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nginx
主頁 > 文化 > 回望三十年閱生活 我們丟了什麼

回望三十年閱生活 我們丟了什麼

發佈時間:2010-09-25 09:27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任子鵬   責任編輯:文化中國

昨天的西子湖畔秋意可人,北大教授張頤武在秋意中走進了杭州,步入一場由浙江省作協類型文學創委會和中順上尚庭共同主辦的“閱·30年”文化論壇,與《文學報》社長陳歆耕,青年文學評論家夏烈等人一起,進行一場關於30年閱讀文化變遷的對話。

懷舊:跟著三毛出去的女青年 都回來投資了房地産

“30年前,沒有電視也沒有遊戲,讀書是我們閉塞生活裏唯一的滿足。”上世紀80年代,張頤武還是個中文系的大學生,他覺得自己很幸運,正好趕上了一個讀書的好時代。“到了80年代,改革開放以後西方的思潮涌入,薩特、佛洛依德的著作進入了我們的視野。”張頤武和朋友們經常淩晨三四點就起床去排隊買書,一邊排隊一邊打瞌睡,《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牛虻》等等都是他們的“夢中‘情書’”。

憶起那個年代,張頤武很懷念,“那是一個充滿天真熱情的時代,我們迷醉在許多新鮮的事物中無法自拔。”張頤武當時幾乎每個月都在看“突破禁區”的小説和報告文學,引發爭論的電影和話劇,感受著一種熱烈而自由的空氣。張頤武説,那個年代的激情不可抗拒,“我們每天在宿舍和課堂中進行著嚴肅而誠摯的討論,關於人性的解放,關於改革,關於感情和人生。”

不多久,港臺傳來的金庸、瓊瑤、三毛一夜之間洛陽紙貴,成為千家萬戶的床頭書。“很多女青年跟著三毛的腳步去了國外,帶著一份闖一闖的心境,當然現在都回來了,都成了海歸。”張頤武突然停住了,看到台下讀者迷惑的眼睛,幽幽地説,“都跑回來投資房地産了”。他怨婦般的聲調逗得台下一陣大笑。

觀察:章子怡們的眼神裏有“光” 那是對別墅、寶馬的渴望

張頤武的演講並沒有局限于對過往閱讀生活細節的懷舊上,他希望自己為杭州讀者開啟30年文化變遷的記憶。他用了3幅照片來展示這種變化。

“(上個世紀)80年代,羅中立的《父親》感動了無數人。”照片上滿臉皺紋的父親乾涸的眼神中透出一點堅韌,“相信很多我那個年代的人都會被這幅照片感動,我們都有一個這樣的父親,含辛茹苦哺育我們”。

現場一下子靜了,大家等待著90 年代的照片——《我要上學》裏的“大眼睛”女孩蘇明娟,無辜的大眼睛裏透出對外界、對未來的無限嚮往,“當時我的一個老外朋友看到這張照片,立馬塞給我200美元,一定要我幫他捐給希望工程。”

“到了00年代”,張頤武將PPT翻到下一頁,是章子怡登上美國《新聞週刊》的封面照片,“章子怡的眼神裏有一種光。我記得有個導演説過,中國的模特跟其他國家的模特一起在T臺上走,他發現中國模特眼神裏有一種光,那是對別墅、寶馬等物質的渴望。”顯然,在這個時代,人們對物質的渴望直接替代了對精神的需求。

“景德鎮的青花瓷,專門有做倣的,倣得跟真的一模一樣,但是有一點不同,倣品的瓷身上帶著一種光,怎麼磨也磨不去,我們通常叫‘賊光’。” 張頤武説。

思考

昨天參加論壇的青年文學評論家夏烈是土生土長的杭州人,在他記憶裏,小時候的弄堂裏有吆喝買賣聲、有鄰里問候聲,充滿了溫暖的味道。“現在,鄰里之間也很少往來。”夏烈以前住的小區邊上有家曉風書屋,“我們常常去書店幫忙,看書,書店主人會給我們‘賒賬’。”夏烈覺得,有這樣一個文化環境的熏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作為一個文學評論者,如何面對和評説城市文化的變遷,我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在和張頤武對話時,夏烈的語調有點沉重,“是否能在社區裏種上‘閱文化’?我們的孩子能否有一起閱讀,一起思考的文化環境?”

這個問題正中張頤武的下懷:“創建一個書香社會是一個大目標,應該從社會細胞——社區開始做。”張頤武説,“現代人的消遣有兩種方式,一種我把它稱之為消耗型,比如打麻將,另一種是建設型的消遣,用閱讀、用書交流的生活。比如,在社區裏建立書香會所,大家以書會友。而這,需要很多人一起做,包括作家、評論家、書店、社區,甚至還有房産開發商。”(王湛  虞珊珊)

相關內容
醴瓷進京,綻放奇異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華誕,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非遺公開課》生動開講

《非遺公開課》節目錄製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非物質文化遺産熠熠生輝。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産潤物無聲,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隨著絲綢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