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要聞>>字號:

“上海精神”與儒家文化相合相通

發佈時間:2018-06-13 13:28:02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  作者:謝茂松  |  責任編輯:鄭文媛

     “上海精神”的深厚內涵,與儒家“和合”理念相通,為地區和平與發展作出了新貢獻

    上海合作組織成立17年來,國際影響力之所以不斷提升,站在儒家文化的角度看,就在於背後有其“道”其“理”。正如習近平主席指出的,儒家的“和合”理念同“上海精神”有很多相通之處。“吾道一以貫之”的 “上海精神”,以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為基本內容,為國際關係理論和實踐注入“和合”文化神韻。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今年,孔子的故鄉山東迎來上海合作組織青島峰會,青島也是東漢經學大儒鄭玄講學之地,至今還有康成書院遺址。儒家文化的流風余韻,使這次峰會呈現出別樣的東方文化意涵。習近平主席在歡迎宴會上的祝酒辭中,指出儒家主張“協和萬邦,和衷共濟,四海一家”。在儒家文化的發祥地,引用《尚書》《禮記》《論語》這些儒家經典,不僅是在重申中國文化的基本理念,也賦予了中國這些古老思想以新的時代價值。而整個峰會所體現出的“上合智慧”,也充滿了儒家文化的哲學思維與歷史思維,體現了儒家處理相互關係的“和合”思想。

    “上海精神”將“互信”排在首位,就充分體現了“和合”精神。這是因為不管是一個國家內部還是國與國之間,都是信任為先。《論語》中,子貢向孔子問政,在“足食”“足兵”“民信”三者之間,如何做選擇?孔子認為“信”是優先的價值選擇,因為“民無信不立”。“互信”的觀念,超越了國際上流行的一般國際關係理念,讓“做好鄰居”深入人心。上合組織17年來的發展也充分證明了這一點。從最開始對於邊界問題的成功解決,到應對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威脅,再到當前強調求同存異、合作共贏,“互信”是基礎。

    從儒家文化的角度來看,“上海精神”中的“互利”是在“互信”基礎之上的拓展。在“互信”建立之後,共同發展經濟成為互利的堅實基礎。正如《周易》所説,“利者,義之和也”。這是一種體現儒家哲學思維、強調相互關係的新型國際關係原則,是對西方單邊主義的克服與超越。實現“互利”,首先要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思考,為對方著想,找到合適於雙方的最大利益所在,如此才既是“可大”之道,共同的利益不斷擴大,信任越來越多,朋友越來越多,同時也是中國文明所追求的“可長可久之道”,這就是中國深厚的歷史思維。正是“互信”“互利”,使得上合組織國家真正成為好鄰居、好夥伴,從而逐漸凝聚為上合組織命運共同體。今天,上合組織成員國之間在産業、能源、貿易等方面的合作越來越多、互補性越來越強,就是最好的證明。

    “上海精神”的深厚內涵,與儒家“和合”理念相通,為地區和平與發展作出了新貢獻。尤其要看到,經濟全球化的深入發展,也帶來國與國之間以及一國內部貧富差距的問題,解決之道不是要排斥經濟全球化,而是對其改革與完善。“上海精神”中的“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正是對於這一弊病的矯治。《周易》強調“各正性命,保合太和”,《論語》也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經濟全球化絕不意味著要抹殺文明的差異,而是求同存異的過程。在其他場合,習近平主席多次引用孔子“和而不同”的主張,這種倡導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各美其美、和平相處的思想,對處理國際關係具有深刻啟示。上合組織成員國之間在政治制度、經濟發展、文明傳統和民族、宗教等方面存在巨大差異,秉持“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的理念,將有效解決地區難題、複雜問題。

    正是上合組織所具有的“上海精神”,逐漸吸引周邊國家主動加入。今天的上合組織,從中亞擴展到南亞、西亞,從原本的陸路擴展到海上的印度洋。上合組織“行勝於言”,從最開始不被世界注意,尤其不被西方看好,到今天真正顯示出合作的成效,參與引領新一輪的海陸一體經濟全球化,從而為世人所矚目。在這個意義上,“上海精神”既與儒家文化相通,又是新型國際關係的創造。

(作者為中國科學院大學研究員)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