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曝光臺>>字號:

誰在為高級行畫買單?

發佈時間:2017-11-24 16:21:55  |  來源:北京商報   |  作者:隋永剛 胡曉鈺  |  責任編輯:文華

  作為一種文化商業現象的“行畫”,通常是指由畫工製作的低級藝術商品,與藝術作品涇渭分明。但在很多學者眼中,藝術名家筆下的“行活兒”,可稱為高級行畫。這一帶有反諷意味的詞語指向的是知名藝術家粗製濫造,形成了許多面貌雷同、品質低劣的作品。由於名家光環籠罩,業界一直對此諱莫如深。究竟誰在為高級行畫買單?大批有名無實的作品流向了何處?

  名家的“分裂人格”

  可以説,當下的藝術展覽與藝術品流通市場能夠體現許多藝術家“分裂的人格”。在個展上或出版物中的作品精彩紛呈,在市場上則千篇一律。藝術評論家齊建秋表示:“當藝術家不願意認真做畫,僅為了服務於市場的需要,那麼很容易進入批量製作的狀態。當他要在大的平臺展示,作品才帶有創作的性質。帶有創作性質的可以稱為藝術品,而在市場上流通的應付作品,則帶有行畫的成分。”

  “幾百元的大芬村行畫和某藝術大師的流水線作品,在我看來一樣都是行畫”,北京藝博會秘書長吳正田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然而,記者了解到,批量産出,也並不表示所謂的高級行畫就一定是價格低廉。問及名家行活兒的市場價格,齊建秋指出:“一直以來,中國畫價值的第一要素是名頭。只認袖標不認人。有的畫家,不管畫得多差,作品價格還是按照平尺來計算。”藝術家張志國也表示:“不同的人不同價格。有名頭的人,即使是應酬之作,價格很高也有人要。可以説名家行畫的市場很大,字畫市場越繁榮的地方就越多。”

  有業界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指出:“買家常常會向藝術家直接提出要求,就要某個題材的作品若干張。這些作品遠看幾乎沒有任何差別。”藝術圈內眾所週知,有名家為了市場所需畫了上千張的“老子出關圖”和“鍾馗”,不斷地複製自己,久而久之,就沒有創作性質的作品問世了。

  除了重復性,齊建秋認為高級行畫在風格上也呈現出很大的隨意性:“原先是畫工筆的畫家,沒工夫精雕細琢,就説是畫的寫意;畫小寫意的畫家,則大筆一揮,轉而大寫意。該畫得很具象的地方卻畫得粗獷潦草,反正就靠幾個題材吃一輩子。”

  為市場“批量生産”

  評論家季英倫將藝術家的作品分為代表作、一般作品和隨意之作三種,隨意之作就是所謂的行活兒,是藝術價值最低、藝術家最底線的作品。“對自己有要求的真正藝術家,行活兒作品可能在其所有作品中只佔據1/10的比重。”

  在藝術家宋滌看來,盛産行活兒、行畫,是中國畫一直以來的“頑疾”。作為手藝人,中國畫的創作在學習階段就講究“默寫”。不用對景寫生,在室內提筆就可創作的方式,使得書畫家應市場所需快速複製作品成為可能。

  由於創作方式的獨特性,一些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中國水墨畫很容易出現投機和高級行畫。雖然高級行畫佔據市場的份額難以統計,但有業界人士表示,憑藉自己多年接觸藝術市場的經歷,感覺有50%的流通作品都屬於高級行畫範疇。藝術界行活兒在當下的氾濫有著多重原因。齊建秋認為,高級行畫的出現首先是市場因素使然;第二是藝術家的道德水準缺失,稍有名氣的藝術家對自身要求不嚴格,只圖眼前利益,在無味的敷衍創作中破壞了藝術的獨創性和自身的藝途;第三是市場容忍度的問題,有很多不懂藝術的收藏者、經營者,這些人的欣賞欠缺和對藝術的麻木不仁又進一步推動了高級行畫在市場的氾濫。

  值得一提的是,近現代的藝術大師也偶有應酬的行活兒出現。但由於他們畫藝到達一定境界,信筆拈來都是筆墨酣暢。他們的常規創作和應酬的水準基本具有一致性,且不存在肆意複製的現象,與當下藝術家“印鈔機”般的創作有很大區別。再者,一些水準不夠的藝術家的精心之作,在業界人士眼中也脫離不開行畫的性質。

  “投機者”美夢難圓

  有多大市場,就有多少買家。齊建秋指出,當下名家行畫大部分出現在一些應景的需要上,如筆會活動現場;或者某些畫廊、代理人的手頭上。“特別是山東的一些畫廊,它們代理的北京藝術家可能有一沓沓這樣的作品。”

  在業界人士看來,這類的名家行畫基本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收藏。宋滌表示:“整個市場炒作成風,很多人未必喜歡這些應付之作,只是投機者見有錢可賺,便參與進來。沒有人真正在‘收藏’這些作品,它們在投機者的手裏流轉,用於交易、禮贈。”宋滌向北京商報記者講述了一個身邊的實例:“我有位朋友手頭有一位供職于畫院體制的名家的許多作品。這位朋友表示,他自身是學美術史出身,清楚這些作品是藝術家的行活兒。當初純屬是為了好賣錢,才收了很多。現在行情差,幾乎‘砸在了手裏’,賠錢也賣不出去。”張志國表示,許多企業經營者會直接與藝術家聯繫,從藝術家中收購一些行活兒,不看作品,只看名氣。在宋滌看來,藝術市場的泡沫破裂,是由於大量的人在做藝術品“投機”而不是“投資”,“投機家”眾多所致。

  吳正田認為,全民藝術素養的欠缺,也使得行畫市場有很大的受眾。一位業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雖然自己是專業出身,能分辨藝術優劣,但身為企業管理者的家人卻似乎只對行畫情有獨鍾。家人雖有餘力買到一幅精品之作,但最終還是用高價買了多幅格調不高的作品擺在家中。

  隨著市場回歸理性,業界人士對於藝術創作的前景較為樂觀。季英倫表示:“行活兒是商業社會對藝術影響的一種衍生品,這是避免不了的。但大眾也是會成長的,行活兒會越來越沒市場,是必然會被拋棄的。”宋滌表示:“對於很多投機者來説,該交的‘學費’也已經交足了,該適可而止了。”(隋永剛 胡曉鈺)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