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匯>>字號:

九十年探尋,勾勒西域都護府兩千年真貌

發佈時間:2017-12-22 10:54:00  |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王瑟 秦偉利  |  責任編輯:

  西元前138年,漢武帝時期,張騫通西域,開闢了絲綢之路,完成了“鑿空”拓荒西域的壯舉。西漢宣帝神爵二年,即西元前60年,中央政府設立西域都護府,任命騎都尉鄭吉為西域都護,統轄西域三十六國,成為西漢中央政府任命管理西域的最高長官。

  設置在烏壘城的西域都護府相應成為中央政府在西域的第一個最高軍政中心。此後,西域都護府相繼歷任18位都護。西域都護府也從最初西漢時期的烏壘城,搬入西漢後期到東漢時期的它乾城。赫赫有名的班超、班勇都曾擔任過西域都護,並在它乾城居住過。

  不論是烏壘城,還是它乾城,因為西域都護府的存在,都表明瞭一個清晰的史實:新疆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歲月流逝,地理變化,幾代中國考古人不懈努力,嘗試給世人一個明確的答案——

卓爾庫特古城的城墻遺存 光明日報記者 王瑟攝/光明圖片

  12月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輪臺縣城東南方向十多公里的戈壁灘上,厚厚的鹽鹼結成了硬殼,踩上去就是一個坑,揚起一陣灰塵。放眼望去,沒有色彩的紅柳成片成片,看不到更遠的地方,只覺得自己鑽進了紅柳林。

  走過一條新開墾出來的小路,一個高高的土堆顯現在我們面前,在冬日灰濛濛的天空下,格外顯眼。

  爬上高高的土堆,放眼遠望,依稀可見一道土城墻從土堆北部延伸向遠方,西部不遠處,另一個規模稍小的高土堆也展現在眼前。

  北京大學陳淩教授介紹説:“經過我們認真地梳理歷史文獻,加上試探,我們認為,西漢時期烏壘城的地理位置就在這裡。”那一刻,中國考古界近90年的尋找終於有了結果,眾多站在高高土堆上的中國考古界專家學者也紛紛點頭認可。甚至有專家學者説:“現在就差臨門一腳了。從種種跡象都可以推斷,西漢時期的西域都護府地理位置應該就在這裡。這一點完全可以認可。只是我們還必須進行考古發掘。只有看到了這個城的真實面貌,我們才能肯定這種判斷。”

  近90年,中國考古界從沒有放棄尋找西域都護府所在地,就是為了內心的一種追求:讓歷史説話,讓文物發聲。

  從黃文弼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1928年,西北科考團成員、北京大學教授黃文弼踏上了新疆的土地。他在《考古記》裏寫道:中國學人在新疆做學術考察,這是第一次,所採集的標本亦為國內所僅有。

  從黃文弼先生眾多的日記和考察報告裏可以看出,他曾經來過現在輪臺縣和新和縣境內,而且來過現在被稱為卓爾庫特古城、奎玉克協海爾古城和玉奇喀特古城這三個地方。從地圖上可以看出,位於輪臺縣境內的卓爾庫特古城和奎玉克協海爾古城相距9公里,在1989年和2009年全國第二次、第三次文物普查中,這兩座古城的年代均被認定為漢代。

  對卓爾庫特古城,黃文弼先生曾做過勘查,城中發現有紅底黑花陶片,還拾到帶柄鐵簇。他當時認定這是漢時屯田之校尉城。對奎玉克協海爾古城,黃文弼先生寫道:城名柯尤克沁,城墻已頹,僅余墻基,略作方形,周約932米;中有土阜,高6米余,全為土築。他認為,此城建築較早,可能為漢侖頭國城址。

  位於阿克蘇地區新和縣境內的玉奇喀特古城,黃文弼先生1928年也來考察過。最令人興奮的是,他在調查現玉奇喀特古城時,意外地發現“漢歸義羌長印”“李忠(崇)之印”。

  黃文弼先生沒有對這三座城進行發掘,他很想找到西域都護府所在地,但因為種種原因,這項工作沒有完成。但他的考察,卻是中國人對漢代西域都護府遺址的第一次考察。

  時間到了1998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再次踏上這片土地,對西域都護府進行詳細調查。據于志勇研究員介紹,當時他們以輪臺縣為中心,對眾多的遺址進行了全面調查。這其中包括古城遺址、戍堡和烽燧等。他們在卓爾庫特古城遺址看到的情景與黃文弼先生當年看到的沒有太大區別,還採集到一些陶片,認為這處古城遺址很重要。但當時只是調查,沒有進行考古發掘,所以無法確認哪座遺址就是西域都護府。

  “從我們的調查來看,這裡鹽漬很嚴重,這對有機物,陶器等侵蝕很嚴重,沒有找到指向西域都護府的直接證據。本想通過對烽燧的調查來推斷烏壘城的位置,也因為烽燧遺址損毀嚴重,無法確定它最後的位置。”于志勇説道。

  西域都護府到底在哪呢?

1  2  3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