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拍出4億美元 被蛀蟲侵蝕的男版“蒙娜麗莎”修復之路

發佈時間:2017-12-26 14:07:03  |  來源:解放日報、解放網    |  作者:解放日報、解放網    |  責任編輯:

  法國盧浮宮的《蒙娜麗莎》被修復過70多次,倫勃朗的《夜巡》在被人野蠻猛砍後,修復師不得不對其進行縫合與潤色;畢加索的《演員》被參觀者跌倒時不慎抓破,經歷修復;《最後的晚餐》更是從完成一刻起就開始了修復……

                                                              《救世主》以4億美元的價格落槌

  日前,達芬奇遺失多年的畫作《救世主》以4億美元的價格落槌,刷新了藝術品拍賣的“世界紀錄”。而這幅畫在被修復以前,不得不隱匿多年。

  事實上,任何一幅油畫作品從誕生那一刻起,就開始了不可逆轉的“生命衰竭”。在每幅流傳至今的名畫背後,幾乎都蘊藏著油畫修復師的“妙手回春”。

  近日,記者專訪了幾位油畫修復專家,聽他們講述名畫背後的修復故事。

  毫米級修復術讓畫重獲新生

  自《救世主》重新面世以來,這幅畫作的走向便牽動著世界藝術的神經,而號稱“毫米級”的油畫修復技術更賦予了這幅畫新的價值。

  《救世主》是達芬奇在16世紀初為法國路易十二所作的20幅耶穌基督主題作品之一。在這幅高26英寸、寬18.5英寸的油彩木板肖像中,身穿長袍的耶穌基督,右手高舉,象徵祝福,左手托水晶球,是典型的文藝復興風格。畫中耶穌難以參透的“朦朧美”,讓這幅畫作獲得了“男版《蒙娜麗莎》”的美名。

  在輾轉世間的幾百年中,這幅畫曾經歷過一次不幸的畫蛇添足:一位不知名的修復師認為原作中的人物形象作為上帝之子顯得氣勢不足,就往上添加了一小撮鬍子,結果弄巧成拙。1958年,這幅作品以45英鎊售出後便銷聲匿跡。直到2005年,一位藝術經紀人重新發現了它。

  2007年,紐約大學美術學院修復中心高級研究員兼文物管理員戴安德耶莫代斯蒂尼開始對《救世主》進行全面修復。開始修復時,畫面背後的胡桃木板大部分已經被蛀蟲侵蝕。一些公開照片更顯示了畫作在清洗後尚未修復時的狀態:畫中的人物看上去像是被閃電擊中,一道裂口劃過胸口然後轉向左臉,將畫像分成了兩部分。由於這兩部分已經無法再平整地合在一起,很明顯有人嘗試用某種刀具將其邊緣銼平,刮去了整塊顏料,甚至有些地方能看到“新鮮木板”……

  儘管這幅作品以較好的狀態保留了下來,但其中精巧的細節和錯綜複雜的設計已經被磨去了不少,只能通過修復師一一修復,有些地方的修復甚至精確到了毫米。在一篇關於《救世主》修復的論文中,莫代斯蒂尼詳細列舉了修復過程中仍被完好保存的那些無與倫比的細節,比如達芬奇原作中的那種“魔法般的光芒”在修復後的畫中依舊閃耀。

  時至今日,有關《救世主》的熱議還在繼續,而這幅修復後的天價畫作也讓人們對油畫修復有了更多的關注與思考。

  修復的“度”始終眾説紛紜

  “事實上,任何一幅油畫,在其被完成的同時,就開始了一個自然老化的過程。這是油畫本身的材料和構造決定的,還有各種環境因素的影響。而油畫的保護和修復就是對這一過程進行人為干預,達到保存目的。”舊金山藝術品保護和服務工作室主任、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文物保護與修複學院教授司徒勇告訴記者,傳世至今的名畫,幾乎都經歷過油畫修復師的“妙手回春”。

  《蒙娜麗莎》

  當你站在法國盧浮宮的《蒙娜麗莎》面前,欣賞她神秘微笑的時候,你知道它被修復過70多次嗎?倫勃朗的《夜巡》在被人野蠻猛砍後,修復師不得不對其進行縫合與潤色;畢加索的《演員》被參觀者跌倒時不慎抓破,經歷修復;《最後的晚餐》更是幾乎從完成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修復……

  從根本上講,油畫修復的目的就是要讓油畫以其本來面貌被保存下來。那麼,究竟應該怎麼修、修多少呢?

  司徒勇介紹説,在漫長的探索中,油畫修復逐漸形成了最少量干預、可逆性和可識別性等修復原則。最少量干預是指修復只針對缺損、毀壞的部分,不能干預其餘部分,更不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改變畫作;可逆性是指使用的材料和修復措施可以除掉重來,以減少不當操作造成的損傷,不妨礙日後的修復;可識別性則是要求修復的部分可通過正常檢測手段辨識,以便後世研究。

  然而,數百年來圍繞油畫修復“度”的爭議卻一直存在。《最後的晚餐》歷經多次修復,“幾乎被重畫了一遍”,一位門徒的手變成了麵包,另一位門徒的鬍子越“長”越長;本世紀初,米開朗基羅在教廷西斯廷教堂的天頂畫作曾被大面積修復,卻被批評説“米開朗基羅本人從未想過要那麼亮堂”;幾年前,修復後的《聖母子與聖安娜》因其失去了原本的色澤和質感,“看上去如同一幅剛畫出來的贗品”……

  “在藝術品修復方面,國外曾有過一些非常激烈的爭論,主要是關於清洗和清洗效果的。很多經典油畫在清洗後展現出鮮明的色彩,人們的審美習慣受到了被動的改變。但在科學介入修復之後,人們對修復技術有了更多的共識和認可,爭議就慢慢消失了。”司徒勇説。

1  2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