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黃河情】述評: 黃河文化遼闊綻放 齊魯大地動力滾滾

發佈時間: 2020-09-25 19:04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張寧銳 | 責任編輯: 張正朋

 一位普通的山東農村婦女,站在萬古黃河奔流入海的地方,腳下是分秒不停地增長著的年輕土地。她用牙齒咬住草繩,雙手嫺熟地將一隻只黃河口大閘蟹規整地捆綁起來。幾乎24小時內,這些鮮活的螃蟹就可通過令國際社會羨慕的中國水陸空交通網,輸送到神州各地乃至世界人民的餐桌。

當人們的味蕾碰觸到新鮮蟹肉裏的優質蛋白和珍貴微量元素,往往會頗為感慨地向“第一位吃螃蟹的人”表達敬謝——這位第一人,相傳便是大禹治水時期的壯士巴解。

故事裏的巴解與當今齊魯大地普通的勞動者,把一條黃河文明的巨脈,在歷史時空中高高揚起。應該無人否認,四大古文明之一的黃河文明是人類史幾千年唯一歷久彌新、壯麗延展至今的文明勝景。天雷摧擊、地火焚燒、人禍襲擾,任憑千年百劫也沒能磨滅這條大河、這個民族的旺盛生命,她始終是藍色星球上的醒目存在。


image.png
黃河入海口濕地。

一種文化從淩晨綻放

歷史上,“遊蕩”的黃河河道一定程度上再造了山東的地勢地貌,也孕育了、積澱了、昇華了厚重而遼闊的齊魯文化。

話題還回到“綁蟹女神”(古有巴解降服蟹鰲,今有“綁蟹”者將爪鉗生猛的螃蟹轉瞬間統一齊整地裝入禮盒不可謂不“神”,其勤勞堅韌也令人致敬,願借網言“女神”敬稱):這是一幅真實的畫面,就發生在2020年9月24日山東省東營市黃河入海口蟹池邊,“綁蟹女神”在忙碌的季節往往從淩晨12點開始工作,一天勞作結束,牙齒和胳膊、手腕都酸脹困痛,她們汗水可換得千元報酬。“九曲黃河萬里沙”,泥沙淤積的這片不斷增長的沃土,是母親河對齊魯大地的獨特饋贈,千年農耕文明香火不斷,今天,一畝螃蟹池塘可産出萬元收益,最貴的螃蟹一隻可賣到500元。習近平總書記提出黃河流域高品質發展“六宜”指示,黃藍交匯地(東營入海口,黃色河水與藍色大海激情相遇的獨特景觀)的老百姓從實際出發,“宜水則水”,既保護生態又讓日子過得殷實。


image.png
黃河入海口的“綁蟹女神”


她們是新時代勤勞的黃河兒女,也是齊魯大地書寫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的執筆人。山東是國家重要的糧棉油生産基地,4個糧食總産量過90億斤的市都屬於沿黃地區。像“綁蟹女神”一樣,這個農業大省的勞作者,百千年來,在黃沙沃土間給黃河齊魯文化裏的勤勞、堅韌、智慧、奉獻鑲了金邊,也成為一方經濟堅韌的動力。在北上廣深的菜市場、大超市裏,在剛剛過去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主戰場,山東農業都是新時代農耕文化的一張名片。

農耕文化並不是齊魯大地的典型代表,已然如此令人致敬。誕生於斯地,家喻戶曉的儒家文化,千百年來更是成為中華民族的文化標識,浸透在山東人的言談舉止間,融匯到中華民族的價值體系裏,也在無比遼闊的領域浸染著國家治理的底色。


一種精神勢與天齊

在黃河文化與齊魯文化交匯的精神高地,忠誠和大義勢與天齊。無論帝王還是百姓,擎掣忠義大旗的故事在這方熱土不勝枚舉。

“海上五百人,同日死田橫”。在黃河岸邊的山東高青縣,2000多年前,齊王田橫500追隨者英勇殉難的故事在中國歷史時空中久久迴響;2000多年後,陳列在山東東營黃河文化館裏一冊泛黃的舊紙亦令人油然起敬。

那是由陳望道先生翻譯的我國最早的中文首譯本《共産黨宣言》,全國僅存12冊。1926年春節,山東東營地區第一位女共産黨員劉雨輝,把濟南共産黨員張葆臣送給她的這本《共産黨宣言》帶回東營廣饒縣劉集村,成為劉集支部黨員的教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劉集村因此成為山東省誕生最早的農村黨支部之一。抗日戰爭時期,日偽軍曾多次對劉集村進行掃蕩,全村房屋幾乎全被燒光,但這本《共産黨宣言》一次次躲過浩劫。最危險的一次發生在1941年1月18日夜震驚全國的“劉集慘案”,千余日偽軍突然包圍劉集村,抗日軍民83人被殺害,500多間房子被燒燬。當時,這冊《共産黨宣言》保存者劉世厚已逃出村外,但他看到全村一片火海,擔心藏在屋山墻雀眼中的《共産黨宣言》被燒燬,就冒險潛回家中,在烈火中爬上屋山墻,搶救出這個小冊子。

駐足黃河入海口逆河回望,在民族危亡之際,從壺口瀑布澎湃而出的《黃河大合唱》旋律裏,不也正是劉世厚等劉集村前輩的忠肝義膽的迴響麼!黃河落天走東海,一路都在給激勵奮鬥在新時代偉大征程上的追夢人,提供無盡的精神源泉。

齊魯勇士用平凡生命寫就的壯舉,在當下風起雲湧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在中國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路上,也愈加珍貴。


一種動力滾滾而來

今天,無論廟堂之間,還是街頭巷尾,在齊魯大地,處處可見新舊動能轉化動力滾滾。濟南説,我們要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山東説,地處黃河下游工作要力爭上游。“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偉大事業中,山東力量正在快速崛起。

如果這種磅薄的力量只言片語尚不可名狀,可把鏡頭聚焦到一個小村子——蓑衣樊村。那裏是山東淄博高青縣黃河南岸的一片鹽鹼地,糧食收成寥寥。2011年前後,村民每人平均收入不過2000元左右;9年後的今天,蓑衣樊村年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達到3萬元。

蓑衣,古時中國老百姓重要的防雨防寒工具,如今早已淡出人們的生活,留作詩情畫意裏的追憶。但是在蓑衣樊村,蓑衣成為吸引八方遊客的文化旅遊主題。村裏有三十多家農戶開了農家樂、民宿,還有七八十戶經營觀光自行車、兒童遊樂設施、小吃、超市等,這裡也成立了旅遊合作社。


image.png
蓑衣樊村編制蓑衣的老人


這種變化背後,是“為人民服務”這個動力系統在基層堡壘中釋放的強大力量。動員村民參與鄉村旅遊不是件容易的事。“那時村子裏違建多,發展旅遊就要拆除,但有的村民認為那是自己的地,一時不能理解我們工作。我們就一家一家到府做思想工作,動員農戶親朋勸説。把農戶説煩了,我們就被攆出來,下次我們再到府,直到做通工作為止。”村支部書記司國營回憶,他曾被農戶攆出門15次。“鄉村旅遊發展起來了,村民日子好起來了,村裏再統一組織一些事情,沒有一個村民站出來反對。”

黃河流域高品質發展,除了百姓生活的高品質,也離不開高科技、新工業的高品質。山東是我國第一個以新舊動能轉換為主題的區域發展戰略綜合試驗區。山東沿黃地區煤炭、石油等資源豐富,長期形成了資源能源消耗型的産業結構,煉油、化工、有色金屬等傳統産能比重大,新舊動能轉換需要騰籠換鳥,更可能是鳳凰涅槃。


image.png
正在建設的“鳳凰黃河大橋”,是濟南實現“北跨”黃河的重要交通動脈。

濟南為例,根據其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發展規劃,濟南希望“對標”雄安新區,發展成為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的樣板、全國重要的科技産業創新基地和國際一流的現代綠色智慧新城。人們可以看到,短短1年時間,濟南橫跨黃河重點發展北部區域的佈局已經落地生根,吊塔林立,機器轟鳴,“新智造、新科技、新服務、新消費”四大産業生態體系已展示雛形。濟南中科核技術研究院(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濟南分部)、中科院計算所泛在智慧研究院(中科院計算所濟南分所)、濟南先進動力研究所(中科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濟南分所)三家科研院所已落地建設,這裡有望成為先進動力、核技術應用、泛在智慧等前沿科技領域的引擎。

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撰文介紹,山東一方面正在培育壯大新動能,另一方面也在改造提升傳統動能,推動煉化、鋁業、鋼鐵等整合提升進入“快車道”,通過優化重組、減量整合、上大壓小、上新壓舊,實現集聚集約高效發展。

      大地聞聲,山川銘記,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戰略與1億齊魯兒女的激情相約的故事,大幕開啟。

(作者:張寧銳,中國網資訊中心副主任,中國網議庫創始人)


相關閱讀:

     【中國夢·黃河情】對話河長張強:退耕還林讓泥沙河變景觀河

     【中國夢•黃河情】聽!這是黃河大合唱的山東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