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城市文化

“五室一廳”西漢大墓搬離鬧市 千年美酒保存至今

2019-01-03 16:33   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李汀

主墓室抵達洛陽文物考古研究院關林倉庫,將墓室運進倉庫耗時2個多小時。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侯少卿

主墓室抵達洛陽文物考古研究院關林倉庫,將墓室運進倉庫耗時2個多小時。本版攝影 侯少卿

西漢墓室出土的文物“大雁銅燈”。

西漢墓室出土的文物“大雁銅燈”。

出土文物中一件青銅壺中有大量液體,疑為西漢美酒。

出土文物中一件青銅壺中有大量液體,疑為西漢美酒。

一座2000年前的洛陽西漢大墓,2018年12月28日實行了整體“打包”搬遷。從鬧市區的工地,經過一個小時“龜速”行駛,到達洛陽文物考古研究院關林倉庫,以待後續考古研究。

今年9月,在洛陽市西工區鬧市的一處施工工地內,施工人員意外發現了這處墓葬。墓葬發掘負責人告訴記者,墓葬形制特殊,出土文物數量眾多、規格甚高,極為罕見,因此決定異地搬遷,以便研究。

此次大墓搬遷準備歷時近2個月,耗資達百萬元。據悉,進行完考古研究後,這處墓葬有望進行復原,面向公眾展示。

“五室一廳”形制特殊

由於墓葬眾多,歷史上盜墓頻發,一直以來有著“洛陽大墓,十墓九空”的説法。然而此次發現的墓葬卻罕見地並未發現被盜痕跡。

該墓葬南北長15米、東西寬近14米,總面積近210平方米,主墓室南北長5.2米、東西寬2.3米。據墓葬發掘負責人、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潘付生介紹,此前從未見過這樣佈局複雜的漢墓。

該墓葬坐南朝北,由墓道、主墓室、側室、廊道、耳室、墜室6個部分組成,相當於現在的“五室一廳”。主墓室位於墓道正南部,保存完好,墓道底部、兩側及墓室頂部都有西漢墓葬“標配”——空心磚。

“我們發現這處墓葬有發達的耳室系統,而且耳室廊道等都位於墓葬的東側。傳統墓葬大部分都是對稱分佈,這種形制在全國都是首見,有保存下來的必要。”潘付生説。

據悉,除了主墓室整體搬遷,其餘墓室以及西側的有家屬關係的74號墓均拆卸後,將空心磚打包帶回。此次搬遷一共打包了100多箱。

青銅器裏現“西漢美酒”

這座墓的主人是誰?考古人員清理出一具墓主人骨架,葬具為雙棺,棺內陪葬有銅鏡、耳杯、大量玉器等隨葬品。潘付生推測,墓主人的生前官職在縣令到郡守之間,甚至更高。

西側74號墓中出土了一件雙面銅印,分別有“耿大”“耿少翁”字樣。考古人員據此推斷,這兩座有親屬關係的墓葬,應該屬於一個耿氏家族。

截至搬遷前,考古人員已經清理編號了約100件文物,對主墓室的一大半進行了清理,其中不乏令人驚嘆的精品。

最讓考古人員興奮的是兩件體型較大的青銅壺,其中一隻壺中竟然還存留著液體,多達3000多毫升,青色,略渾濁。潘付生介紹,從青銅壺的造型和作用等方面判斷,液體極有可能是西漢美酒,應該是當時裝好之後立即密封,因為洛陽比較乾燥,得以保存至今。

此外,在耳室和墜室,工作人員清理出大量青銅食器、車馬器、四條腿的陶灶等。主墓室內隨葬大量的玉璧、玉圭、玉玦、玉衣片等,為研究西漢時期的葬玉文化提供了重要資料。

墓中還有兩件銅手爐只見於史料記載,係首次出土實物,具有重要的補史價值。墓葬中還發現了全國第七件大雁銅燈,也是洛陽地區發現的第一個大雁銅燈。

釋疑1為何將古墓整體遷移?

大量器物尚未清理,有很強歷史價值

此次洛陽西漢大墓並未選擇考古回填和原址保護等傳統做法,而是實施整體“打包”,這是出於什麼原因?

潘付生解釋,考慮到該墓沒有被盜過,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玉器、銅器等文物,主墓室還有大量器物尚未清理。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請來的多位國內考古學專家認為,該座墓葬形制獨特,隨葬品種類多、級別高,還有很多罕見的文物種類,對研究西漢殯葬文化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資料。

為了更好地保護和發掘主墓室,提取更多墓葬資訊,專家建議對墓葬整體異地搬遷保護,將主墓室搬遷至室內進行實驗室考古。同時,該墓葬的形制特殊,本身即有很強的歷史價值,未來可以復原展出。

釋疑2墓葬如何整體打包?

使用鋼管固定箱體,總重達16噸

據現場搬遷工作總指揮趙俊卷介紹,在搬遷之前,工作人員首先對主墓室文物進行了整理、打包,在已清理的文物上覆蓋一層灰布,撒上稀土,再鋪上一層木板。然後對墓室和周圍土質圖層進行分析勘探,在棺槨周圍向下擴展了1米,以便工作人員製作棺槨的打包環境。

接下來是底托加固,工作人員用許多根鋼管打通棺槨底部,連成一個底托,焊接後形成比較堅固的底面。再用電焊加固底托周圍材料,成為一個穩定的箱體。最後在底托線面再安置兩根吊桿,整體起吊。

文物的安全取決於底托。趙俊卷介紹,棺槨底部東西兩側設立了四個底座,用46根圓鋼管從棺槨底部進行打通。打包完成後的古墓重達16噸,底托距離地面約8米。

釋疑3墓葬如何安全轉運?

警車護送,運進倉庫便耗時2小時

由於運轉目的地距離較遠,且大部分路段都位於鬧市區,交通和運輸安全成了最大的難題。當地交管部門出動警車護送,保證運轉順利。

上午10點左右,起重機把打包好的主墓室穩妥調運到平板運輸車上。潘付生介紹,為保證安全,十幾公里路程走了近1小時。

下午1點半,主墓室被安全送進洛陽文物考古研究院關林倉庫。由於墓葬重量和體積都達到極限,工作人員動用一台大型起重機,兩台大型叉車,耗時2個多小時把主墓室送進倉庫。整個搬遷過程歷時近5個小時。

據悉,墓葬異地搬遷是考古研究通行做法之一,技術也較成熟。潘付生説,洛陽文物考古研究院此前已實施過數次搬遷,包括沉船和墓葬,具備一定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