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首頁>>要聞字號:

王立群:講課要幽默 學術不打折

發佈時間: 2017-05-18 18:45:08  |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 王勝昔 魏歡  |  責任編輯: 文華

作者:王勝昔 魏歡

當看到王立群在中央電視臺《中國詩詞大會》欄目上鞭辟入裏、深入淺出地點評古詩詞時,很多觀眾都感到訝異:講歷史的教授怎麼講起文學了?自2006年在《百家講壇》開講歷史以來,王立群已經講述了超過300期歷史故事,觀眾們早已習慣的是那個溫文儒雅、嚴謹較真,在熒屏上講述項羽、劉邦、呂后等歷史人物的王立群。

王立群 著名文化學者,現為河南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古代文學學科帶頭人,主攻兩漢魏晉南北朝文學研究。2006年,登上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欄目,被觀眾譽為“《百家講壇》最佳學術主講人”,是十年來連續在《百家講壇》擔任主講人的學者。

文學教授講歷史,易中天曾調侃這種跨界叫“公雞下蛋”,但王立群説恰恰是他的這種身份讓他成了“公雞中的戰鬥機”。他説:“歷史系的老師看重的是歷史事件,而我們文學更注重對歷史人物的分析,比如我講《史記》,就是挖掘人物最隱秘的部分。人活了,歷史就活了。”

説易行難。在熒屏上講歷史對當時已經年逾六十的王立群來説是一個全新的挑戰。“既要有學術的深度和高度,又要通俗易懂。既要照顧節目收視率,又要顧及觀眾的接受力。”王立群説,在《百家講壇》之難,難在平衡與兼顧。

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為了史實翔實準確,一般50分鐘的課程,王立群要寫一萬多字的提綱和查閱幾十本資料。

時至今日,他的書櫃裏數量最多的書籍依然是《史記》和相關資料。“這是南宋黃善夫本的《史記》,這是中華書局出版的最新的《史記》……”王立群如數家珍。

回到自己專業領域的王立群注重的是詩詞對人性的引領,他希望通過詩詞讓更多人如同他一樣感受到傳統文化的力量

在因貧窮不得不賣苦力賺錢貼補學費的15歲,唯一的課外讀物《史記》給予了王立群直面苦難的力量。他也最終考入河南大學,開始從事文學研究。在他看來,考上河南大學古代漢語專業研究生和後來走上《百家講壇》一樣,都是人生中極為重要的轉捩點。

王立群如此解讀曹操的《短歌行》:按照我個人的理解,這首詩的主題就是苦,用網路語言來説就是寶寶心裏苦啊。一為去日苦多之苦,二為“寶貝去哪兒了”,即找不到賢才之苦。這段完全是他臨場發揮的點評隨即贏得網友的一片叫好。

至今,王立群還在為自己能用最時髦的語言把曹操在《短歌行》中抒發的苦悶心境表現出來而津津樂道。“其實詩意就是如此,但是我覺得詩的意思用最時髦的話來講,更能夠幫助大家在會心一笑中理解詩詞的意思。”

實際上,王立群一直是一個與時俱進、極富幽默感的學者。他一直力求將學術知識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傳達給大眾。“講課要幽默,學術不打折。”

早在2011年,在講述漢高祖劉邦的故事時,“剩男”“粉絲”“秒殺”“跳槽”“草根”等流行詞已被他運用得得心應手。有時在優雅講解之餘也不忘調侃,在講解諸葛亮《誡子書》中的“靜以修身,儉以養德”時,王立群如此解釋:如果用當下的語言來解讀《誡子書》,那它的作用就是為了告誡後世子孫讓他們長大“不坑爹”。

自2009年開通微網志,他已有90萬粉絲。除普及傳統文化知識、回復網友問題、發表對最新研究進展的評價外,王立群還在微網志上向網友請教各種弄不懂的新事物。

這種包容、接納、追求進步的人生態度是他一以貫之的。2011年,王立群再登《百家講壇》,講解《大風歌》。他強調在內容上更注重文化品位,形式上要更貼近現實。這是主動的調整。適合大眾的語言媒介可以使更多的當代人更容易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用最通俗的語言講述最富有學術含量的內容,這是他的追求。如此既保持了較高的文化品位,又讓更多的觀眾、讀者喜歡聽,願意看。

“央視來學校選主講人,編導們已分別見了三批老師,明天還有一天試講,速回。”王立群的手機裏始終保存著這條2005年年底河南大學宣傳部發給他的短信。當年,正在外地出差的他連夜趕回學校,用了20分鐘的時間講了《鴻門宴》中的項羽,當即被央視編導選中,主講《史記》,從此王立群不僅與《百家講壇》結緣,也走上傳統文化普及之路。

學術的定位、跨界的視角、深入淺出的講解讓王立群迅速走紅,並被稱為《百家講壇》最佳學術主講人。自2006年至今,他已11次登上《百家講壇》欄目,涵蓋《史記》《宋史》等傳統文化內容。

非議隨盛名而至。面對學者應當在象牙塔中安安穩穩研究學問的爭議,王立群在節目中表示:“所有研究的最終目的都是普及,研究與普及並不矛盾。研究是過程,而普及是目標。”他認為,對學者來説,將知識分享給大眾是與研究並重的責任。

成為學術明星並不意味著放棄學術研究。早在因講解《史記》一炮而紅的2006年,王立群就表示,做學問是其一生的追求。

十餘年來,王立群在參加《中華百家姓》等節目普及傳統文化的同時,也依然主持科研工作,堅持發表學術著作。與外界想像中光鮮亮麗的生活不同,王立群平常的日子簡單的甚至有些乏味,除掉必要的工作,他將絕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到了校注古書《文選》上。

打打太極喝喝茶,王立群的生活平靜而充實。成名十餘年來擁有過鮮花與掌聲,也遇到過爭議與批評,他始終無愧於一個學者應當做到的:用知識影響社會,用文化指引人生。

《光明日報》( 2017年05月18日 12版)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