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頁>>講座>>字號:

藝術機構與藝術人

發佈時間:2017-08-07 15:06:09  |  來源:美術報  |  作者:藍慶偉  |  責任編輯:汪啟飛

 

       在不了解藝術行業的人眼中,似乎從事藝術行業的人都是“畫畫的”,而這些“畫畫的”又能貫穿中西,書法、國畫、油畫、塗鴉無所不能。殊不知藝術的學科已經非常細分,就拿美術學(史論)係來説,在幾個美院公開發佈的院係介紹中,美術學(史論)係的就業方嚮往往集中在博物館、美術館、拍賣行、出版社、刊物等,這些就業方向均是傳統的藝術機構,實際上今天的藝術機構已不再局限和傳統。藝術機構這些年來都在快速而低調地變化著,或許我們作為業內人士對藝術機構的某些方面,還不如外行了解得多。

   藝術機構變化最為明顯的特徵是藝術生態的不斷完善與拓展,如今藝術行業的上下游都有了較為專業的發展,如布展公司、運輸公司、保險公司等,這些原本可能由一家藝術機構獨攬的步驟正逐步專業化,形成真正的産業鏈。伴隨著藝術發展的多樣性,藝術機構的多樣性也在不斷呈現,以美術館為例,2000年至今,民營美術館、私人美術館、公立美術館等新興美術館不斷增加,對公立美術館進行了有機的補充。與此同時,公立美術館也在不斷升級,以適應不斷變化的美術館環境。

  “藝術人”這個概念所包含的意義也已今非昔比,在較為傳統的理解中,只有藝術機構中的從業者才被稱為藝術人——與藝術共舞的人;而在今天,很多藝術人不再依附於機構,也不再以集體的形式呈現,在熟悉産業鏈和各種渠道的前提下,他們常常一個人就能完成以往一個集體才能完成的工作。即便是一個團隊的工作,也常常以一個人的方式——“藝術網紅”的個體形象——推出他們的藝術産品,如藝術經紀人、媒體公關、微拍、微商、公眾號運營商等。

  這樣的變化與藝術市場的興起有著巨大的關係,藝術市場發展至今,不再是單純以藝術品買賣來形成的市場,而是由藝術上下游産業所激發的大藝術市場概念,其所解決的問題其中之一,便是壟斷的困難及專業的稀缺。壟斷的困難是指在以專業競爭的環境下,藝術機構不再是權威的代名詞,也不再是藝術市場選擇的唯一,而在新興藝術産業中,傳統的藝術機構本身也沒有競爭優勢。專業的稀缺所指的是,今天的藝術界已經是一個專業分工愈來愈明確的行業,藝術界對諸多工作的要求在不斷提高,同時也要求更專業的人來完成專業細分的工作,比如布展工程、燈光等, 這些不再是僅僅在墻上挂畫的單一工種,尤其是在新媒體藝術、科技藝術不斷發展的境遇下,如何實現良好的視覺呈現效果已經是一門科學。

  藝術機構與藝術人之間的變化,還發生在非藝術機構的藝術事業之中——大型企業集團和單體店都有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多的企業投身於收藏與美術館的建設中,如新世紀集團的K11美術館、時代地産的時代美術館、萬華地産的A4美術館等;另外對於單體經營的書店、咖啡館等場所中,也越來越多地設置了藝術項目部來策劃和實施非展覽空間內的展覽或講座、對話、發佈會等活動。

  諸如此類的新藝術機構或藝術人,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出發點不再是單純的藝術角度,而是從企業(門店需求)出發,考量藝術在其中的作用,配套、人氣、跨界都可能是核心指標。

  簡單地説,藝術的價值不僅僅停留在藝術界,也已經被藝術界外的其他領域所挖掘,這也是藝術不斷走進生活被更多人接受的一種體現。

  與現實世界相對應的是網際網路技術下藝術機構與藝術人的增加,大到藝術網站、衍生品品牌的創立,小到微網志、微信公眾號的運營,網際網路下的藝術思維也在不斷講求更快、更有效、更精準的投放,並且利用大數據展開服務對象的性格化分析,諸如此類都變成一種學問及專業,而傳統的藝術機構也不斷地增加此類藝術人崗位,來適應不斷變化的網際網路發展模式。

  與自由撰稿人相似,越來越多的藝術人選擇自由、獨立地進行工作,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在策展人這一行業中發現:首先在名稱上,越來越多的策展人放棄“策展人”這一稱呼,而是選用“獨立策展人”來自稱,加了“獨立”二字的策展人在這裡想強調的是學術的獨立性與工作的專業性;同時,越來越多的策展人成立工作室來完成經濟的獨立。諸如此類自由、獨立、專業的藝術人還包括藝術品修復師、藝術經紀人、駐留計劃等。這種看似自由的職業充滿了殘酷性,這種殘酷恰恰也是藝術人所必須具備的基本素養,與藝術機構裏的藝術人不同,“自由”的藝術人需要更加具備專業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同時還需要有著嚴格的職業化。

  最後,藝術機構與藝術人的關係也不容忽視,依附於藝術機構的藝術人也常常獨立於藝術機構外開展工作,看似魚和熊掌均可兼得,但作為藝術機構的藝術人,總會被人追問,你是藝術機構中的藝術人還是你自己?同時在工作中也面臨是代表藝術機構還是代表自己的立場問題。藝術機構也同樣也有著自我追問,那便是其他藝術機構眼中的“自己”——尋找自我位置,厘清自我位置則能夠更好的尋找同層面的藝術人合作,避免出現藝術人名氣大於藝術機構致使後者無法駕馭前者的窘境。即便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全才,但又不得不選擇專業並展開專業研究的深度,這既是藝術人不得不面對的選擇,同時也是藝術機構所面對的。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