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解決農産品銷售難問題”雙週協商座談會綜述

發佈時間: 2020-10-16 09:25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孫金誠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我國是個農業大國,農産品豐富多樣,可以滿足市場上各類需求。但是,近年來,每到農産品銷售季節,農産品滯銷事件頻頻發生,廣東徐聞的鳳梨、湖北棗陽的桃子、江蘇宿遷的香瓜、廣西靈山的荔枝……“豐産不豐收”“滯銷病”使得農産品銷售問題越來越突出。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響,農産品銷售迎來了更大挑戰,遇到了物流受阻、消費需求下降等“攔路虎”。

農産品的銷售問題不僅是關係億萬農民群眾生計的重要問題,更是打好脫貧攻堅戰、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的關鍵問題。怎樣才能把農産品賣出去,賣出好價錢,這是農民最關心的問題,同樣也受到全國政協、各民主黨派中央和政協委員們的高度關注。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民革中央圍繞“解決農産品銷售難問題”先後赴青海、四川、廣東、重慶等地開展專題調研,並組織部分民革省級組織、民革黨員中的全國政協委員以及民革黨內外“三農”專家進行深入研討。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採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開展調研,實地考察了內蒙古、吉林4個地市、13個縣區的農牧企業、批發市場、生産基地,召開了不同層級的座談會。

經過前期充分調研,10月15日上午,全國政協召開以“解決農産品銷售難問題”為主題的雙週協商座談會,組織相關領域的委員、專家與國家相關部委開展協商交流,為破解農産品銷售難問題集思廣益、凝智聚力。

完善産業鏈打通供應鏈

“農民‘賣難’問題形成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産需失衡,供給與需求不完全適應。”會上,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陳曉華直指問題。他表示,隨著農業綜合生産能力增強和農産品消費升級,過去只管生産、不問需求,只重數量、忽視品質效益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模式已不符合形勢發展的要求。

“農業生産要尊重自然和經濟規律。”陳曉華認為,以需求為導向、引導農民按需生産是打通農業産業鏈、供應鏈,促進産業迴圈的重要任務和緩解農民“賣難”的重要抓手。他建議,注重發展規劃引導,科學劃定糧食功能區、重要農産品保護區、特色優勢農産品示範區,進一步明確各重點農業品種和産業的適宜範圍與發展規劃,加快完善優勢農産品區域佈局規劃,形成科學的農業規劃體系,以此引導産業結構調整。同時,運用産業扶持政策,引導農民合理安排和組織生産,重點支援發展一村一品、一鄉一業,提高産業規模化程度。

民革中央在調研中也發現,農産品銷售難歸根結底是農業“小散弱”與大市場之間的矛盾,傳統農業經濟模式已難以適應現代化發展需要。

“我國農業産業發展水準整體而言仍偏低。”參與民革中央調研的全國政協委員、民革遼寧省委會主委溫雪瓊表示,目前我國農業産業深加工不深,初級産品多,“大米只是大米,香蕉還是香蕉”現象普遍。農産品深加工覆蓋面小,難以與上下游企業、農戶等形成利益聯結體。深加工企業大群體、小規模分佈,與跨區域優質原料基地連接不緊密。農業政策“補田不補産業”,土地、稅費、信貸、人才等政策對深加工産業支援不足。“要有效破解農産品銷售難題,必須推動深加工産業高品質發展,注重延鏈融産,增強産業動能;注重農産品深加工龍頭企業培育,形成多層級鄉村産業‘新雁陣’;加速産業集聚,提高競爭優勢;優化政策保障,強化科技支撐,大力支援農産品深加工共性技術、專用品種及配套技術研發和成果轉化。”

“由於農業産業組織化程度較低,銷售主體分散,銷售模式單一,未形成緊密穩固的産業鏈,難以有效支撐農業供應鏈金融高效運作,無法起到對農業産業鏈中農産品生産、加工、銷售環節的帶動能力。”在全國政協委員、民革四川省委會主委歐陽澤華看來,我國“三農”領域市場化發育相對滯後,部分地區存在農産品銷售不暢等問題,金融支援農産品銷售面臨諸多制約。

他認為,要積極培育壯大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推動涉農龍頭企業建立完善産銷密切銜接、利益緊密聯結的農業供應鏈,並引導金融機構通過開展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應收賬款保理融資、存貨質押融資、預付賬款融資等模式,更好滿足農業生産以及銷售中的金融需求。同時,加大對農産品市場供需形勢研判、資訊發佈和政策指導,強化對農産品流通領域相關産業政策的宣傳,提升農業生産主體風險管理意識。

讓農産品贏在“最初一公里”

要説今年春節期間,最火熱的電商平臺是什麼,可能莫過於每日優鮮、叮咚買菜這些配送到府的生鮮農産品電商平臺了。受疫情的影響,消費者都宅在家中不敢出門,而每日的水果蔬菜生鮮肉食,依然是生活的必需,各種農産品電商平臺的訂單短時間內出現了幾倍的增長。

打開銷路是農業自主化唯一辦法。近年來,在國家扶持和“網際網路+”政策的影響下,全國各地不少農戶農場、農産品協會開始搭建起農産品電商平臺,開闢農産品的線上流通渠道。“電商+農業”以其跨時空、高效、便捷的行銷模式,受到越來越多農戶和消費者的認可和青睞。

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農産品電商銷售額近2000億元,同比增長39.7%。

雖然農産品電商平臺發展迅速,但在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房愛卿看來,目前農村電商發展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物流發展滯後,鮮活農産品上市儲存時間短,有些規模小,地域分散,物流公司經營困難。農産品銷售“最初一公里(指農産品從産地採摘後一直到移交物流運輸之前,為了保持農産品品質、延長保質期,進行的預冷、分級、加工、包裝、倉儲等一系列活動)”的物流已成為農村電商的堵點。

“要加快農産品流通體系建設,推動建立解決‘賣難’的長效機制。”房愛卿認為,應充分發揮財政資金的引導作用,按照農村電商物流發展規律,支援農村各類物流企業互聯互通,形成合理的分工合作模式,優化流向佈局,提高物流品質和效率;支援開展工業品下鄉和農産品進城雙向物流,降低空駛率;鼓勵在若干個偏僻區域交匯處建立小型集聚區,由農民自行負責“最初一公里”物流,將農産品運到集聚區。鼓勵具備條件流通企業向生産環節延伸,農業經營主體向流通領域延伸。

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王俠則認為,我國農産品電商普遍存在著品牌知名度低、同質化嚴重、盈利能力弱等問題,需要加強規範、引導和扶持。

同時,她也指出,目前我國冷鏈資源碎片化嚴重,組織化水準較低。“建議支援有實力的流通企業通過兼併重組等方式,對分散的冷鏈資源進行整合,加快形成全國冷鏈物流骨幹網。”

“目前我國農産品冷鏈設施‘最初一公里’方面存在著産地冷鏈基礎設施薄弱,冷鏈設施設備季節性閒置,運營主體面臨諸多困難等問題。”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二商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唐俊傑表示,農産品産地冷鏈“最初一公里”滿足了農産品跨地域、大流通、反季節的現實需要,成為産地農産品流通的“蓄水池”和“新渠道”,有利於減少農産品産後損失,提高農産品附加值和溢價能力,解決農産品“賣難”。

“加強冷鏈基礎設施建設,助力農産品進入城市消費市場,已成為‘賣難’癥結的破局關鍵。”她建議,科學規劃,合理佈局,優先在鮮活農産品主産區、特色農産品優勢區和貧困地區統籌推進農産品産地冷鏈設施建設。以産地為主體,健全完善産後預冷、貯藏保鮮、分級包裝等環節,加快補齊農産品冷鏈設施“最初一公里”短板。建立面向全國的專家團隊,為冷鏈物流設施建設薄弱的農村地區提供涵蓋産業規劃研究、技術研發、項目決策、建設和運維支援,以及人才培訓等環節的全生命週期智力支援,做好頂層設計。

以品牌建設提高農産品市場競爭力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農産品生産出來後,只有銷售出去才能實現價值。只有把農産品變成真金白銀,裝到農民兜裏了,才能助力農民脫貧致富。但是,在農産品銷售的過程中,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産品品質都成了最大的挑戰。

“農業的數字化水準滯後,農産品品質不穩定、難以標準化、産銷資訊不對稱等是導致農産品銷售難的主因。”作為以農産品起家的新電商平臺,拼多多CEO陳磊表示,希望有關部門能夠推動建立有公信力的分類分級農産品統一標準,在此基礎上做好標準實施的落地工作,確保消費者購買到符合自己預期的農産品,更好解決農産品銷售難的問題。

同時,陳磊也表示,農業數字化改造需要既懂農業、也懂電商的數字農業“新農人”。“建議相關部門加大資源傾斜,各頭部電商平臺專人專崗,構建政府、高校和電商平臺等通力合作的新培養模式,破解‘銷售難’的人才瓶頸。”

越來越多的農産品通過電商渠道售賣。不過農産品要想有大發展還需要繼續在品牌化方面努力。

全國政協參政議政人才庫特聘專家、中國品牌建設促進會理事長劉平均在調研中發現,好品牌的農副産品不愁賣,並且優質優價,供不應求。而大量的農副産品沒有實現品牌效應,“賣難”問題突出。

在劉平均看來,我國農産品銷售難存在著尚未建立被廣大消費者認知的資訊服務系統,鄉鎮一級渠道資源匱乏,假冒偽劣氾濫,消費者不信任等問題。

“建議把‘品牌強農’列入‘十四五’規劃,重點培育農副業區域公用品牌。”劉平均表示,建設農副業區域公用品牌,通過龍頭企業建立農民合作機制,可以切實解決“農産品銷售難”問題。同時,他還建議,相關部委建設“國家公用品牌購銷平臺”,延伸到鄉鎮一級,實施從種植養殖、生産加工,到銷售的全過程追溯技術,杜絕假冒偽劣商品進入平臺,樹立品牌正能量,引導市場消費。

品牌的背後,始終是品質。真正要讓老百姓買得放心、吃得放心,還需要抓好農産品銷售市場監管,從源頭、生産、流通、銷售等環節入手,加強監管力度。

“提升農産品銷售市場監管水準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在民生領域的直接體現。”全國政協委員、民革江蘇省委會主委陳星鶯在參與民革中央的調研中發現,我國農産品銷售市場監管方面還存在著市場開辦者履行主體責任能力不足、生産經營者履行第一責任能力不足、基層監管者履行綜合監管能力不足。

“必須優化設計,細化分類,強化能力,全面提升農産品銷售市場監管水準。”陳星鶯建議,要優化法律法規體系、技術標準體系和監管權責體系,保障農産品銷售市場高水準監管;要細化農産品品類表述、農産品市場業態分類和農産品監管處罰標準,引導農産品銷售市場高水準監管;要強化市場開辦者與經營者能力建設、職能部門監管能力建設和地方政府綜合統籌能力建設,支撐農産品銷售市場高水準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