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評論>>字號:

積極推動文化産業創新發展

發佈時間:2018-01-11 14:12:25  |  來源:光明網-文藝評論頻道   |  作者:傅才武  |  責任編輯:

 “公共文化服務水準不斷提高,文藝創作持續繁榮,文化事業和文化産業蓬勃發展”,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總結了過去五年的工作和歷史性變革,指出思想文化建設取得了重大進展。以2017年為例,文化産業的發展可謂我國經濟和文化領域的一大亮點。期間,文化産業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步伐不斷加快。得益於技術創新和政策創新的雙重推動,我國文化産業在總量持續增長的同時,區域分化的趨勢也日益明顯。以北京、上海、廣東、江蘇為代表的文化産業第一方陣,致力於打造全國文創高地;以湖南、安徽、江西為代表的中部六省持續發力,形成第二梯隊;以甘肅、海南為代表的絲綢之路節點城市,文化産業新動能逐漸凸顯;以雲南、四川為代表的藏羌彝文化産業走廊潛力較大,走上了特色文化産業發展之路。

 


  隨著科技進步,新技術在創造新的文化業態的同時,也推動著整個文化領域組織結構的變化,推動著文化産業向傳統型、混合型、技術主導型三種業態分化演進。換言之,2017年我國文化産業的分化與轉型,充分體現出“網際網路+”的巨大推動力量。

  一是傳統型文化業態的發展變化。傳統型文化業態,是指在文化産品的生産、消費、分配和流通過程中,科技作為一種載體和渠道,以輔助性作用來加強文化生産的完美性、直觀性和傳播廣泛性的産業形態。這一業態,主要分佈在表演藝術行業,包括舞蹈、音樂、話劇、曲藝等。2017年,涌現出諸多舞臺藝術經典劇目,有效地豐富了人民的精神生活。例如,烏鎮戲劇節廣受好評,開心麻花取得了巨大的市場業績,等等。

  成就有目共睹,但傳統戲劇的表現形式,如何與今天碎片化、快節奏、隨時化的文化消費習慣之間找到契合點?傳統藝術行業如何減弱進而扭轉邊緣化趨勢,重新走向發展繁榮?《關於支援戲曲傳承發展若干政策》等的陸續出臺,旨在進一步加強政策支援,振興傳統藝術。《政策》指出,要堅持“二為”方向、“雙百”方針,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揚棄繼承、轉化創新,保護、傳承與發展並重,更好地發揮戲曲藝術在建設中華民族精神家園中的獨特作用。諸如此類,發人深思。希望政策真正落地,不斷取得實效。

  二是混合型文化業態的分化轉型。混合型文化業態,是指根據腳本設計,主動利用新技術,在保持原有內容的基礎上,以指令嵌入數據的形式生産出全新數字文化産品的産業集合,主要包括數字出版、數字閱讀、數字文創産品、數字圖書館、數字博物館等。近年來,我國出版行業體系出現分化與重建,數字出版産業迅猛發展,智慧出版、定制出版初見端倪。

  2017年,中國科技出版傳媒、新經典文化等多家出版企業在A股及港股上市,“出版+科技”股受到市場歡迎。《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見字如面》《國家寶藏》等一系列優質文化類節目,獲得了口碑與收視的雙豐收。其中,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朗讀者》同名圖書,通過AR技術,實現了文本與節目視頻的無縫銜接。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知識付費熱潮興起,僅喜馬拉雅“123知識狂歡節”的銷售額就達1.96億元。

  三是技術主導型文化業態的迅猛發展。技術主導型文化業態,是指根據腳本設計,以現代數字化技術為基礎,著眼于數位編程,通過指令性程式在藝術文本中嵌入字體、圖畫、動畫、音頻、視頻等多媒體素材,嵌入取自數據庫的各種資訊、通向其他文本的連結的産業集合,主要包括網路遊戲、網路動漫、數字藝術等。技術主導型文化業態,打破傳統型文化業態和混合型文化業態的封閉性與半封閉性,形成一個開放的系統;打破傳統型文化業態行業內的協作關係,推動科技、文化、金融等行業以及政府、社會之間的協作。這種分工與協作模式,引起了文化領域生産、交易、消費結構的革命性變化。

  2017年,中國電影市場業績頗豐。有數據顯示,截至12月26日,內地綜合票房已達542億元。其中,《戰狼2》成為一匹黑馬,創造了55.16億元的票房神話。2017年,有八成觀眾選擇通過電商購票觀影,電商服務費首次計入票房統計。IP市場更加正規化,優勝劣汰的機制開始顯現,優質IP日益受到追捧;直播行業門檻不斷提升,監管變得嚴格,逐漸走向成熟和規範。《2017年中國遊戲産業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遊戲用戶規模達到5.83億人,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2036.1億元,同比增長23.0%。中國自主研發網路遊戲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82.8億美元,同比增長14.5%。《2017中國網路視聽發展研究報告》表明,網路視聽産業用戶規模和使用率進一步提升,網路視頻消費移動化趨勢日益顯著,用戶視頻付費意識已經養成。

  此外,國家文化消費試點工作在2017年穩步推進。試點圍繞擴大文化産品和服務有效供給、推進惠民便民措施、提高文化消費便捷度、促進文旅體商融合發展等方面紮實地開展工作,成效顯著。

  總體來看,2017年,借力“網際網路+文化”的新動能,我國文化創意産業走出了一條內涵整合、外延連結的發展新路。在國家政策的主導下,各地政府和文化企業通過整合文化、創意、科技、資本、製造和管理等要素,培育和提升了傳統型、大眾化和普及性的文化産業業態。各地積極探索文化創意內容和傳播渠道的整合再造,推進文化創意、文化科技與紅色旅遊、演藝、傳媒、體育、裝備、城市規劃、城市運營等的融合,在打造區域全産業鏈、建設多向度服務的現代文化産業體系方面取得了新的進展。

  但客觀來説,也存在一些短板。例如,文化産業區域發展不平衡,以行業管理為基礎的文化管理體制還不能完全適應文化市場的快速發展變化,人才隊伍的專業和能力結構缺陷制約了文化産業的發展後勁等。有鋻於此,我們必須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體制,加快構建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體制機制……健全現代文化産業體系和市場體系,創新生産經營機制,完善文化經濟政策,培育新型文化業態”。

  具體來説,一是要從行業系統思維轉向大系統跨界思維,確定一種全新的有利於文化與科技融合創新的制度結構,建立一種超越小文化行業體制的大文化傳媒體制。二是建立分類管理的政策原則,突破現有的文化行業分類管理體制,建立以現代科技在文化領域“嵌入”程度為標準的分類管理體系。例如,針對傳統型文化業態的邊緣化困境,政府應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大政府向非營利性文化機構的購買力度,開放公共資金和實施專項發展規劃等。三是優化文化産業人才培養和激勵機制,制定出臺專門的政策,鼓勵高等院校設立一批高層次文化藝術人才培養基地,支援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文化企業聯合共建人才實訓基地;支援和鼓勵文化企業以智慧財産權、無形資産、技術要素入股等方式,加大對骨幹人才的激勵力度,集聚海內外優秀文化産業人才。四是借助移動網際網路和大數據技術連通文化供給側與消費側,更好地滿足居民的文化消費需求。希望通過推動文化産業創新發展,來進一步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滿足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者傅才武係武漢大學國家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教授)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