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評論>>字號:

新時代背景下中國民歌的復興之路

發佈時間:2018-01-11 15:48:22  |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 韓業庭  |  責任編輯:

 

    原標題:讓那熟悉的旋律在生活中響起——新時代背景下中國民歌的復興之路

 

  “大了紅的公雞毛了腿的腿,吃不上些東西白跑那個腿……”“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實難留……”“桃花來你就紅來,杏花來你就白,爬山越嶺我尋你來,啊呀呀呔……”僅僅一代人的時間,這些國人曾經十分熟悉的民歌旋律,如今在年輕人中已經變得十分陌生。隨著時代的變遷,民歌,這一中華民族的寶貴遺産,已被遺忘至社會的角落。

  在新時代背景下,民歌如何傳承,如何發展,如何振興?近日,國家藝術基金2017年度藝術人才培養資助項目“晉陜蒙冀原生態民歌人才培養”結業彙報演出暨“新時代語境下中國民歌的復興之路”專家研討會在山西太原舉辦,與會專家就上述問題展開討論。

  切莫將民歌“高貴化”

  山西華夏之根藝術團長期從事民族藝術創作傳播,他們創作的説唱劇《解放》、舞劇《一把酸棗》等作品,運用了大量山西民歌元素。但近些年,山西華夏之根藝術團團長王京榮漸漸有了種“快把民歌的家底挖完了”的感覺。這背後反映出,民歌在當代的傳承困境。

  “民歌的土壤始終在民間,有人的地方就有民歌。”儘管很多民歌瀕臨失傳,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産,可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院長金曼仍然反對將民歌作為“被拯救的對象”,“因為民歌是群眾自然情感的流露,是一種客觀存在,不是創作出來的。”

  王京榮也擔心動不動就給民歌貼上“非遺”的標簽,會讓民歌逐漸“高貴化”,那樣離人民群眾就會越來越遠,更加不利於其傳承和傳播。

  民歌的魅力就在於它的煙火氣。《詩經》中最早的民歌作品如《碩鼠》《採薇》《七月》等,或揭露階級壓迫,或寫戰爭,或寫農民勞作與生活,反映的社會生活面非常廣闊深厚。“可惜的是,這樣的傳統沒有很好地延續下來。因此,中國民歌要振興,首先要了解傳統民歌的內涵、優點和寶貴价值,更好地傳承和弘揚,拓展深化對生活反映的廣度與深度。”南京師範大學教授葛恒剛説。

  培養歌手的即興創作能力

  在國家藝術基金2017年度藝術人才培養資助項目“晉陜蒙冀原生態民歌人才培養”結業彙報演出上,學員們用嘹亮的嗓音演唱了大量傳統民歌。

  “學員們與其説在唱民歌,不如説在表演民歌,展示的仍然是歌唱技巧。民歌歌手最重要的能力是即興創作能力,而非像復讀機一樣去唱大家都熟悉的歌曲。”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研究員項陽説,過去人們説話無法表達情感的時候就唱出來,“逮什麼唱什麼,這才是民歌”。

  由於“逮什麼唱什麼”,往往同一個調調唱出了不同的歌詞,從而形成了區域民間音調。區域民間音調是一個區域範圍內經過長期積澱,反映這個區域特色的調調。項陽在廣西調研時,曾遇到一位“民歌大王”,他用八個調調創作了一本民歌。“誰説民歌的歌詞是固化的?民歌就是同一個調調不斷延伸,不斷創新,不斷地向前走,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

  在項陽看來,培養歌手的即興創作能力,就要深入研究挖掘民間區域音調,增強歌手在民歌音調的基礎上的創作能力。比如,抗戰時,陜北有一首民歌《騎白馬》,歌詞是“騎白馬,挎洋槍,三哥哥吃的是八路軍的糧”,而《東方紅》就是根據這首歌的音調進行填詞再創作的。

  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副研究員郭威也強調,民歌要注重原創,要長成參天大樹,根必須深紮在傳統的泥土裏。

  接地氣,也要看天氣

  譚維維的一首華陰老腔混搭搖滾一夜爆紅,讓人看到傳統與現代並非尖銳對立,而存在融合發展的巨大可能性。

  這些年,民歌傳承一直面臨著是改編融入時尚化元素,還是保持純粹狀態的爭論。西安音樂學院教授王安潮指出,民歌傳承應該堅持多樣化模式,原生態的民歌可以保留,同時也應該吸收新的時代元素。對於民歌歌手,可以對其進行個性化培養。

  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教授李長鴻認為,民歌要接地氣,也要看天氣,天氣就是不同時代、不同語境。民歌傳承傳播,在堅守藝術品質的同時,也需要對其進行現代化的演繹,以符合更多新聽眾的需求。比如,可以在民歌中加入當下流行音樂元素,使民歌更具吸引力,有利於民歌的傳播推廣。

  音樂文化産業研究專家鄭君勝建議,民歌的傳承推廣要有新思維。在呈現上,除了室內的舞臺表演,還可以把舞臺放到室外,比如可以把民歌的舞臺放到山間、湖畔、田間。在民歌記錄上,要運用綜合手段,除了傳統的記譜,還應更多運用影像記錄手段。此外,隨著文化産業的興起,民歌的傳承和傳播可以適當引入産業手段,比如開展民歌網路直播、開發民歌衍生品等。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