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黃河情】對話河長楊洪濤:精打細算 德州做活黃河“水”文章

發佈時間: 2020-09-27 15:47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江虹霖 | 責任編輯: 江虹霖

中國網北京9月27日訊(記者 江虹霖)山東德州,因黃河而生,因黃河而名。博大厚重的黃河文化塑造了這座城市的品格,也成為這片水資源匱乏的土地賴以生存的生命之源。黃河水與德州有著怎樣的親密關係?德州在新時代如何開拓創新反哺母親河?近日,《對話黃河河長》欄目專訪德州市委副書記、市長,黃河德州市級河長楊洪濤。楊洪濤説,博大厚重的黃河文化與鐘毓靈秀的運河文化、質樸敦實的齊魯文化、慷慨豪放的燕趙文化在這片土地交融積澱,厚植了德州的文化根脈。德州市正在加大力度對保護、傳承、開發黃河文化資源。作為德州市唯一可利用的客水資源,黃河水是581萬城鄉人口生活飲用水的源泉。德州市正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努力實現讓百姓從“有水喝”到“喝好水”的轉變。

楊洪濤巡視黃河趙莊險工

中國網記者:德州之“德”源於“德水”,“德水”是秦代黃河別稱,德州因黃河而生,因黃河而名,黃河在德州留下了怎樣獨具特色的文化積澱?

楊洪濤:德州,地處黃河下游沖積平原,是龍山文化的重要發祥地。秦朝建立後,秦始皇依據“五德始終”,以秦為水德,改中原最大的河流黃河為“德水”。漢初在今德州市陵城區的“德水”之陽置安德縣,取“德水安瀾”之意,就是德州名“德”的起源,德州之“德”源於“德水”,德州因黃河而生,因黃河而名。

黃河“善淤、善決、善徙”,歷史上黃河多次流經德州,又多次改道,在給德州造成自然災害的同時,也留下了大量的歷史遺跡和豐富的文化遺産。夏津黃河故道距今2000多年,故道內的古桑樹群就是千百年來德州人民防風固沙工程的偉大成就,凝聚著德州人民智慧勇敢、因地制宜、無私無畏的文化精神。齊河是目前德州市唯一沿黃縣,河窄彎多,是黃河下游最窄地段,被譽為“黃河咽喉”。為防洪防淩建設黃河北展區時,齊河老縣城及所有自然村全部搬遷,展現了齊河人民高度的大局意識和奉獻犧牲精神。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黃河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德州歷史悠久,文脈悠長,博大厚重的黃河文化與鐘毓靈秀的運河文化、質樸敦實的齊魯文化、慷慨豪放的燕趙文化在這片土地交融積澱,厚植了德州的文化根脈,造就了德州的燦爛文化。黃河一往無前、百折不回的無畏精神和德州人民治理黃河自古至今的經驗教訓,鑄就了德州自強不息、蓬勃奮進、兼收並蓄、厚德載物的文化品格。

黃河哺育了德州,給德州留下了豐富的文化遺存。如禹城禹王亭、臨邑鯀堤、武城陳公堤、夏津黃河故道森林公園、樂陵黃河千年棗林等都有黃河印記。近年來,德州市不斷加大工作力度,加強對黃河文化資源的傳承保護、開發利用。

一是深入挖掘黃河文化內涵。以黃河文化為核心脈絡挖掘南坦險工、紅心廣場等黃河水利風景區、黃河工程文化,黃河號子、打夯小調、繡球燈舞、一勾勾民間曲藝及民居、飲食、禮儀節慶等黃河民俗文化,老殘遊記、康熙、乾隆南巡在德州留下的詩詞等黃河文學藝術,聘請名家大師系統梳理,全面做好黃河文化保護、傳承和弘揚研究,努力講好黃河故事。

二是深入挖掘黃河資源特色。以創意為核心,積極推進黃河文化創意産業成為黃河文化保護、傳承和弘揚發展的主導方向。通過舉行黃河民俗表演、黃河生活模擬、黃河民俗物産展銷、黃河民歌民樂演唱等活動,不斷打造黃河文化品牌;以齊河黃河博物館群項目為載體,強化儒家、古建築、古生物化石、玉石等多元化文化,以及黃河沿岸非物質文化遺産的研究、傳承與弘揚,逐步形成了集文物保護研究、工藝品展銷、文化旅遊、文化演藝、文化博覽、影視拍攝等於一體的文化産業鏈,真正將黃河文化的資源優勢轉化為黃河文化的産業優勢。

三是打造“一河一陶”黃河文化名片。一河,即黃河(大清河)。高標準建設了國家級大清河水利風景區,將地域文化、黃河文化、名士文化等與水生態環境有機融合。一陶,即黑陶,進一步提升德州黑陶文化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四是加強黃河文旅資源融合發展。近年來,我市以齊河黃河國際生態城作為黃河文化傳承利用的先手棋,帶動全市黃河文化旅遊項目建設,建成投入運營沿黃旅遊項目約30個,累計完成投資84.2億元。


中國網記者:德州是傳統農業大市,但水資源十分短缺。黃河水是德州市最重要的客水資源。請您介紹一下德州引黃供水工作的概況。黃河水的引入為德州帶來了哪些改變?目前還存在哪些問題?

楊洪濤:我市十年九旱,水資源極其匱乏。正常年份全市需水25.6億立方米,按年均引黃指標9.77億立方米計算,全市缺水量達7.6億立方米,缺水率達30%。若沒有黃河水的支撐,缺水量將達17.3億立方米,缺水率達67%。另外,2015年省政府將我市全域劃為地下水超採區,淺層地下水限制開採、深層地下水一律禁止開採,水資源供需矛盾十分突出。水資源短缺,已經成為制約全市經濟社會發展的突出瓶頸。

我市境內兩座大型灌區潘莊灌區和李家岸灌區承擔引黃輸水任務。黃河水是德州市唯一可利用的客水資源,在我市工農業發展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黃河水不僅滿足農業灌溉、工業發展,更是581萬城鄉人口生活飲用水的源泉。

黃河水的引入為德州帶來巨大改變。一是城鄉居民飲水安全得到根本解決。德州地處黃河沖積平原,深層地下水氟高碘重、淺層地下水苦鹹,83%的區域不符合國家飲水安全標準,農村群眾飲水一直十分困難。多年來,德州始終把解決群眾飲水問題擺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先後經歷了飲水解困、村村通自來水、飲水安全三個階段。到2007年底,全市92%的村莊用上自來水,“有水喝”的問題基本解決,但水質仍達不到國家生活飲用水標準。

如何做到從“有水喝”到“喝好水”?2008年,隨著國家飲水安全工程的啟動實施,我市把工作重點由“面的覆蓋”向“質的提升”轉變,逐步確立了“以平原水庫為依託,規模化集中供水”的建設路子。2013年底,全市城鄉供水一體化率達97%以上,400多萬農村群眾喝上了與城市居民“同源、同網、同質”的安全水,成為全國第一個整建制實現城鄉供水一體化的地級市。

二是農業缺水得到極大緩解。多年來,黃河水有效保障了農業灌溉用水需求。引黃灌區內糧食單産由280公斤提高到800多公斤,平均每引1立方米黃河水增産糧食0.5公斤,按每公斤糧食1.5元計算,年均增加農業産值9億元。同時,黃河水年均補充德州市地下水4億立方米,使因地下水嚴重超採而引發的地面下降、生態環境惡化得到一定控制,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地下水漏斗區的擴散。引黃供水在德州市經濟發展和改善人民生活方面起著愈來愈重要的作用。

但是,目前我們仍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一是引黃供需矛盾突出。近年來,隨著國家對黃河水分配指標的剛性約束加大,指標外引水越來越難,根據黃河部門反饋我市的資訊,今年2月份到6月份我市引水指標只有不到3.7億立方米,預計今冬明春農業墑情非常不樂觀,供需矛盾較往年更加突出。

二是農業用水量大且粗放。我市是傳統農業大市,大水漫灌是我市農業灌溉的主要方式。由於黃河水泥沙含量高,泥沙很容易造成滴管、噴灌設施堵塞,因此我市農業灌溉很少採用成規模的滴管、噴灌方式,農業節水很難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推進。


中國網記者:關於黃河水資源合理配置和高效節約集約利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德州在推動用水方式由粗放向節約集約轉變,提高黃河水資源利用效率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楊洪濤:我們嚴格用水總量控制,用水總量控制是從取用水規模上對水資源開發實行嚴格宏觀調控;嚴格限制高耗水行業項目,全市非農業用水戶全部實行計劃用水管理,業用水重復利用率達到90%以上,萬元GDP用水量由過去的129立方米下降到60立方米左右。成功創建平原等5個國家級縣域節水型社會達標建設縣和200多家節水載體。積極開展農村生活用水階梯水價改革試點,利用價格杠桿促進農村節約用水。借助“世界水日”“中國水周”等時機,開展形式多樣的宣傳活動,引導公眾優先使用再生水,非常規水源配置比例進一步提高;大力實施水資源稅改革。這一改革實施後,大大抑制了地下水超採,實現了制度規範、監管規範、管理規範的高品質取用水管理。


中國網記者: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召開會議,審議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規劃綱要)),會議指出,要建設特色優勢現代産業體系,優化城市發展格局,推迸鄉村振興。結合您的工作,德州因地制宜,發展了哪些特色産業?這些産業對當地産生了怎樣的影響?是如何提高老百姓的獲得感幸福感的?請舉1-2個典型案例。

楊洪濤:當前,德州著力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加快製造業優化升級,以推動企業、園區、産業集群創新發展為抓手,以産業龍頭為主體,以沿鏈集聚為導向,以産業園區為平臺,建立産學研深度融合的特色工業産業發展體系。

齊河是德州市唯一沿黃縣,黃河北展區佔地63平方公里,是上世紀70年代初國家為防黃河淩汛而修建的滯洪區。數十年限制開發,區內大河、林海、濕地、溫泉、沙湖等地貌各異,自然環境優美,旅遊資源豐富,為生態休閒産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2008年,國務院正式批復黃河北展區全面解禁,當地政府搶抓機遇,推動黃河文化與生態文明相融合,借助黃河北展區良好的生態環境、豐厚的文化底蘊和優越的區位交通,高標準定位規劃建設了黃河國際生態城。該項目全部完成後,年接待遊客將突破1000萬人次,形成千億級的旅遊産業集群。

推薦閱讀:

【中國夢·黃河情】對話河長張強:退耕還林讓泥沙河變景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