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滾動 > 正文

風景這邊獨好 ——黃志瓊油畫作品品評

發佈時間: 2013-11-04 16:50 | 來源: 文化中國 | 作者: 王琳雁 | 責任編輯: 文化中國

 
黃志瓊

我看過很多油畫家畫的景物,大都追求一種形式上的美感和趣味。但黃志瓊二十餘年前創作的漂流之木系列,卻讓人陷入了沉思。1987年,黃志瓊畢業于湖北美術學院油畫專業,是著名油畫家尚楊的高足。黃志瓊于上世紀90年代初重回第二故鄉宜昌定居。當時的宜昌正在長江岸邊開工大項目,面對著生態的失衡與破壞,黃志瓊畫出了自己的思索和感悟。二十餘年前的生態問題幾乎還不是個“問題”,沒有幾個人能真正地關注和在意。但年紀輕輕的黃志瓊似乎有些先知先覺。“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黃志瓊在生態問題之外,似乎還有更悲憫的情懷……

我看過很多油畫家畫的人物,大都在追求人物的生動傳神上下足功夫。而黃志瓊卻在表現人物的邊緣甚至極端狀態上費盡心血。《云云離開的那一天》至今依舊讓我們唏噓不已:那飄揚的長髮,那性感的短衣、短裙、那窈窕的青春背影,那蜿蜒的鐵軌,那鐵軌兩旁的雜草和矮樹……真是讓人感時傷春,淚雨紛飛。而黃志瓊無論畫人物還是其他題材,都是在具象、表像、抽象、表像等創作手法間自由切換,盡興揮灑。這與很多畫家為了迎合市場單一符號式的創作方式完全背道而馳。黃志瓊總是在用他的畫筆探索著未知世界的奧秘。

我看過很多油畫家畫的運動狀態,大都追求渲染決定勝負甚至生死的瞬間。而黃志瓊卻又將這一瞬間推向極致。2004年,黃志瓊到北京定居。隨即就以《蹦極》系列聞名畫壇,海內外藏家爭相求購。在黃志瓊筆下無論是“單蹦”、“雙蹦”、“群蹦”、“裸蹦”、“晝蹦”、“夜蹦”、“胡蹦”、“亂蹦”還是“為愛一蹦”、“為恨一蹦”、“為樂一蹦”、“為苦一蹦”都充滿了速度、興奮、恐懼、失重混合而成的一種迷離狀態,那種人物神態、身體狀態及其整個畫面空間感、縱深感的拿捏真是妙到毫釐,無法言説……

我看過很多油畫家畫的風景,大都追求對風景詩意和情境的生動描繪,但黃志瓊的風景還是出人意料,與眾不同。黃志瓊待人謙和、言語不多,是一個喜歡在私密的狀態下作畫的畫家。黃志瓊把畫室設在北京通州一個居民小區的帶採光井的地下室,與喧囂的塵世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距離,而他畫的風景似乎也充滿了這種特點。《白煙》、《白夜》、《鹽鹼地》等作品是在營造荒蕪,畫面中滲透著淡淡的悲情之美。而在之後的《漂移島》、《上岸》、《站在水裏》等作品中,黃志瓊運用了色彩對比的創作手法,將白鹿、綠樹等明亮主體與鋪天蓋地的黑色背景並置,讓人既感覺白鹿、綠樹的溫婉動人,又感覺猶如探照燈般強光照射的不適,這使心靈的孤獨感更加濃郁。看他的畫有時讓人真會想起弗洛依德的《夢的解析》。而在這些作品中,黃志瓊嘗試了大量的刀刮批鏟等手法,營造出剝離斑駁的肌理,讓人看後,産生更深層次的心靈觸碰。其實,欣賞黃志瓊的風景畫是一種更高級的享受、更高層次的審美。只要你站在他的畫前,細細的揣摩,你就會發現風景背後還有風景,思想背後還有思想,技法背後還有技法……那種探索的樂趣,讓觀者都會興奮起來。

“……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李白的《夢遊天姥吟留別》是我最經常背誦的詩篇之一,而詩中白鹿的意象也會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裏。而欣賞黃志瓊的《倒影》系列似乎與這種意象暗合。李白是夢遊天姥,直抒胸臆。而黃志瓊所畫山非山,樹非樹,一切都顯得那麼朦朦朧朧、隱隱約約。鹿自古以來就被人們視為溫潤、優雅的瑞獸,人們為其賦予了諸多美好的寓意。而佛祖釋迦摩尼更是在鹿野苑初次演教。“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 從黃志瓊的風景中,你不難領略到畫家的修養、情懷和創作手法的高妙:這不是簡單意義的風景,這是生命和詩意的律動,這是靈魂的震顫和反思,同時也是一隻小鹿或悠然或驚恐的倒影。關注黃志瓊這個人和他的風景吧,那真是風景這邊獨好……

李放 文

《風景這邊獨好——油畫名家黃志瓊作品展》于2013年11月3日——28日舉辦。

出品人:蔡劍暉

策展人:李放

主辦方:探索慧(北京)藝術發展有限公司

展覽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安定門西大街5號逃禪小院

聯繫電話:010—84043880

分享到: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