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nginx
主頁 > 文化 > 被音樂刺激的GDP

被音樂刺激的GDP

發佈時間:2010-09-25 09:39   來源:今日早報   作者:任子鵬   責任編輯:文化中國

10月2日到4日,杭州史上規模最大的戶外音樂節——“杭州創意生活·熱波音樂節”,將在偏安西南一隅的鳳凰創意園舉行。這個與迷笛、草莓齊名,並曾在成都創下20萬參與人次的“大塊頭”,站到習慣了“小清新”的杭州人面前,似乎顯得有些過於張牙舞爪了。“所以,第一屆我們只是試水。”儘管賈柯已連續在杭州呆了一個多月,但這位熱波傳媒業務發展總監,出言還是“步步為營”。

受眾群裂變、樂手捧上“新飯碗”、政府職能部門介入,是構成音樂節井噴的“非典型性因素”。享樂、生存與GDP,也是現階段音樂節“販賣”的最大商品。“幾乎所有大的音樂節,跟主辦城市的合約,都是5年起簽。”賈柯説,“過了培育期,才是大家真正實現雙贏的時候。不過,這一天也不遠了。”

樂迷丁野的主流生活

其實就是一個“玩耍”的概念

丁野把那些花花綠綠的票根鋪開來,像是在進行一次學術展覽:5月1號的草莓音樂節、7月16號的蘇州活力島音樂節、7月30號的張北音樂節……他迫不及待地把張北那張門票翻過來給記者看,“老狼和鄭鈞的簽名,我在洗手間碰到他們,正好逮著給簽了。”

門票“巡禮”結束,這個1986年出生的男孩,又忙不迭掏出皮夾,裏面有一張老外的照片——絡腮鬍,戴著像電飯煲一樣的帽子。丁野説,這個叫克拉切倫的英國人,“每年至少徒步參加歐洲的20個音樂節。”

摩登天空老總沈黎暉告訴記者,歐洲專門有這麼一桿子人,平時刷盤子、送外賣打工,攢夠了錢就背上帳篷,穿梭于各個國家的音樂節:“這是青年亞文化群的重要組成部分。”

丁野説,這正是他嚮往的生活。從去年開始,丁野在杭州選擇的工作,週期通常不會超過3個月,他甚至有過半年內連續跳槽3家外語培訓機構的“事跡”:“這樣,我可以安排好去各個音樂節的計劃。”而從去年開始越來越密集的音樂節,也讓丁野有了向偶像克拉切倫“靠攏”的感覺,“其實就是一個‘玩耍’的概念,我也從來沒覺得自己是非主流。”

沈黎暉告訴記者,跟十幾年前的老搖滾不同,現在的音樂節從來沒有抵觸主流文化的傾向,“在北京,它早就成了主流。一群年輕人聚在一塊,你不去看音樂節,反倒有點奇怪。”這跟樂評人科爾沁夫的觀點不謀而合:“往音樂節趕場,也是一個族群逐漸養成的生活形態。”

賈柯直言不諱,音樂節正逐漸站到傳統演唱會的“對立面”:“演唱會歌手是主角,音樂節觀眾是主角,這兩種角色差異很明顯。”賈柯説,他們去年在成都辦熱波的時候,每天都能見到觀眾裏有人被舉起來,甚至被拋起來:“這在演唱會上是不可想像的。”

唱片業老總的小算盤

這已經成了許多歌手、樂隊鍍金的方式

賈柯給記者講了一個故事,上世紀90年代,一個北京策劃人想在香山辦一場音樂節,兜了半個月的人,結果只有三支樂隊勉強響應:“為什麼?沒錢!參加一場音樂節,還不如做仨晚上酒吧賺得多。”

現在的情況是,每次熱波音樂節還在籌備階段,就有一堆電話打給賈柯,都是全國各地知名的或不知名的樂隊,“某種程度上來説,在一些品牌音樂節上保持曝光率,這甚至已經成了許多歌手、樂隊‘鍍金’的方式。”

歐洲一些好的樂隊,從來不乏從音樂節上“烏鴉變鳳凰”的,比如紅得發紫的酷玩。而目前國內音樂節“規模性”上的雲蒸霞蔚,也讓樂手們看到了某種可能性。

這甚至讓許多唱片公司偷著樂,一位跟記者相熟的唱片業老總説,他們現在願意以“成本價”放歌手去參加各個音樂節,“你想想,底下幾萬人在聽,比我們自己去張羅歌友會效果強幾百倍。”於是,音樂節還無形中肩負了打歌和推新人的功用。

賈柯説,音樂節成了許多樂隊的救命稻草。以北京的後海大鯊魚樂隊為例,經過幾場音樂節的“焠火”,他們的商演身價已從幾千塊漲到了四五萬元,而像萬曉利、謝天笑等“腕兒”,出場費更是直逼六位數。

鄧鑫是曾經的“發條手錶”樂隊主唱,也是記者的朋友,他對於一年前解散樂隊追悔莫及:“如果能再熬一熬就好了。”從去年到今年,鄧鑫不少玩樂隊的朋友,哪怕每場音樂節只是站站副舞臺,每年也能保證10萬左右的收入。

杭州市文創辦的醉翁之意

希望用音樂刺激創意

在音樂節歌舞昇平的背後,誰都沒想到,素來面對搖滾樂正襟危坐的政府,會成為參與這場“大轉身”的新鮮人。

如今,國內幾個大的音樂節,幾乎都有政府在“給力”。比如雪山音樂節和麗江市政府;迷笛音樂節和鎮江市政府。賈柯告訴記者,熱波音樂節也已經和成都市政府簽下了5年長約:“不光是政府,商家也嘗到了音樂節的甜頭。”

賈柯説,去年他們在成都考察場地的時候,發現市郊一塊地特別適合做主會場,一問,才知道這是保利房産吃下的一塊地:“差不多有4個休博園那麼大吧。”後來雙方一合計,保利方面也挺爽快:“那你們先拿去用吧。”

這可能是史上最划算的“借地”,音樂節3天涌進9萬人次後,這一片的房價整整漲了2000元/米,保利也樂了:“那我們就在周邊造房子,這塊地就專門用來辦音樂節吧。”今年的成都熱波音樂節,同樣的場地,觀眾人數增到20萬人次。

在杭州,同樣是蕭規曹隨。之所以選擇鳳凰創意園,賈柯説,杭州市政府很希望把這片重點扶植的創意區帶火。現階段,園區創意工作室的入駐率,只有三四成。熱波方面幾次跟杭州文創辦溝通,對方的意思很明確:“希望用音樂來刺激創意。”

賈柯透露,他們和杭州的合同也簽了5年,但從來沒想過今年國慶就能賺錢:“我們看中的是厚積薄發。”他憧憬道。(陳宇浩)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