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首頁>>要聞字號:

尹鴻談《人民的名義》:映現時代 刻畫人性

發佈時間: 2017-04-12 23:44:36  |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 尹鴻  |  責任編輯: 文華

作者:尹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清華大學影視傳播中心主任)

對IP的盲目崇拜、對套路的機械複製、對功利的狂熱追求導致很多電視劇作品粗製濫造、脫離生活,甚至抄襲成風,“邊追劇邊吐槽”成為奇觀。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最應該呼喚與堅守的是什麼?是情懷,是匠心,是“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誠”的創作態度。值得欣慰的是,在近年浮躁喧囂的創作氛圍中,依然誕生了一批精品劇,如《北平無戰事》《瑯琊榜》等作品不但構思宏大、製作精良,也充分展現了人對真相與正義的追求,對歷史與當下的觀照。近日,又有一部格局恢宏、題材厚重的精品劇誕生,即正在湖南衛視熱播的反腐大戲《人民的名義》。

作為主旋律題材,《人民的名義》一方面以浩然正氣滌蕩了電視熒屏上的同質化、娛樂化之風,彰顯了湖南衛視作為主流媒體的責任和擔當,另一方面也以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和細膩深刻的人性描摹吊足觀眾胃口,思想價值和藝術水準都值得稱許,可謂將家國情懷與工匠精神有機結合的有益嘗試。

創作,本源於生活體驗,昇華于精雕細琢。對於創作者來説,情懷意味著懷有一顆敬畏之心,抒發自己對社會、對人生真誠細膩的體會和感悟,而不是在定制要求下生拼硬湊、胡亂灌水。工匠精神則意味著懷有對作品進行精雕細琢的耐心和恒心,一個好編劇永遠不可過於急躁,第一要慢慢寫、慢慢改,第二要尊重創作規律,並以圓融自洽的藝術手法將體會和感悟表達出來。

《人民的名義》的編劇周梅森是當代中國最著名的政治小説家之一,擅長以磅薄的氣勢和犀利的筆觸勾勒一個個官場生態圈。此次執筆這一項目,除了受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的力邀,也是受到責任意識與家國情懷的感召。他的作品並非淩虛蹈空的藝術幻想,而是源於他多年對官場文化、權力運作和政治生態的所見、所思、所悟。這其中既包括他出任市政府秘書長的一段獨特經歷,也涵蓋他與其他政府官員的多年密切交往。一手的資料、敏銳的洞察、精當老練的技法、張弛有度的節奏共同成就了高品質的劇本,為作品的二次創作保駕護航。

該劇的總製片人、導演李路在創作中一貫保持著關注民生、體察冷暖的責任擔當。他對《人民的名義》藝術基調的把控,既渲染出政治正劇的威嚴大氣、官場生態的波譎雲詭,也融入了平實親切的生活質感與鮮活亮麗的時代色彩。這就成功擺脫了以往某些主旋律題材“高大上”有餘、“接地氣”不足的弊病,賦予了影片深刻的現實主義品格和豐富的藝術感染力。張豐毅、高亞麟等實力派戲骨的傾情助陣是影片品質的第三道保險,精湛、沉穩的演技使得新型政治劇的人物群像躍然熒屏之上。主創團隊的精益求精與厚積薄發,確保了《人民的名義》不僅是正義之作、話題之作,也具備極強的觀賞性,經得起觀眾火眼金睛的試煉。

優秀的藝術作品,既是與時代的互文與互動,又是與人性的互視與互介。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持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老虎蒼蠅一起打,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中國共産黨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反腐之利,惠及萬民。尤其是當反腐題材暌違主流熒屏近十年後,題材的空白、觀眾的需求呼喚著立足當下、針砭時弊的影視作品對反腐工作進行深度展現。在這樣的政策環境和時代語境中,《人民的名義》應運而生。編劇周梅森曾坦言,他的創作初衷就是將這具有歷史價值的時代巨變記錄下來。毫無疑問,反腐題材自有其敏感之處,如果脫離了正確的價值觀和創作觀,很容易流於揭秘、獵奇的膚淺層面。而《人民的名義》並沒有止步於以“貪官”“罪案”的噱頭吸引眼球,主創深挖宏大社會背景下不易察覺的細微脈動,聚焦腐敗背後的利益紛爭與人性糾葛。

雖然《人民的名義》不乏對官場中貪腐暗角的揭露,但更著力刻畫的是人物在權欲、貪慾與良心的拉鋸戰中搖擺不定的複雜狀態。因此,即便是劇中的反面人物,也不會被描繪成一個符號化的魔鬼,而是被當成一個有血有肉、有愛有恨的鮮活個體。主創所呈現出的,是他們如何一步步走到違紀違法的悲劇境地,也希望以此為前車之鑒,讓更多人意識到不受約束的權力的毀滅性危害。換言之,《人民的名義》展現官場生態,主要是為了激濁揚清、匡扶正義。澄明時局、引人向善才是本片的終極價值追求,也是在當下最應該引發討論和深思的地方。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