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文化 > 正文

橫店開機劇組數量驟減 凜冬至,影視行業期待回春

發佈時間: 2018-08-30 10:07 | 來源: 北京日報 | 作者: 李夏至 | 責任編輯: 文化中國


  “凜冬將至。”時值盛夏,向來被看作朝陽産業的影視劇市場,卻似乎正在驗證著這句來自美劇《權力的遊戲》的經典名言。最近多家上市文化傳媒企業公佈上半年財報,多家股票跌停,上半年凈利潤縮水,更有大股東質押股權者,影視股的頹勢幾乎無可挽回。

  對普通電視觀眾來説,這種頹勢也能直接感受得到。口碑不錯的《天盛長歌》在湖南衛視播出的收視率爆冷,已經跌破至湖南臺十年來最低;《如懿傳》上星無望,只能轉為網播,卻被籍籍無名、搶佔了先機的《延禧攻略》一路打壓;大導張黎背書的《武動乾坤》,不僅衛視收視不佳,就連網路播放成績也不算優秀。對影視劇行業來説,市場步入低潮期已成事實,如何平穩安全著陸,擺在面前。

  成本飛漲,影視劇回款難

  根據“鏡像娛樂”的觀察,文化傳媒上市公司中包括印紀傳媒、華聞傳媒、驊威文化等在內的6家公司,上半年凈利潤預計降幅達到70%以上。文投控股、華媒控股等公司目前尚未發佈半年業績預告,但一季報業績或虧損,或“腰斬”,半年報存在較大虧損風險。

  “股票只是比較直觀地反映了影視傳媒行業的衰退,這些公司‘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對那些根本不到上市規模、完全仰仗影視劇製作利潤來盈利的中小型公司來説,日子要難過多了。”製片人謝曉虎透露,此前坊間流傳橫店影視城開機劇組數量驟減並非虛言,今年整體市場環境趨冷,不少中小型製作公司賣劇困難、難以回本,暫時停開新項目,或者做一些小體量投資的定制劇,以求渡過難關。

  在他看來,電視劇行業有大小年之分,狂飆突進的2017年可算得是“大年”,而2018年不光是小年,“都可以稱得上是死年”。這一年來,伴隨著電視臺購劇能力銳減和門檻提高,很多過去可以賣給電視臺的劇集賣不出去,又不符合網路要求,就成了積壓劇。“再加上演員片酬上漲,製作費上漲,中型體量以上的電視劇製作費都要上億元,一旦回款困難,一個億的資金打了水漂,公司不倒閉才怪。”謝曉虎透露,像海潤、強視等規模稍大的影視劇公司,今年手裏也都積壓了三四部劇,營收情況不佳。

  自降片酬,雷聲大雨點小

  自“陰陽合同”事件以來,影視劇行業徹查偷稅漏稅,新執行的稅收政策客觀上也增加了影視劇公司的運營成本。儘管行業內先後發佈了限制演員片酬的聲明,但落實到實際項目的操盤上,不少業內人士透露其實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形成實際約束力。

  據湖南一家新興影視公司的工作人員透露,目前公司開新項目都要先核算演員和稅收成本,儘管此前有報道稱一線演員都在自降片酬,但並非實情,“那些以前動輒過億片酬的演員,號稱自降身價到5000萬元紅線以下,但實際接觸下來根本不可能以新片酬接戲。”北方地區某衛視的電視劇購銷人員也透露,限薪令針對的超一線演員目前不少都處於停工狀態,寧願休息不接戲,也不敢貿然在這種風口浪尖的時候成為眾矢之的。前述影視公司工作人員指出,一方面演員們並不甘心自降身價,另一方面新稅收政策後演員片酬是按稅前給還是稅後給,新的稅收成本由誰承擔,製片方與演員方正在博弈。

  謝曉虎透露,有身價在1.5億元的演員,提出稅後1億元的片酬,看上去是自降身價了,但其實1億元片酬對應3000萬元左右的稅,“對製片方來説,多出來的3000萬元其實就是隱形的成本,這麼一算,1.5億元片酬和1億元稅後片酬,真的算降了嗎?”

  大劇折戟,選題材先避雷

  敲不定一線演員,傳統的大劇配製就定不下來,這也導致目前業內幾乎很長時間沒有新的大劇開機的消息。在製片方和演員濃厚的觀望情緒下,作為播出端的電視臺和視頻網站開始表現出更為謹慎的選劇態度,“不做接盤俠”幾乎成為共識。

  本來作為收視和話題高峰的暑期檔,因為多部大劇折戟沉沙,更加劇了這種負面情緒。“以前,只要有大演員、大IP、大製作,就一定能在暑期檔取得很不錯的收視和口碑。不過今年幾部大劇的表現都不行,靠流量演員都救不回來。”浙江一家以IP劇著稱的影視公司透露,過去各家影視公司都會在春推會、上海電視節等行業展會上推出項目輯錄,“其實就是公司項目的PPT大集,即便演員陣容都是擬邀,電視臺和網站光是看這個PPT就能定劇,但現在項目輯錄都不怎麼出了,就算是看了成片的預告片,平臺也不敢貿然定劇。”

  玄幻劇、仙俠劇、古裝劇這些過去熱門的類型,現在都因為播出困難、預算巨大,而收效不佳,成為重點避雷區,影視公司不敢隨意立項,轉而尋找受眾群明確、收視穩定的類型。業內有説法調侃,目前最為穩妥能回款的做劇方式就是三種類型,“視頻網站定制劇、北京衛視衚同戲,再加上央視八套的抗戰劇、苦情戲和家長裏短。”以拍攝家庭生活劇著稱的知名導演楊亞洲就表示,最近來找他拍攝年代劇的項目特別多,有些劇本其實寫了好幾年,一直沒拍,現在又撿了起來,“可能就是覺得現在的形勢拍現實題材比較安全。”

  “大劇早晚還是要做,只是目前怎麼做,往哪個方向做,大家心裏是沒譜的。”謝曉虎直言,行業的寒冬期可能短時間內不會過去,只有當片酬和製作成本真正回落到合理水準,把更多預算投入製作層面,再重新研究變化了的觀眾群體,市場回暖的春天才可能到來。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