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徐州市弘揚協商文化記事

發佈時間: 2022-09-29 08:51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江迪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本報記者 江迪  2017年12月12日至13日,黨的十九大之後,習近平總書記首次出京考察,來到江蘇省徐州市。“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貫徹新發展理念”“增強新時代工人階級的自豪感和使命感”“提升農民精神風貌”“淮海戰役深刻啟示”……習近平總書記的人民情懷溢於言表,在徐州大地引起強烈反響。

“徐州市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深入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徐州重要指示精神,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囑託,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走好新時代的群眾路線,創新開啟基層協商民主建設,推進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有效銜接,持續推進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工作,在基層群眾中大力弘揚協商文化。”徐州市政協主席王強説。

徐州,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淮海,中國農耕文明典型區域。從大禹會諸侯共商治水,到孔子提出“君子和而不同”,再到劉邦包容人才贏天下。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協商文化基因。

徐州,淮海戰役戰場中心;淮海戰役,人民群眾用小推車推出來的勝利。中國共産黨尊重人民意願、傾聽人民呼聲、滿足人民需求、贏得人民支援。很多淮海戰役的支前民工回到家鄉,也帶回了黨的優良作風,成了黨在農村工作的重要力量。

中華民族優秀政治文化、中國共産黨優良傳統兩相結合,讓這塊土地成為孕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協商文化的沃土。

“只要我們都愛這片土地,就都好商量”

走進徐州市睢寧縣大官莊村。飽滿的稻穗“笑彎了腰”,一排排整齊的樓房,千姿百態的綠化苗木,乾淨整潔的村容村貌,如詩如畫。這裡有50多位村民一直堅持寫詩。今年村裏建起了村文學館。徐州市文聯和作協,在這裡建立了創作基地。

“習近平總書記在徐州考察時,強調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特別要注重提升農民精神風貌。我們村裏有今天的成績,多虧了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工作。”村支書王敢説。

2018年,睢寧縣政協注意到大官莊村推進村民集中居住遇到困難,指導大官莊村開展村民協商議事。由此拉開了徐州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相銜接的大幕,後來發展成了江蘇全省政協共同開展的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工作。

2019年4月,徐州市委印發的《關於充分發揮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推進全市基層協商民主建設的實施意見(試行)》中提出:在市委領導下,大力發展基層協商民主,推進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有效銜接。徐州市委成立了推進基層協商民主建設領導小組,推動政協委員下沉,搭建鄉鎮(街道)、村(社區)和企事業單位三類協商議事平臺,制定了《協商議事工作規則》。

大官莊村建起了協商議事平臺,各方面的代表組成協商議事會議。村書記召集開會,政協委員履職小組聯繫村裏指導協商。議題經黨組織確認後,要提前一週公佈,會前要調研。開會時,每個人都有名簽。發言要舉手,限時限次,不能打斷別人發言。協商結果要經黨組織確認並公示。

一整套政協開會的規範,被帶到了村裏。村民們耳目一新。怕村民們記不住,當地還編了順口溜:“內容具體,才好商議;主持中立,不偏不倚;舉手發言,等待允許;先表態度,再説道理;耐心傾聽,打斷無禮;平等對話,一視同仁;有序發言,公平合理;真誠協商,不能偏激;就事論事,不許跑題;主持叫停,得要服氣;話都説完,才能決議;好好商量,凝心聚力。”

其實,村裏之前也是開會的,但總是幹部在上村民在下。同時由於缺少制度規範,常常是要麼東拉西扯,要麼互相爭論,本來一件小事,大家一扯,沒個半天時間肯定打不住。有的村幹部看著煩,乾脆有的事就不開會了。

政協的協商規範是一種文化。當它與鄉土文化結合,迅速産生了“化學反應”。

會議室裏,村民們不僅和村幹部坐在一樣高的椅子上,面前還有了印上自己名字的座簽,大家説話要守的規矩也一樣。這對很多村民來説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群眾的權利意識、法律意識提高了,這是好事,我們的工作方式方法也得跟著改變。現在,禁燒秸稈、關愛老人、環境整治,我們村裏大事小情,都和村民們商量著來。我想,只要我們都愛這片土地,就都好商量。”王敢説。

群眾商量願望增強了,要商量的事情增加了。特別是還有一些急事要商量,如果還嚴格按照之前制定的規範來進行,難免有些機械。

注意到這個問題,徐州市推進基層協商民主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了《基層協商議事簡易工作辦法(試行)》。針對村(社區)、企事業單位中遇到的內容相對單一、複雜程度較低、技術要求不高、解決難度相對較小、臨時性、突發性、容易達成共識的問題,明確了簡易程式。

簡易程式要求,議題要經同級黨組織同意,保證利益相關方知曉協商議題,利益相關方代表人數不低於參會總人數的50%。

去年,大官莊村村民搬進新居。從分散的平房到集中的樓房,村民們難免有些不適應,要商量的事情更多了。大官莊村召開了協商議事會。經過與村民協商,採取村民志願服務、一人兼多樓樓長的辦法,選舉出24名樓棟長,其中有多人是協商議事會成員。

“很多用簡易程式就能商量的小事,我們樓棟長就解決了。一個樓棟長解決不了,就去兩個樓棟長。大家拎著小馬扎,圍那一坐,有事情隨時就議了。”樓棟長張明超説。

“坐起小馬扎,立馬親三分;幹群一家人,有事好商量”

在徐州邳州市有一個議堂鎮。西元198年,曹操率大軍攻打呂布駐紮的下邳,在城北15里外設議事堂,召集地方鄉賢和下屬商討圍攻呂布的對策,最後多策並用,破城滅呂。當年曹操的議事之地,後來就叫議事堂,這就是議堂鎮鎮名的由來。近2000年來,議堂鎮從未更名。

受議事堂議事文化影響,千百年來,邳州重協商、善議事,多和氣、少戾氣。至今,邳州鄉間還有鄉賢議事的傳統,鄉鄰中凡有婚喪嫁娶,或有各種糾紛,總要請鄉賢長老前來議事或居中調處。

在議事時,邳州等淮海地區農村祖祖輩輩、家家戶戶使用小方桌、小凳子、小馬扎,坐在小凳子、小馬扎上拉拉家長裏短,親切近乎。

曾幾何時,一些地方,幹部習慣坐在主席臺上、坐在高椅上,俯視群眾講話,與群眾拉開了距離。

邳州市政協在推進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工作中,提出開展“馬扎議事”,就是基於促進幹部轉作風、幹群真協商的考慮,推動幹部放下身段,坐得跟群眾一般高,以平視的目光真誠與群眾交流。

2021年6月,汛期到來前,邳州市委書記、時任市長曹智來到位於桃花島公園的政協委員工作室,參加解決城區積水問題專題協商會。他坐著小馬扎和政協委員、群眾代表促膝談心,了解汛期積水情況,商議解決問題的辦法。

在邳州市委、市政府集中民智、全力推動下,去年汛期遇到特大暴雨時,城區內澇程度明顯減輕,群眾表示理解滿意。而今年,城區內澇基本絕跡。

桃花島公園面積千畝,水清景秀,三十多年前,這裡是老城東郊,只有一座小石橋,是城區居民早晚鍛鍊聚集之地。過去,由於幹群溝通不夠,常有人在這裡發泄怨氣,久而久之,小石橋被戲稱為“牢騷橋”。

現在,政協在園內的清風居設立了“四位一體”的社情民意資訊聯繫點、書香政協、委員工作室和界別協商議事室,藏書2000余冊供市民免費閱覽。室外就是議事長廊,大型議事活動可以在公園高處的廣場上舉行,幹部群眾一樣坐著小馬扎,開展促膝談心式的協商。

“坐起小馬扎,立馬親三分,幹群一家人,有事好商量。”很多參加了“馬扎議事”的群眾説。

習近平總書記在徐州視察時強調,淮海戰役深刻啟示我們,決定戰爭勝負的未必一定是武器和兵力,軍隊的戰略戰術運用、將士們的信心和勇氣、人民的支援和幫助,往往是更為重要的因素。“馬扎議事”降低的是幹部身段,提升的是群眾信任度,通過委員與群眾面對面,達到黨委政府與群眾心連心。

曹智用“三氣”來評價“馬扎議事”。更接地氣:消除了臺上台下的距離感,讓村民産生親近感。更聚人氣:“馬扎議事”更多的是微協商,哪需要協商就在哪開展協商,把更多的“議事堂”建在老百姓的身邊。更有底氣:政協委員們深入一線,調研村情民情、服務民生發展、宣傳協商民主、指導協商議事,做到問題早發現、早化解,群眾意見建議及時反饋,在群眾家門口解決“急難愁盼”,引導群眾廣開言路、獻計獻策,讓黨委政府實施的每一項民生工程,都凝聚著群眾的智慧,讓各項決策更順應民意、更切合實際。

當然,“馬扎議事”並不一定要求每一次都要坐著馬扎議事。

在指導基層開展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過程中,邳州市政協向下傳導協商精神、傳授協商辦法、規範協商行為,始終強調務實管用、不重形式重實效,創新提出“三場議事”,即會場議事、廣場議事、現場議事並舉,需要在哪議事就在哪議事,什麼形式議事效果最好就採取什麼形式。“馬扎議事”已經成為一種協商文化符號和幹部作風要求,體現在邳州基層治理和幹部隊伍建設工作中。

“村民們選咱當帶頭人,不是選完就完了,咱得經常和大家一起商量”

坐在小馬扎上議事,群眾敞開了心扉。然而,群眾談的想法有時和幹部的想法並不一樣。

在邳州四王村,村民搬進集中居住的新居後,村“兩委”準備用各式花草來綠化環境。方案發出後,村民們反對聲很大。

“馬扎議事”時,村民們坦言:“農村要有鄉土味,不能搞得跟城市一模一樣。”“很多花有刺,碰著老人孩子怎麼辦?”“種花草,看上去漂亮,但是吃菜不便,時令蔬菜一樣可以綠化環境,還能讓大家‘接地氣’。”“全村476戶,房前屋後面積大約120畝,如果統一綠化,一次性苗木及施工費至少要20萬元,每年除草、打藥、澆水、修剪等管護費也不是小數。”

最終,大家商量出了成果:用時令蔬菜代替花草進行綠化,但是種什麼、怎麼種,要有規矩。如今在四王,房前屋後時令蔬菜,四季色彩不同,高低錯落有致,省錢實用還好看。人們説,在四王,有一種文化叫協商,有一種美化叫種菜。這個村已成為全國文明村和全國美麗宜居鄉村。

深入基層、發動群眾、推進工作,不禁讓人想起了74年前的那場戰役。

淮海戰役首戰在邳州打響。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和中原野戰軍60萬人參戰,國民黨軍投入80多萬人,中央軍委和毛主席審時度勢,對此次戰役後勤保障高度重視,從戰略角度積極發動群眾、依靠群眾,共組織574萬民工支前。最終,我軍以少勝多,取得勝利。陳毅感嘆:“淮海戰役的勝利,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

“密切聯繫群眾是我們黨最大政治優勢。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優勢,我們才有能聽意見、敢聽意見特別是勇於接受批評、改進工作的信心和力量。新時代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協商文化,不僅要建設廣開言路、集思廣益的文化,更要建設能聽意見、敢聽意見,特別是勇於接受批評、改進工作的文化。歸根結底是要建設深入基層、融入群眾、推進工作的文化。”邳州市政協副主席魯瑞冬説。

不僅在邳州,善於求同存異、聚同化異的協商文化還滋養著徐州全市。

8月13日,銅山區棠張鎮躍進村的農文旅項目開園了。沒做太多宣傳,不到10天還是來了5萬人。看五彩稻田畫,體驗各種遊樂設施,大人和孩子都玩得不亦樂乎。

這個項目就是在全過程商量中,不斷求同存異、聚同化異的産物。

這些年,躍進村通過協商,改善了種植結構,建起了糧食加工廠。然而,面對糧食畝産達到瓶頸的現實,如何提高農業附加值成了村“兩委”思考的重要問題。

村支書、村委會主任馬傑提出搞農文旅項目。第一次,坐下和村民商量的時候,很多人反對。“沒山沒水,都是大平原,地也沒別人大,咋搞農文旅?”不少村民這樣説。

馬傑給大家分析周邊情況,還帶著大家去了一趟河南駐馬店。同樣是平原地區,當地用400畝糧田,通過農文旅項目實現了700萬元的經濟收入。想著自己村裏也有370畝可以發展農文旅的土地,村民們有信心了。

第二次開會,馬傑提出了稻田畫的方案。有的村民覺得不行。馬傑就給大家綜合分析周邊農文旅項目的特點,指出稻田畫是別人沒有的項目,最後得到大家認可。

稻田畫怎麼畫?第三次開會,村民們提出要有專業團隊來畫,但是村民要入股,並參與日常運營。大家商量決定:2000元一股,股民在項目裏運營遊樂設施,與村集體八二分成;非股民運營遊樂設施,與村集體七三分成。

會議到最後,突然有村民問:“村幹部帶人來,要不要收門票?”

“收。”馬傑當場表態。

“一個大人可以帶一個小孩。前幾天,我帶女兒來玩,掃碼付了20元門票。”棠張鎮黨委副書記閆萌説。

正式開園後,村裏又為了規範運營、安全生産等開了多次協商會。了解到村裏在項目建設運營中遭遇了一些本級不能解決的問題。銅山區政協主動表示可以就其中一些共性問題,邀請部門進行協商。

“習近平總書記在徐州考察時指出,要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職能,把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成為宣傳黨的主張、貫徹黨的決定、領導基層治理、團結動員群眾、推動改革發展的堅強戰鬥堡壘。堡壘要能戰鬥,就得和群眾想在一起、幹在一起。村民們選咱當帶頭人,不是選完就完了,咱得經常和大家一起商量。也不能商量完就完了,得落實才行。不然下次,誰還和你商量?”馬傑説。

文化對人的影響是長久深遠的。江蘇文化底蘊深厚,文化類型多樣,是培育協商文化的沃土。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工作從徐州起步,如今在江蘇全省取得了助發展、惠民生、聚共識、促和諧的明顯成效,也涵養了協商文化。江蘇政協·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網上線運作,將為江蘇全省政協進一步助力培育協商文化插上網際網路翅膀。

“我們將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政協工作、江蘇工作的重要講話重要指示精神,在省委領導下,堅持推動‘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落地落實,更好開花結果。在有事好商量協商議事中潤物無聲地宣傳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重要指示精神和黨的方針政策,在條分縷析具體矛盾和問題中弘揚協商文化,凝聚各方共識,畫出最大同心圓。”江蘇省政協主席張義珍表示。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