”是功能整合、空間集約的具備廚房和衛生間功能的輕鋼裝配式整合體設施。廚衛模組可放置於房屋外,也可嵌入房屋,還可以利用騰空房屋,集中解決院落居民廚衛需求。

草廠三至十條是北京唯一一片南北走向的衚同片區,也在試點“共生院”。這個毗鄰前門三里河的衚同片區,去年引入新居民,既讓騰退房屋得到利用,也為衚同注入新生機。

“我們重新設計騰退出來的空間,形成一種建築共生;引入青年人入住,和爺爺奶奶等原住民做鄰居,形成居民共生。這樣,新老融合形成文化共生,實際上還是想保留老衚同之間的親近感。”東城區區長金暉説。

聲音

東城區接下來要進行街區更新,分為傳統平房區和一般建成區,初步將全區17個街道劃分為82個一級街區更新單元。東城將前門東區作為一級更新單元案例、雨兒衚同作為二級更新單元案例開展了示範設計。——東城區相關負責人

今年,我們將在什剎海、白塔寺、大柵欄地區推進‘共生院’模式。這種微改造是很好的城市更新方式,將來不光做民宿,還要做創業、設計、公共服務等,希望市民共同參與。——西城區相關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