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中國>>滾動字號:
余華《第七天》被揭“致命傷” 過度炒作遭質疑
文化中國-中國網 cul.china.com.cn  時間: 2013-06-26 09:49  責任編輯: 鄧晨曦

余華新作《第七天》上市已有十余天,但這部作品掀起的話題仍在不斷發酵。此前,出版方曾賣力為其吆喝,不斷抬高其身價,但真正讀到書中的內容,大批讀者紛紛表示失望。

人們不僅對這部作品本身的品質進行了批評,同時對其背後的商業炒作手段也提出質疑,並且對當代作家的創作心態進行了爭論。一本書受到如此多的質疑,只因其本身暗藏太多的“致命傷”。

過高期待傷了讀者

6月14日,《第七天》電子版和紙質版同步首發,並迅速成為熱點話題。該書赫然打出“比《活著》更絕望,比《兄弟》更荒誕”的口號,出版方也對外宣稱,這部作品“將超越《活著》,成為余華新的里程碑”。正是這樣的宣傳語,讓不少余華的“粉絲”對其高度關注。

但是,新書上市之後,過高的期待卻讓粉絲們很受傷。中央編譯出版社社長劉明清曾因《許三觀賣血記》、《在細雨中呼喊》等作品非常欣賞余華,但讀畢《第七天》,他不得不説:“余華的巔峰期過去了,儘管該作沿襲了作家敢於直面現實的寫作態度,但這不像是一部成熟的作品。”他認為,至少不像出版方宣傳的那樣是作家“蟄伏七年”之作。

讀者王麟則用“就像喝了一碗放了十天的酸梅湯”來形容此番閱讀經歷。“白開水一樣的文字,老掉牙的故事,支離破碎的新聞煽情場景,不加裁剪用進小説。剛出場的女主角臉譜化,被人用濫的女追男橋段……”他認為,余華不再是那個他曾經喜愛的余華了。

在爭議聲中,《第七天》的銷量開始下滑。此前,這部新書在噹噹、亞馬遜等電商的銷售榜上高居冠亞軍,如今則分別滑落到第七位和第六位。而在實體書店,該書更是沒能引發預期的轟動。據中關村圖書大廈方面統計,截至昨天,該書在這家書店的銷量僅有約70本,而北京圖書大廈該書的銷量也不過才200本左右。

過度炒作傷了行規

就在余華新書熱鬧上市之後,其過度商業炒作也引起了業內人士的關注和批評。

早在一個月前,出版方就曾對外廣撒宣傳稿,聲稱各大書店在顯要位置張貼了該書大幅海報,一天之內新作預訂量超過70萬冊,書店工作量更比往日增加幾倍,有些人甚至徹夜加班。但中關村圖書大廈和北京圖書大廈均表示,出版方從未向書店提供過海報,書店內也並未張貼過這本書的海報,至於書店為這本新書加班加點,更是無從談起。“《第七天》在書店的上市可以説是悄無聲息的。”中關村圖書大廈行銷策劃部經理劉艷表示,現實情況是,目前書店對張貼海報規定嚴格,新書發行往往很少張貼海報了。

上海文藝出版社總編輯郟宗培為此直言不諱地説:“圖書進行炒作是應該的,但炒作要有根據,要根據對象實事求是地進行才好。”他認為,圖書的市場運作不能像編故事,不能吹得天花亂墜,強行左右市場,往往會適得其反。在他看來,脫離實際的炒作不僅不負責任,還是在給自己製造麻煩。“不負責任地由著性子來,會破壞出版行規,更會失去讀者的信任,讀者被忽悠第一次,但不會有第二次。”

創作焦慮傷了作家

“整本書淪為段子大全和時事串燒,故事空洞,想像流俗。”一位網友對《第七天》的評價,代表了很多讀者的意見。對此,該書出版方、北京新經典文化有限公司創始人陳明俊回應説,所謂像新聞的那部分內容,其實正是這部作品特別重要的真實的文學細節,沒有這樣的真實,《第七天》就失去色彩了。

但是,這種説法並沒有得到讀者和評論家的認同。媒體評論人韓浩月説:“余華通過回憶少年生活寫出了《在細雨中呼喊》,回憶歷史寫出了《活著》,但是當他把視線轉向正在進行著的當下時,筆觸卻不由發軟,失去了力量。”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曉明更是對此感到疑慮:“這裡面有太多現實故事的剪輯,很多都是街頭小報為了吸引眼球熱衷表達的。”

陳曉明分析説,余華在寫作《第七天》時暴露的問題,反映出中國作家在書寫現實時的焦慮:“中國作家要麼非常強硬地直接把現實塞到作品裏去,要麼無法在虛構的層面上處理現實,這其實也是中國文學很致命的地方。”他認為,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作家受到了現實主義美學形態的規範。

陳曉明以格非的《春盡江南》為例,這部作品把這些年突出的教育問題、醫療問題、法律問題、住房問題,都放在了作品裏面,但處理得同樣不太理想。“在我看來,余華、格非、蘇童其實是虛構能力最強的作家,但是他們對現實的焦慮感,搞得他們不斷把現實問題放到作品中。”

文章來源: 北京日報 發表評論>>
分享到: 2.23K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