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評論>>字號:

數字閱讀率攀升的當下,紙質書回暖只是因為情懷嗎?

發佈時間:2017-12-07 11:14:09  |  來源:中國新聞網  |  作者:上官雲  |  責任編輯:

  資料圖:閱讀愛好者在北京地鐵車廂裏閱讀。 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中新網北京12月7日電(上官雲)日前,《北京傳媒藍皮書:北京新聞出版廣電發展報告(2016~2017)》公佈。其中提到,2015年9月至2016年9月,北京市年度綜合閱讀率較上年增長1%,且數字閱讀率首次超過了紙質圖書閱讀率。加之早前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亦顯示,2016年中國成年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連續8年上升,這令人不禁發問:如果數字閱讀率不斷攀升,那麼看紙質書的人會不會越來越少?倡導回歸紙質書閱讀意義何在呢?

  近年來,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發展,在全國很多的大城市,一個場景屢見不鮮:許多人手裏都捧著手機等移動終端,刷朋友圈、讀電子書……閱讀開始變得“行色匆匆”。

  隨著載體發生變化,“數字閱讀”的概念越來越清晰,幾乎是相伴而來,紙質書閱讀及傳統圖書出版業逐漸被“唱衰”,甚至有過“紙質書行將走進博物館”的説法。不止一位受訪者對記者感嘆:身邊用手機閱讀的人越來越多,“真不知道這麼下去,看紙質書的人會不會越來越少”。

  資料圖:鐵路青島站候車室內,玩手機的“低頭族”隨處可見。中新社發 徐崇德 攝

  “這幾年,我國成年國民的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確實在上升。”如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國民閱讀研究與促進中心主任徐升國所言,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成年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率為68.2%,較2015年的64.0%上升了4.2個百分點,增勢明顯。

  “數字閱讀確實有快捷方便的特點。大概比2012年更早一些,紙質書每人平均閱讀率一度出現下降趨勢。”徐升國透露。

  不過,雖然“數字閱讀”勢頭迅猛,但依照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成果數據來看,2016年我國成年國民每人平均圖書閱讀量為7.86本,其中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65本,高於電子書3.21本的閱讀量,51.6%的成年國民更傾向於“拿一本紙質圖書閱讀”。

  更值得注意的是,同樣在這份報告中,數據顯示,雖然增速比較緩慢,但2016年中國成年國民圖書閱讀率為58.8%,較2015年的58.4%上升了0.4個百分點。徐升國將之定義為“紙質書閱讀的回暖”。

  2016年中國成年國民閱讀率。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供圖

  “美國、英國、法國等國家電子書的銷售放緩,而紙質圖書的銷售穩步增長,中國也同樣如此。”徐升國對記者表示,上述數據能表明,傳統的紙質書仍然具有生命力。的確,《2016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總規模為701億,較2015年的624億同比增長12.30%,延續了2015年的增長勢頭。

  “紙質書閱讀率的回暖,實際上跟近來國內倡導走進書店、閱讀實體書的理唸有一定關係。”北京新聞出版廣電局公共服務處處長王亦君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採訪時指出,長久以來,一些讀者對“數字閱讀”以及“紙質書閱讀”的認識可能有一點誤區,“二者不是相對的、衝突的。恰恰相反,根據我們最新統計數據,北京市紙質書每人平均閱讀量增長了的”。

  王亦君認為,數字閱讀既有優勢也有弊端,而傳統的紙質書閱讀一般都是深度閱讀,其增加內涵、塑造良好價值觀等重要作用不言而喻,大家也都能認識得到,“數字閱讀與紙質書閱讀二者應該是相輔相成的,而不是此消彼長”。

  資料圖:湖北省宜都市的市民在電子圖書館借閱終端上下載自己喜歡閱讀的電子圖書。曹禮達 攝

  “可能大家會想,數字閱讀快捷方便,那閱讀紙質書還有什麼意義?”徐升國解釋,數字閱讀基本以淺閱讀、碎片化閱讀為主體,閱讀內容主要的並不是電子圖書,而是一些相對輕鬆娛樂、篇幅較短的文章等。徐升國認為,這跟數字閱讀主要載體——手機自身限制有關,“螢幕小,相對而言很難進行深度、長篇的閱讀。綜合起來看,紙質書能提供系統的、體系化深度閱讀,目前並沒有好的數字閱讀載體可以實現替代”。

  徐升國表示,除了閱讀方面的意義,倡導人們回歸紙質書,也與閱讀舒適感有關:手機等移動終端造成的視覺疲勞,讓越來越多的人受到困擾,“所以,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面,傳統紙質圖書和數字化閱讀的方式仍將會並存。倡導閱讀紙質書,絕不只是因為情懷”。(完)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