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樂亭鮮桃進京記

發佈時間:2017-09-26 18:15:29  |  來源:樂亭網信辦  |  作者:劉江濤 王岩軍  |  責任編輯:文化站點

5月7日早晨5點,東方剛剛露出晨曦,樂亭縣馬燒紙莊村的設施桃生産區卻早已是一片忙碌。棚室裏,桃農提著籃子採摘著成熟的鮮桃;棚室外,一筐筐鮮桃被分揀裝箱;小路上,各家各戶的電動三輪整齊地碼放著成箱的鮮桃。

“要讓北京人吃上當天採摘的鮮桃。”桃農馬良東一邊忙著裝箱,一邊告訴筆者,“早晨3點就進棚幹活了,要趕在8點之前把鮮桃摘完、裝好。”

馬燒紙莊村是遠近聞名的設施桃專業村。2016年,全村設施桃總面積近2000畝,擁有各類棚室1000多座,每戶桃農少則5至6座,多則20來座。

過去,馬燒紙莊村都以傳統種植業為主導,收入單一。1998年,村黨支部書記馬曉波上任後,就開始帶領村民尋求産業突破之路。

“那時候村裏窮,能蓋得起新房的都不多。”幾經考察,馬曉波看準了設施桃産業,並成為村裏“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靠著辛勤努力獲得了豐收。有了致富帶頭人,村民們快步跟上,設施桃産業“一日千里”,成為馬燒紙莊的支柱産業。

上午9點,載滿鮮桃的三輪車陸續匯集到村裏的小廣場上,3輛載重貨車打開了車廂圍欄正在“待命”,一輛白色的客車也在一旁靜候,桃農們聚在一起説説笑笑。

“裝車!”馬曉波一聲清脆地吆喝,整個廣場迅速忙碌起來,不到一個小時,900箱鮮桃就裝載完畢。

上午10點半,整裝待發的貨車點火發動,桃農們井然有序地登上客車,和豐收的鮮桃,一起向北京進發。客車上,有的桃農們討論今年的收成和各自的種植經驗,有的桃農則抓緊時間“補覺”。

談到為何要到把鮮桃直接賣到北京,而不是在“地頭兒”賣給收購商,馬曉波一言以蔽之:“為了多賺錢”。直接賣到北京市場,每斤鮮桃少則多賺一兩毛,甚至可多賺近1元。“不僅銷售價格更高,咱們的鮮桃還能獲得更合適的分類分級。”馬曉波告訴筆者,收購商在“地頭兒”收貨,會按鮮桃的個頭、色澤進行非常嚴苛的分類,往往有40%以上的鮮桃被“挑揀”出來,被壓到較低的價格,甚至拒收。而在北京市場,分類分級會更加合理,被“挑揀”出的鮮桃比例要小很多,桃農能獲得更高的收益。

經過4個多小時的跋涉,下午2點半,載滿樂亭鮮桃的貨車抵達了北京瑞興隆市場。熟稔地停靠在市場一角,馬曉波和幾名等候多時的客商打過招呼,就帶領桃農們開始卸載貨箱。客商們圍攏過來,開箱驗貨,與桃農各自談攏價格,整個過程簡略而迅速,流露出濃厚的信任與默契,不到40分鐘,900箱鮮桃就已經全部“名花有主”。

“每年我都得提前預定才能拿到貨。”與馬燒紙莊村合作多年的客商李彪説,“馬燒紙莊村的鮮桃口感好,外觀也不錯,很搶手。”

馬燒紙莊鮮桃在北京瑞興隆市場成了一塊響噹噹的金字招牌,鮮桃産量高峰時期,每天要發往北京4個貨車,2小時內就會銷售一空。

鮮桃銷售一空,桃農們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盤算著自己的收入。“預計今年能收入近25萬元。”桃農楊永進説,“我現在經營5座溫室,3座春棚,在村裏還不算大戶。”2016年,馬燒紙莊桃農平均每戶年純收入達15萬元。

下午5點,桃農們幫助客商把貨箱裝上了貨車,樂亭的鮮桃即將發往北京各地。忙碌了一天的桃農們登上客車準備返程,雖然疲憊卻滿心幸福。

“我們要給鮮桃註冊個商標,讓帶著露珠的鮮桃直接走進北京、天津的大超市。”馬燒紙莊的桃農們滿懷信心地給鮮桃定好了下一個“小目標”。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