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首頁>>文化熱點字號:

金像頒獎新老交替

發佈時間: 2017-04-13 00:30:19  |  來源: 北京晨報   |  作者: 楊蓮潔  |  責任編輯: 文華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前晚在香港舉行。憑藉《一念無明》中“父母”的角色,“老戲骨”曾志偉和金燕玲分別收穫了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獎;惠英紅則憑藉《幸運是我》中老辣動情的表演,擊敗了金馬影后周冬雨,第三次獲封金像影后;劉德華的好兄弟、演了許多年配角的林家棟也熬出了頭,首度獲封影帝。“老戲骨”之外,年輕的香港電影人也表現出色,《一念無明》28歲的導演黃進斬獲新晉導演獎,同樣由新導演執導的《點五步》斬獲了最佳新演員獎(鬍子彤),讓大家看到了香港電影新老交替、重新煥發生機的希望。

老戲骨淚灑頒獎禮

金像獎頒獎典禮當晚,惠英紅憑藉《幸運是我》獲得最佳女主角獎,這已經是惠英紅第三次獲封金像獎影后,此前她因為《長輩》、《心魔》分別拿過第1屆和第29屆金像獎女主角。《幸運是我》是一部關注香港社會底層小人物的電影,惠英紅在片中飾演一位性格古怪並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的孤寡老人。聽到自己獲獎的消息之後,惠英紅顯得非常激動,上臺時差點失足跌倒,在臺上致辭時又忍不住落淚,因為她想起了自己剛剛過世的媽媽。“我媽是老人癡呆症(阿爾茲海默症)患者,演這部戲我感觸特別深。我在來頒獎禮現場之前,有向已經在天上的媽媽打過招呼。我演這部戲是希望更多人能知道老人癡呆症這種病。”和惠英紅一樣激動落淚的,還有憑藉《一念無明》獲得最佳女配角獎的金燕玲。金燕玲去年就憑藉《踏血尋梅》獲得了該獎項,今年是連莊。她上臺一邊落淚一邊感謝新導演黃進讓她再奪金像獎:“黃進導演跟我女兒差不多年紀,《一念無明》真是他送給我的禮物。非常感謝大家。”

曾志偉和金燕玲在《一念無明》裏飾演余文樂的父母,他因此獲得最佳男配角獎。作為香港電影界的前輩人物,曾志偉不禁感觸頗多,“我上一次拿獎是靠新導演陳可辛的《甜蜜蜜》,如今拿獎還是靠新導演的電影,黃進的《一念無明》。很欣慰像黃進這樣年輕的電影人,能給香港電影貢獻這麼有心的電影。”

年輕人出頭擔責任

就像曾志偉所説的那樣,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讓人感到欣慰的就是看到一批年輕電影人冒頭。包括《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點五步》的導演陳志發,主演姜皓文和鬍子彤;《幸運是我》的導演羅耀輝;《七月與安生》的導演、同時也是曾志偉的兒子曾國祥等。在本屆金像獎上大有斬獲的《一念無明》,從香港電影局“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走出,只有200萬港幣成本,拍了16天完成,以一個家庭悲劇描繪當前社會大眾對精神病患的漠視與不友善,講述一對懷著沉重愧疚的父子如何面對過去的故事。28歲的黃進雖然是首次執導劇情長片,但他對影像技法的運用卻十分嫺熟,而且對電影對社會都有一種責任感。黃進在領取新晉導演獎時表示:“我希望電影能為城市做一些改變,能把我們電影人想説的話告訴觀眾,讓大家多思考一些,這是一個比錢更重要的事情。”

曾國祥執導的首部劇情《七月與安生》在提名階段以12項提名領跑,頒獎當晚卻只獲得一項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項。曾國祥直言自己對待獎項一直抱著平常心,但在老爸獲獎之後卻突然有了父子同臺領獎的希望。“直到爸爸得獎之後,我才認真想要拿獎。如果能一同拿獎的話,很有意義,這樣的機會很難得。”和很多香港的年輕導演專注于本土題材的選擇不同,曾國祥導演的第一部電影作品(《七月與安生》)就選擇了以內地為背景。他透露自己下一部作品的故事背景還是會放在內地,講述發生在內地校園的故事。

■記者觀察

香港新一代電影站起來了

香港電影人才青黃不接,已經是近年來被討論爛了的話題。每年的提名名單一公佈,就會聽到吐槽聲一片:怎麼來來回回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老面孔——張家輝、梁家輝、郭富城、杜琪峰……不僅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演員是這樣,連技術獎項也是翻來覆去熟悉的名字——音響效果就是金培達、曾景祥的囊中之物,美術設計和服裝造型無外乎張叔平、奚仲文、吳裏璐——誰得獎有時候僅僅是取決於誰參與的片子入圍,而已。

這樣迴圈往復了好幾屆之後,金像獎這樣一個評獎機制接近奧斯卡的偏大眾的獎項,生生把自己弄成了業內小圈子的自娛自樂。但這並不是香港電影人希望看到的局面,背後的真實原因其實是香港電影人才的青黃不接。新一代年輕的電影人遲遲沒有成長起來,只能靠老一輩的電影人撐著。再加上香港本土電影市場萎縮,很多成熟的電影人都北上求發展。少了傳幫帶,年輕電影人的成長自然就更慢了。

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雖然內地觀眾更熟悉的《七月與安生》只拿了技術獎,相較于提名名單公佈時領跑的風光有點算是爆冷;雖然最佳女主角惠英紅、最佳女配角金燕玲、最佳男配角曾志偉都是老面孔,但更多的獎項還是給了年輕電影人和他們的作品。比如,獲得新晉導演獎和最佳男女配角獎三項大獎的《一念無明》,就是28歲年輕導演黃進的首部劇情長片。

本屆金像獎頒獎典禮最動人的場景,不是老戲骨惠英紅和金燕玲淚灑當場,而是頒發最佳新晉導演獎時,臺上齊刷刷地站滿了一排新導演。在等待了這麼多年之後,香港的新一代電影雖然談不上接班,起碼開始集體站出來施展自己的能力和才華了。

(楊蓮潔)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