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評論>>字號:

曲藝走出去:要把內容放在首位

發佈時間:2017-09-13 17:24:26  |  來源:中國文化傳媒網  |  作者:姜 昆  |  責任編輯:文華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歡迎宴會上的致辭中提到:“在北京,你可以遊覽古老的故宮、長城、天壇,也可以參觀現代派的鳥巢、水立方、國家大劇院。你能聽到中國傳統的京劇和相聲,也能欣賞來自西方的芭蕾舞和交響樂。你會碰到衣著新潮、穿行在世界名品商店裏的中國青年,也能遇見操著流利漢語、在老衚同裏徜徉的外國友人。”這句話在相聲界震動很大,因為這是國家領導人第一次在重大講話中談及“相聲”兩個字,把這一藝術形式提高到這樣一個位置。既然國家領導人把相聲推薦給了外國人,那我們下一步要演什麼?拿什麼上臺?這一直是我們在討論的問題。

    中國文化走出去當務之急要解決什麼難題?這值得我們深思。文化走出去,在某種意義上對於我們演員而言,就是演出。但是,是不是僅憑一場演出、一場大雜拌兒、一場聯歡會就能完成這項任務?

    今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歡迎宴會上的致辭中提到:“在北京,你可以遊覽古老的故宮、長城、天壇,也可以參觀現代派的鳥巢、水立方、國家大劇院。你能聽到中國傳統的京劇和相聲,也能欣賞來自西方的芭蕾舞和交響樂。你會碰到衣著新潮、穿行在世界名品商店裏的中國青年,也能遇見操著流利漢語、在老衚同裏徜徉的外國友人。”這句話在相聲界震動很大,因為這是國家領導人第一次在重大講話中談及“相聲”兩個字,把這一藝術形式提高到這樣一個位置。既然國家領導人把相聲推薦給了外國人,那我們下一步要演什麼?拿什麼上臺?這一直是我們在討論的問題。

    首先是如何對待傳統歷史、如何對待傳統文化的問題。我認為,任何一個國家在實現現代化的過程中,都必須解決好這個問題。中華民族有著五千年的燦爛文化,匯聚著多種多樣的藝術形式,這些豐富多彩的文化藝術在每一個歷史時期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對於相聲來説,它作為一種傳統藝術形式,它的本質屬性是什麼?只有弄清楚這個問題,當它走出國門、面對外國觀眾或者是中國華僑時,它才能更好地感染觀眾,才有可能達到我們期望它能造成的國際影響。我認為,首先要明確相聲本質屬性的定位應該是藝術的審美,建立在這個基礎上,就要理直氣壯把內容放在首位,讓中國優秀的文化藝術展現在世界平臺上。2005年年底,我們自己籌錢,一輛小破車載了我們7個人開始了相聲的“歐洲之旅”,從荷蘭到比利時,從盧森堡到法國,再從法國回到荷蘭,經過我們的實地考察,最後確定了將巴黎作為曲藝在歐洲的推廣中心,經過多方協調合作,巴黎中國曲藝節誕生了。但我們始終秉持“中國曲藝不是到那裏搞市場,不是到那裏賣票”的原則,致力打造節目品質本身,目的就是要把中國的曲藝一點一點地推廣出去。

    我們剛剛在西班牙演出《姜昆説相聲》,我和戴志誠老師帶領年輕演員共同表演。這場演出的觀眾大部分是華僑,表演結束後,他們對我們説:“我們看了《世紀頌歌》,才知道‘九一八’,才知道‘甲午戰爭’,才知道中國的第一顆人造衛星是什麼時候發射的。你們給我們上了一堂生動有趣的歷史課!”我很欣慰他們的這種評價。中國曲藝就是要通過這種特殊的藝術形式講好中國故事,只有把內容放在首位,才能讓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藝術在世界的平臺上綻放光彩,只有先把這個基礎打牢了,我們才有可能進一步地去討論它的商品屬性或者市場定位問題。

    其次是培養觀眾的問題。第十屆巴黎中國曲藝節即將舉辦,從最初計劃的兩年一屆,到後來應觀眾需求改成一年一屆,觀眾以華僑華人為主逐步發展到如今的法國人佔據總觀眾一半以上的數量,這樣的變化是我們在巴黎堅守10年、撒播種子、培養觀眾的最好例證。這些年,我們去了10次法國、6次日本、5次德國、6次加拿大、2次南非、4次荷蘭、3次紐西蘭……為什麼要如此頻繁地組織藝術家走出國門?就是為了把中國曲藝的種子播撒到世界各地,讓更多國外的觀眾看到中國曲藝、了解中國曲藝、欣賞中國曲藝。我們在西班牙表演的時候,有4位當地觀眾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為在我們的表演過程中他們時不時報以熱烈的掌聲和笑聲,可是後來才了解到他們壓根兒聽不懂中文,但是他們完全被曲藝的表演形式和現場熱情的氛圍所吸引和感染了。還有一次在法國演出,觀眾不多,表演結束後他們都到臺上來,都想近距離看一下樂器、道具,還有演員的服裝,尤其是旗袍,他們愛不釋手,我們的演員非常感動於他們對中國文化的熱愛。我們就是這樣,去一個地方扎紮實實地培養觀眾,我們非常看重這種雙方互相交流、互相了解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需要我們耐心地讓觀眾對曲藝從熟悉到喜歡、從鍾情到一輩子都離不開。所以,這就要求我們不能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能蜻蜓點水,不能走馬觀花,一定要腳踏實地,一代傳一代、一輩傳一輩地做文化走出去的工作,這就像星星之火,只要我們一代代、一輩輩地把曲藝走出去的工作踏踏實實地做起來,這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

    同時,在培養觀眾的途徑和方法上,我們曲藝也向別的藝術形式借鑒了很多學習經驗,比如京劇,我以前常常想,為什麼京劇到國外演出觀眾會比較多呢?後來我分析,首先它內容做得好,故事講得好,其次翻譯得也很好,觀眾可以通過字幕了解故事內容。因此,除了要創作出優秀的作品,在走出去的工作中,翻譯是一個至關重要的環節。我們重視翻譯工作,專門培養了數十名熟悉曲藝藝術的外語翻譯人員。有一次在巴黎某大學演出一個評彈節目,在容納約200人的小禮堂裏坐了300多觀眾,在場的工作人員反饋給我們説,現場除了舞臺上的表演,觀眾席非常安靜,幾乎所有的人都在非常認真地觀看演出。後來我們做工作總結,認為那個節目的翻譯做得非常到位,再加上節目本身講的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歷史故事,所以非常吸引外國觀眾。所以,我覺得靠一場大聯歡、大雜拌兒就能吸引外國觀眾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要通過精緻的內容來體現精湛的技藝,兩者結合,講好中國故事,才能贏得觀眾。文化走出去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每一步都得走好,當務之急就是要創作出優秀的作品,才能真正把文化走出去這個戰略任務的序幕拉開。

    我始終堅定要把內容放在第一位,但不可否認,目前還存在相當一部分形式花哨、內容空洞的曲藝節目。因此,我特別誠懇地希望能給我們的文藝評論家更廣泛、更自由的評論空間,讓他們能針鋒相對地對我們的作品提出評論、指出方向,發揮藝術評論對藝術創作的引領作用,為藝術創作實踐提供智力支援和理論指導,推動藝術創作健康發展。(姜 昆)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