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熱點>>字號:

《中文拼音方案》頒布60年你可知它當年如何産生?

發佈時間:2018-02-12 10:07:48  |  來源:中國新聞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今天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頒布《中文拼音方案》60週年的紀念日。對於大部分中國人來説,60年前頒布的這部方案,讓中文拼音成了他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它當年是如何産生的?記者對“中文拼音之父”周有光生前的回憶文章做了梳理。

  資料圖:孩子們正在認真閱讀《語文》教材。 殷立勤 攝

  源頭可以追溯到明朝

  “《中文拼音方案》的擬訂,曾經參考了從利瑪竇以來到解放為止300多年來的幾十種主要的中文拼音方案。”這是“中文拼音之父”周有光在《拼音字母的産生經過》中寫下的一句話。

  在他看來,《中文拼音方案》是可以追溯到明朝的。1958年,全國政治協商會議《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報告也表明瞭相同的態度——“採用拉丁字母為漢字注音,已經經歷了350 多年的歷史”。

  1605年(明萬曆三十三年)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著《西字奇跡》。這被認為是“最早用拉丁字母給漢字注音的方案”。

  其中的一些注音方法甚至延續至今。例如,利瑪竇的這本書採用不同的附加符號表示不同聲調,而這也被周有光認為是開“符號標調法的先河”。

  此後,法國傳教士金尼閣的《西儒耳目資》也用拉丁字母給漢字注音。

  不過,周有光認為,這些外國人給漢字注音還都只能算是“外國人為外國人而拼音化”,“是他們自己為了便於學習中文而創造的權宜之計”。

  到了19世紀中葉以後,産生了多種外國人擬訂的譯音方案。周有光在《拼音字母的産生經過》指出,這些不同的方案“接近不同的外國文字”。1867年(清同治六年)英國人威妥瑪著《語言自邇集》産生了較大影響。其中i、u、等寫法沿用至今。

  當時,西方傳教士大批來到中國,利用字母拼寫各地方言,翻譯《聖經》,傳播教義,“使上帝的語言直接通向廣大人民”,不必經過繁難的漢字。

  周有光在《東西方之間的文化橋梁——紀念<中文拼音方案>公佈三十五週年》中寫道:“他們提倡廢除漢字,認為‘繁難的方塊字是20世紀最有趣的時代錯誤’。這是外國人為中國人而拼音化。這種越俎代庖的拼音化,沒有得到當時中國知識分子的支援。”

  資料圖:周有光。包海霞 攝

  “中國人為中國人而拼音化”

  而“中國人為中國人而拼音化”始於清末的切音字運動。

  據周有光考證,1892年盧戇章著《一目了然初階》創造57個音節雙拼的符號;1906年朱文熊著《江蘇新字母》則明確主張採用國際通用的拉丁字母作為中文拼音字母。

  此後還有1908年劉孟揚著《中國音標字書》、1914年劉繼善著《新華字》等。

  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集體擬訂的兩種方案,也“發生過重大的影響”。周有光認為,它們是現在的中文拼音方案産生以前最重要的兩個先行步驟。

  這兩種方案均完全採用現成的拉丁字母,不添新字母,不加符號,字母不足的時候用雙字母和變讀法;同時字母的用法一方面“適應漢語的特點,另一方面重視國際和國內的傳統習慣”。

  到了60多年前制訂現行的《中文拼音方案》時,還出現了一波“群眾設計拼音方案的熱潮”。

  周有光在文章中記載,從1950年中國文字改革協會的時期起,到1955年8月31日止,一共收到各地633位同志寄來的拼音方案655個。

  其中的方案內容五花八門。有用“簡單漢字、偏旁部首或者漢字筆畫做字母”,有用“純粹拉丁字母的”或“純粹俄文字母的”或“以拉丁字母為主,加入少數俄文字母的”或“加入部分新造字母的”,還有速記式——“用極簡單的線條按位置、大小、長短、方向等的變化來表示不同的字母”,甚至還有“把阿拉伯數字來做字母”的。

  周有光認為,“這充分説明中文拼音方案的擬訂是長久以來中國人民的迫切要求”。

  與此同時,官方研究制訂“中文拼音方案”的工作也在推進。周有光當時的工作主要“就是研究、制定‘中文拼音方案’”。到1955年10月以後,基本已確定了“採用拉丁字母這一條原則”。

  1955年10月的“初稿”其實和今天我們所採用的《中文拼音方案》在採用字母上已大致一致。後來又經歷了1956年2月“原草案”、1956年8月“修正式”、1957年12月的“修正草案”。幾經調整,1958年2月1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一致同意批准《中文拼音方案》。

  資料圖:周有光。包海霞 攝

  “字母的任務是侍候漢字,不是代替漢字”

  周有光在回憶文章中寫道:“從歷史角度來看,現在每一個字母的用法不僅可以在國際習慣上找到依據,還可以在過去拼寫漢語的傳統中找到根源。……現在的《中文拼音方案》就是過去這些適合於漢語特點的寫法的繼承、整理、集中和系統化。”

  周有光自認中文拼音“擴大了漢語字母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中的作用”。不過他同時也在文章中強調,“字母的任務是侍候漢字,不是代替漢字。字母不能進入文字,只能站立在文字之外”。

  周有光指出,在方案制訂過程中,這些字母的用法也做了“中國化”的處理。

  “例如:‘玻坡’‘得特’‘哥科’‘資雌’這些聲母,外國人寫作:p,p';t,t';k,k';ts,ts'。這是按照外國習慣來拼寫漢語,不符合漢語的特點,也不便實際應用。中國人自己設計的方案,按照漢語的特點,把這些聲母改寫為:b,p;d,t;g,k;z,c(ds,ts)。要使字母為漢語服務,不使漢語遷就外文的拼寫習慣,這是字母的‘中國化’。在字母的用法上,改變了‘主仆關係’。”

  1982年國際標準化組織(ISO)決定採用拼音字母作為拼寫漢語的國際標準。這意味著《中文拼音方案》是國際通行的漢語拼寫標準。(完)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