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nginx
主頁 > 頭條圖片 > 吟誦之樂,飄飄意遠

吟誦之樂,飄飄意遠

發佈時間:2018-03-27 16:4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靳曉燕   責任編輯:文化中國

 

  我們中國的詩歌傳統,是用聲音作詩。言之不歌,難為詩——

    吟誦之樂,飄飄意遠

 

  編者按

  學習本民族的語言就必須充分尊重本民族的語言特點。在語文學科剛剛作為一個概念誕生的時候,吟誦本是語文課堂學習的一個環節。但是今天,我們對吟誦已經感到陌生。事實上,吟誦可以讓我們觸摸到文字的溫度,可以讓古詩文學習成為一種享受。

  文人吟誦詩文多出之以鄉音

  2017年12月14日,余光中離世。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徐健順以吟誦方式重溫《鄉愁》,送別余先生。

  徐健順向記者介紹,余光中這位鄉愁詩人正是得閩腔吳調的口授啟蒙,兼採哦嘆之音,日後才發展出唯其獨有的曼吟回唱。

在廣西武宣縣城文化廣場,小朋友誦讀《論語》。新華社發

  在徐健順看來,余先生的曼吟回唱就是吟誦,這是漢詩文的讀法,是其固有的聲音、本來的聲音、傳統的聲音。幾千年來,漢詩文就是這樣的聲音,它是漢詩文的活態。“但現在我們只知讀音,不知讀法。”

  余光中生前曾談到,中國文人吟誦詩文,多出之以鄉音,曼聲諷咏,反覆感嘆,抑揚頓挫,隨情轉腔,其調在“讀”與“唱”之間,進入中國古詩意境,這是最自然最深切的感性之途。

  “也曾多次聯繫,得到先生應允與回復,但由於種種原因未成行……我們要在遺憾之前,趕緊接過前輩們遞過來的接力棒!”徐健順説。

  事實上,吟誦採錄工作從2008年開始,從未間斷。被採錄的這些人中,不乏文史大家和著名藝術家:戴逸、周有光、華鋒、錢紹武、陳以鴻、屠岸、林東海、葉嘉瑩……

  採錄工作人員還蒐集了大量的早期吟誦影音,包括胡適、趙元任、夏承燾、唐圭璋、趙樸初、臧克家、林庚、周谷城、錢昌照、潘希逸、夏青等,具有非常重大的文獻價值。

  “吟誦的採錄工作仍在進行。我們估計,尚在的吟誦老先生有數千人,分散在民間,並以每天數名的速度離開我們。”徐健順不無感慨。

  2010年,“中華吟誦的搶救整理與研究”被列入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規劃辦重大課題指南。同年12月,國家社科基金規劃辦下達立項通知,由首師大和南開大學共同承接這個項目,首師大中國詩歌研究中心負責吟誦的搶救和整理工作。

安徽合肥市蓮花小學教師在吟誦《遊子吟》,表達對母親的愛和祝福。新華社發

  吟誦是寫詩的重要入門途徑

  在古代,“讀書”是上學的代稱,“讀書人”是文人的代稱,因為“讀”是學習文化的基本方法。

  古人讀書的方式有很多。有帶旋律曲調的歌唱方式,有不帶旋律曲調的誦讀方式;有拖長的吟咏方式,有加嘆詞的哦嘆方式;有看著書的讀念方式,也有背書的諷誦方式。古人讀書的狀態也有很多,有高、低、朗、默、急、緩、恬、苦、長、短、細、漫等,所以有高歌、高唱、高吟、高咏,也有低歌、低唱、低吟、低咏;有朗歌、朗唱、朗吟、朗咏,也有默歌、默唱、默吟、默咏。所有這些方式,統稱為“讀”,今天則改稱為“吟誦”。

  現在人們都以為讀書的樂趣在於讀的內容好。其實對古人來説,“讀”本身就是“樂”。曾國藩曾言:讀書聲出金石,飄飄意遠,一樂也。

  2017年秋季學期,全國各地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啟用教育部統一組織編寫的教材,其中,語文教材中古詩文選篇數量陡增。那麼,古詩文應該怎麼學?

  “部編”語文教材總主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溫儒敏曾説,要讓學生多誦讀、多吟誦,激發孩子們的想像力,不要把課文分析搞得那麼瑣碎、程式化。

  吟誦是學習中國古典詩歌非常重要的入門途徑。“吟誦不但是讀詩、欣賞詩、理解詩的重要法門,而且是寫詩的重要入門途徑。詩要自己‘跑’出來,怎麼做?你要對詩歌中文字的音聲、節奏、韻律非常熟悉。你熟于吟誦,於是你的詩便會隨著聲音‘跑’出來。”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葉嘉瑩先生説,詩歌一定要會吟誦,才能得到它的精華。

  吟誦不僅僅是漢詩文的讀法,它還是傳統教育的基本教學方法。漢詩文不單是文字藝術,更是聲音的作品。聲音是有意義的,不僅讀法會影響含義,讀音也會帶來情緒感覺。“世界上有聲調語言的民族,它們的詩歌和文章多數天然就是可唱的。我們中國的詩歌傳統,是用聲音作詩。了解吟誦的老師都知道,一旦吟誦起來,所有的聲韻都展示出來,那些古詩是一下子煥發了多大的光彩!就像明珠拂去泥塵,陡然間艷照四壁。”徐健順説。

  吟誦改變了古詩文在孩子心中的形象

  “吟誦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反覆地吟誦、揣摩,無論好聽與否,都是情感的領悟與表達。用中正平和的聲音去吟誦,將自己的心與古人的心連接在一起,穿越時空與古人對話,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啊!”何虹霖是成都市泡桐樹小學西區分校六年級的學生,“班上有幾位同學也喜歡吟誦,我們經常趁著課間聚在一起吟誦。”

  在全國各地,更多的學校、更多的教師在推開吟誦之門,慢慢瀏覽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

  “那平仄相間、長短高低的錯落之致,那平上去入、輕重疾緩的詩韻之別,那復沓迴環、對偶互文的形式之美,一下子從文字裏復活了起來。”清華大學附屬小學校長竇桂梅一直在學校裏和小學語文界宣傳吟誦教學法。

  依字行腔、依義行調、入短韻長、平長仄短、平低仄高、虛實重長的吟誦規則,讓枯燥無味的古文讀起來有了生氣,《詩經》《楚辭》等古文中那些難懂的字變成了鮮活的音符……

  吟誦,改變了古詩文在孩子們心中的形象。孩子們因吟誦而愛上古詩文,愛上漢語漢字,愛上中國文化。這種變化正在全國上萬個開展吟誦教學的班級裏發生著。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