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拍賣已成古籍善本流通最重要渠道

發佈時間:2017-09-08 17:48:12  |  來源:深圳晚報  |  作者:劉莉  |  責任編輯:文華

  《蠹魚春秋》是韋力先生定下的書名。“蠹魚”二字是愛書人的代稱,“春秋”二字,取其本義,指的是春、秋兩季的古籍大型拍賣會。而這“蠹魚春秋”,乃是指愛書之人參加古籍拍賣的過程。

 

  韋力見證並參與了中國二十多年來古籍拍賣的點點滴滴。他曾坦言:“我對古書拍賣的態度,從最初的拒絕接受,漸漸到試探性的觀望留心,直到最後全身心的參與其中。”這種參與不止于親下拍場,他還撰寫古籍拍賣述評,而這也是國內唯一連續的古籍拍賣專業述評,已堅持了十幾年,算得上是一段新時代的“書林佳話”。

 

  《蠹魚春秋:古籍拍賣雜談》收錄了韋力先生近兩年來(自2014年秋至2016年春)跟拍場有關的文字,約50篇文章,包括參加各大拍賣公司預展的所見所聞,對各場拍賣會亮點的點評與綜述,以及他幾十年關於古書分類、拍賣、收藏的心路歷程。可以説,本書不僅是對風雲變幻的古書拍賣市場的真實記錄,也處處可見一位藏書家對古書和傳統文化的摯愛。

 

  拍賣已成古籍善本流通最重要渠道

 

  中國的書籍流通史已有一千多年曆史,而中國的古籍拍賣才剛走過了二十年的時光。近代拍賣産生之後,古書的流通方式已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拍賣是舶來品,古書進入拍場,在西方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然而它舶來中國,才剛剛二十年,然而古籍拍賣已絕對性地成為中國古籍善本流通的最重要渠道。

 

  1986年,中國內地成立了第一家藝術品拍賣公司;1993年,中國書店舉辦一場文獻資料競買會;1994年,嘉德公司舉行了中國第一場正是的古籍善本拍賣會……如今國內藝術品拍賣每年春秋兩季大拍已成慣例。面對古書之價日昂的現實,欲得好書,也只能去拍場中尋覓。韋力先生坦言,正是有了古籍拍賣會,才讓自己的收藏從封閉狀態中走出來,擴充眼界。他認為,在古書拍賣中,雖然買家再難撿到以往所津津樂道的“漏”,也失去了“冷攤負手對殘書”的雅致,卻能因此減少許多因資訊不對稱而與欲得之書失之交臂的遺憾,也讓賣家不但能賣得善價,還能了卻給自己心愛之書找到好買家的心結。

 

  曾擔任中國嘉德、上海博古齋等多家拍賣公司的學術顧問的韋力,出入各大拍賣會預展、獲取圖錄,甚至上手翻看原件。在書中,他不僅講將古籍拍賣的各種趣聞娓娓道來,由他提供的珍貴圖片、精確的拍賣價格,更為收藏及愛好者提供了的權威的行業資訊。

 

  裝幀設計費盡心思

 

  值得一提的是,《蠹魚春秋》一書的設計師是“中國最美的書”的獲得者陳楠老師,因此,從外觀設計到用紙選材都費盡心思。

 

  《蠹魚春秋》採用了“裸脊鎖線”裝幀,也就是我們俗稱的“漏背裝”,而這也是目前為止韋力唯一的一本漏背裝幀書籍。這種裝幀具有獨特的古典美感和詩意,且與其他印刷書籍相比,可享受180度舒適的閱讀體驗,即可將書平鋪在案上,而不必擔心書頁翹起。

 

  綠色的護封上,只見“蠹魚春秋”四個藝術字體既時尚又典雅,內封的設計是一張紙層層鋪疊的古樸書頁,各種字體映入眼簾衝擊著視覺,似亂亦真。配合書脊上的紅色穿線,更顯雅致古典。

 

  “封面上這兩個洞是什麼意思?”

 

  “應該是書蟲吃紙吧。”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