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匯>>字號:

微雕師繪8米長卷展雲南風光

發佈時間:2017-09-13 16:06:56  |  來源:中國新聞網  |  作者:胡遠航  |  責任編輯:文華

 原標題:微雕師繪8米長卷展雲南風光 人如芝麻大神情惟妙惟肖

 

 

  圖為冉隆泉在進行微雕創作。 劉冉陽 攝

  中新網昆明9月12日電 (記者胡遠航)要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像一幅寬1.5釐米、長8米的長卷上,可以繪上三江並流、石林、元陽梯田、滇池、大理三塔等雲南所有最具特色的風景;一顆米粒大小的象牙上,可以刻上268個漢字;高1.8釐米、寬2釐米的蘇東坡全身坐像,髮絲也可以絲絲分明……

 

  圖為冉隆泉創作的松子微雕作品。 劉冉陽 攝

  12日,中新網記者走進昆明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冉隆泉的工作室,感受其精彩的“微小世界”。

  一眼結緣“微小世界”

  今年60歲的冉隆泉出生於昆明一個普通的木匠家庭,受父親影響,其從小就對藝術充滿興趣。讀小學時,冉隆泉就熱愛臨摹各種連環畫;上初中,紀念章風靡,他用廢舊塑膠片雕刻的紀念章,受到同學們追捧。後來,冉隆泉進入一家廣告公司,負責設計和製作各種標牌,雕刻技法也日趨成熟。

 

  圖為冉隆泉創作的《雲南風光》微型國畫。 劉冉陽 攝

  冉隆泉與微雕結緣,源於上世紀80年代的驚鴻一瞥。“我在報紙上看到:有人在一根頭髮絲上刻了200多個英文字母,深感震撼。”冉隆泉回憶稱,自此,他開始有意嘗試微雕,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

  由於缺乏系統的理論體系借鑒,冉隆泉便自己摸索著“試驗”,抓到什麼材料都要試一試。從最初的塑膠片,到後來的石頭、金屬、木頭、橄欖核、米粒、髮絲,冉隆泉的雕刻越來越“細微”。

  如今,走進冉隆泉的工作室,猶如進入一個微觀的藝術世界:仕女圖等名畫被他演繹在米粒般大小的象牙上;一根2釐米長的頭髮絲上可以刻上《登鸛雀樓》、《楓橋夜泊》和《關山月》三首古詩;橄欖核雕出來的齊白石像,連鬍子都絲絲分明……

  永不止步的極限挑戰

  “字畫結合”,是冉隆泉微雕藝術的最大特色。為了與詩詞呼應,他往往都會配上一幅別有意境的畫面。漸漸地,冉隆泉不再滿足於單一的雕刻,開始涉獵微型國畫等領域。

  12日,冉隆泉展示其歷時一年多創作的微型國畫《雲南風光》,讓人驚嘆不已。這幅寬1.5釐米、長8米的微型國畫上,白雪皚皚的白馬雪山、春花燦爛的高山草甸、大氣磅薄的三江並流、神奇炫彩的東川紅土地、神秘夢幻的熱帶雨林等雲南具有代表性的景觀都一覽無遺。

  更讓人驚嘆的是,反映大理白族節日“三月三”的場景中,畫中的人們皆如芝麻大小,但每個人的神情都惟妙惟肖。難得的是,作品還保持國畫特有的水墨韻味。

  學習微雕要坐得住板凳

  與微雕“較勁”三十餘年,冉隆泉已蜚聲國內外,其作品被國內及日本、新加坡、泰國等國機構和個人收藏。

  談及創作心得,冉隆泉坦言,學習微雕必須要耐得住寂寞。

  “微雕創作時,精神需要高度集中。畫面全憑腦海構圖,每一筆都要慎之又慎。否則,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前功盡棄。”冉隆泉稱,“要想把小字、小畫刻好,都要坐得住板凳。”

  冉隆泉同時表示,微雕,最難的還不僅僅是在“微”上,還得考驗人的刀法和書畫功底。

  “微雕作品的藝術精髓就在於細微處見意蘊、見手法、見風格、見靈魂。微雕作品要想具有‘微中藏世界,石上讀華章’的妙趣,還需要一定的書法、繪畫功底。”冉隆泉坦言,“這往往需要十餘年的光陰練就。”

  冉隆泉告訴記者,微雕雖被歷代稱之為“絕技”,但因為無法給人直觀感受,往往很難産生經濟效益。其收入還不如兒子機器雕刻賺得多。

  “不管怎樣,有人喜歡,這門手藝就會存在。我也會繼續下去。”冉隆泉説。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