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首頁>>要聞字號:

42歲盲人7年碼字400萬:人生要有詩和遠方

發佈時間: 2017-03-16 10:02:47  |  來源: 華西都市報   |  作者: 文化中國7  |  責任編輯: 文華

普通人對盲人群體的認識,大多停留在街頭巷尾的盲人按摩店上。今年42歲的陳光炅就曾是按摩店裏負責推拿的一員:“徹底失明那一年,有人介紹我去學推拿,他們説盲人都學這個,學會了能吃上飯。”

從明眼人到盲眼人

打油詩意外吸引網友

3月12日,成華區龍樹路隆興嘉苑2棟103內,不斷有“嘰嘰嘎嘎”的聲音傳出,熟悉的人知道,陳光炅又在寫東西了。他一邊根據電腦傳出的音頻熟練按動鍵盤,一邊説:“市殘聯的人通知我,今年的菲尼克斯國際詩歌競賽要開始了,我正在準備參賽作品,還沒有頭緒,現在只是將片段性的文字記錄下來。”

快速操作鍵盤的這雙手,7年前還在燈光昏黃的盲人按摩店裏為客人推背。跟大多數盲人一樣,陳光炅也曾依靠推拿為生。“我是2004年患上了視網膜色變的,剛開始還沒有完全失明。”陳光炅説。之後的病情越來越重,至2005年,陳光炅眼前變成了一片黑暗。“那段時間內他很消極,不説話也不出門。”陳光炅的父親回憶,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兒子都不與自己説話。

2005年,陳光炅第一次迎來街道殘疾人專幹李東明,陳光炅説:“他們想讓我學推拿,我不想學,那時候我自己的感覺是失明瞭就是廢人,直到他們告訴我盲人可以學電腦。”抱著試一試的態度,陳光炅與來者説定:如果能夠學會電腦,下一步就學盲人推拿。

2005年5月,陳光炅開始在區殘聯學習盲人讀屏軟體。學會電腦的他開始陸續在網上發佈一些宣泄情緒的打油詩。“當時有個叫‘行雲流水’的網友,她也經常寫一些詩詞之類發到網上,有時候她會出前兩句,讓我對後兩句。”與網友的隔空交流讓陳光炅重新振作了起來:“沒想到會有人看我寫的東西!”之後的1年時間裏,他聽隨身邊人的建議,開始學習盲人推拿。

7年碼字400萬

成起點中文網簽約寫手

2007年到2009年之間,陳光炅在廣州開了兩年的推拿店,在這期間,網友‘行雲流水’多次推薦網路小説給他看,他也漸漸萌發出自己寫的想法。

2009年8月,陳光炅在起點中文網上發佈以自己為原型的小説《奇跡天地》,受到眾多粉絲認可,也由此成為該網站的簽約寫手。同年9月,陳光炅放棄推拿店的生意回到成都開始全職寫作。2009年到2016年期間,他先後發表《逆天指》、《新羽翎》、《鴛鴦錯譜》三部小説,總字數超過400萬。

2012年至2015年5月,陳光炅與最開始學習電腦時認識的袁悅悅、林月一起開播了《巴蜀雅韻》網路廣播,後因三人相繼搬家停播。

做喜歡的事是寫作

作品近年來屢屢獲獎

“第一本小説的網路閱讀量是最高的,有5萬多,之後的幾部閱讀量有所減少。”陳光炅説。雖然如此,但最初他的打油詩裏所透露的頹廢之氣已全然不見,類似于“天無邊,任雲翱翔,情思鳥語花香。臘梅窯逸雪中賞,陡生文章,剪下艷陽萬道光,做雲衣裳。”的句子越來越多地出現。

“世上職業千百種,唯獨盲人大多都被推拿這個行業所套攏,我想繼續寫作,不想再去做推拿!”據陳光炅回憶,開按摩店兩年,只能達到糊口的程度,“既然都是糊口,不如就做我喜歡的寫作。”

寫作7年,每個月能從寫作上獲得的收入,多則七八百,少則三四百,即便如此,陳光炅依然堅持。除了寫作,近兩年來他也積極參與到各項演講比賽、詩歌比賽、小小説比賽中:2014年,陳光炅曾獲得菲尼克斯國際殘疾人詩歌競賽三等獎;2015年,其作品《聽蟲鳴》獲得全國盲人散文大賽二等獎;2016年,他創作的《沒有領悟的領悟》獲得全國盲人小小説大賽三等獎。

寫作之餘,陳光炅把更多的時間用在了讀書上。“我喜歡泰戈爾《飛鳥集》裏面的一句話‘天空不留痕跡,鳥兒卻已飛過’,我的人生不應該只有推拿,還應有別的希望,類似于寫作。不管結果如何,我應該試一試。”他説。

崔小靜 華西社區報記者彭戎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