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文化曝光臺>>字號:

文物大案告破 喜中難免有憂

發佈時間:2017-08-23 10:05:22  |  來源:中國文化報    |  作者:宋 柯  |  責任編輯:汪啟飛

 

    一個文物大案告破,很值得欣喜,但細細品味前因後果、來龍去脈,又不免有憂。

  日前,看到有關山東滕州破獲特大盜墓案的報道,首先是喜——經過公安人員不懈努力,盜掘文化遺産者終於落網,200多件文物包括多件珍貴文物被追回;然後又憂——哪怕文物被全數追回,正常發掘所具有的寶貴的歷史文化資訊,卻喪失了不知多少!

  看了比較詳細的案情披露,這憂不免多了一層。

  報道中説:2016年12月13日夜,山東省滕州市官橋鎮大韓村東古文化遺址處,4個盜墓者被蹲守的民警抓獲。他們交代還有其他盜墓團夥。公安部門便調集力量加強對案件的進一步偵破。2017年2月6日,又有群眾舉報在遺址處發現盜洞。公安人員在現場發現了青銅器碎片。經過縝密偵察後,秦某團夥落網,並交待分別於2016年12月13日、2017年1月27日和2月5日3次盜掘該遺址,後兩次均有文物出土且已倒賣,非法獲利280余萬元……2017年4月11日,民警將另外8名犯罪嫌疑人抓獲,追回被倒賣的青銅鑒、編鐘、石磬、青銅壺等大量文物。被追回的文物中,不乏極其珍貴的國家一級文物,有的還有銘文。

  筆者這更深一層的憂慮與遺憾就在於,如果2016年12月13日夜盜墓事件發生後,及時採取綜合措施防止盜掘再次發生,並且文物部門也迅速介入,該加強安全防範措施就及時加強,該搶救性發掘就及時報批採取行動,那麼就不會有這麼多文物“失而復得”。現在,文物追回了,但本經專業發掘所應有的大量歷史文化資訊丟失是無可彌補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在進行建設工程或者在農業生産中,任何單位或者個人發現文物,應當保護現場,立即報告當地文物行政部門,文物行政部門接到報告後,如無特殊情況,應當在二十四小時內趕赴現場,並在七日內提出處理意見。文物行政部門可以報請當地人民政府通知公安機關協助保護現場……”參照這一條款,在冊的文化遺址面臨盜掘危險,更應立即採取、加強有效保護措施。這樣,足能避免古墓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盜掘。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關心重視文化遺産保護,文化部、國家文物局、公安部等也不斷加強文物安全工作。2015年8月,國家文物局、公安部聯合下發《關於加強打擊和防範文物犯罪工作的通知》,明確提出要將團夥犯罪、集團犯罪作為打擊重點,加強串並案偵查,深挖犯罪團夥組織者、骨幹分子、幕後主謀,狠打銷贓單位和個人,徹底端掉銷贓窩點,截斷犯罪鏈條、摧毀犯罪網路。從這個角度看,滕州這次打擊行動確實可圈可點。但換個角度説,也真的有遺憾。比如,這一通知明確要求“制定落實具體可行的工作制度和措施,摸清掌握轄區內地上地下文物資源狀況和被盜風險情況,定期研判文物安全形勢,安排部署打擊防範文物犯罪工作”“各地公安、文物部門要全面加強打擊防範文物犯罪資訊的溝通交流和共用共用”。如果在這方面做好了,文物受破壞的可能性會大大減少。畢竟,保護文化遺産是最重要的。

  在大力打擊違法犯罪行為的同時,做好預防和宣教工作也相當重要。這既能使文物少受或不受損害,也會減少或防止有人陷入犯罪深淵。當然,就如同“治未病”對醫生來説比治病難度更大、要求更高,且通常功勞難顯,但功德巨大,對保護文物來説,安全是大功勞,也是大功德。

  滕州及所在的棗莊市是文物富集區,境內全國重點文保單位和省級文保單位眾多。筆者在網上檢索到“棗莊市市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一覽表”,找到位於滕州市官橋鎮大韓村村東的大韓村遺址,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如果這一資訊準確,想必被盜掘的就是這裡。據悉,截至2016年底,棗莊市共有各級文物保護單位1447處。對當地來説,這是驕傲也是責任,如何有效保證文物安全,任務艱巨,路漫漫其修遠!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