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黃河情】對話河長澤爾登:若爾蓋為保護黃河下好“先手棋”打好“組合拳”

發佈時間: 2020-09-20 09:44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和海佳

中國網北京9月20日訊(記者 宋柏霖)若爾蓋濕地位於青藏高原東北緣,涵蓋川甘青3省7縣,是黃河上游最重要的水源涵養地。據悉,在豐水期和枯水期,若爾蓋濕地對黃河上游水量的補給分別約達上游來水總量的29%和45%,然而,近幾十年來,若爾蓋泥炭沼澤濕地退化,草原沙化,生物多樣性降低,生態功能下降。中共若爾蓋縣委書記、阿壩州若爾蓋縣河長澤爾登在接受“中國夢·黃河情——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主題活動《對話黃河河長》欄目採訪時表示,建議加大沙化治理投入力度,將若爾蓋納入全國防沙治沙工程重點治理區域和西部大開發生態建設重點工程,進一步加大防沙治沙資金投入和項目扶持力度,延長沙化治理管護時限,形成防沙治沙長效投入機制。

若爾蓋縣黃河九曲第一灣

中國網記者: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是一項長期複雜的系統工程,請您結合今年以來具體工作進展情況,從“保護水資源、防治水污染、改善水環境、修復水生態”、建設“生態若爾蓋”等角度,介紹一下若爾蓋縣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工作。

2020年6月28日澤爾登書記到黑河(嶺嘎村段)開展巡河工作並指導汛前工作

澤爾登:近年來,為推進若爾蓋縣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工作,建設“生態若爾蓋”,我縣從三個角度出發做了相關具體工作。一是下好規劃“先手棋”。堅持把管水護水治水擺在突出位置,自覺肩負起築牢黃河上游生態安全屏障、推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與高品質發展的政治責任。以提升水源涵養能力為重點,強化統籌規劃,編修完成《若爾蓋縣生態紅線區域保護規劃》《若爾蓋縣黃河流域攜手清四亂保護母親河專項行動方案》《鄉村振興“1+6+N”規劃體系》等規劃方案,科學佈局鄉村生産空間、生活空間、生態空間,明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治理重點工作、主攻方向與關鍵環節。

二是打好保護“主動仗”。牢固樹立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理念,聚焦“人與水”的關係,全面落實河(湖)長制,大力推行水資源集約節約行動,在黃河、黑河、白龍江等8條重要河流沿線鄉鎮聘請生態管護員102名,推動常態巡河。聚焦“草與水”的關係,嚴格落實禁牧休牧、草畜平衡等制度,全力保護草原、濕地生態系統,全力維持生態鏈安全。聚焦“沙與水”的關係,深入推進黃河流域生態綜合治理,持續減少對黃河的輸沙量。三是出好治理“組合拳”。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源頭治理、綜合治理,大力實施增林增草、沙化治理、黑土灘治理等重大生態治理項目,草原沙化、濕地萎縮得到有效遏制。深入開展“保護母親河、攜手清四亂”行動,清淤河道223公里,撤除亂搭亂建5處,持續改善水域岸線環境。持續加強黑河、白龍江等31個入河排污口整改提升、10處飲用水水源地保護,深入推進垃圾、污水、廁所“三大革命”。經過長期整改,標本兼治,黃河流域水生態得到持續改善,出境黃河斷面水質保持Ⅲ類標準。

中國網記者:河長制是我國流域治理的一種創新措施,不僅有效促進了河流生態及沿岸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也有利於實現政府間合作治理、轉變政府職能,明確流域治理的責任歸屬。請介紹一下在您任職期間,是如何因地制宜,結合若爾蓋縣具體情況進行機制創新、履行河長制職責?

澤爾登:自擔任阿壩州若爾蓋縣河長以來,首先是在建章立制方面下功夫。為此,從縣級河長到鄉鎮河(湖)長,逐級壓實責任、明確要求,建立經費預算保障制度,每年落實150萬元財政專項資金,優先保障河湖管護項目及人員經費。建立問績問效制度,定期開展監督考核,常態推動巡河巡湖。聚焦管好沿岸生態環境和護好“水”,統籌推進水域與河岸同防共治,打通河湖治理“最後一公里”,切實維護河湖生命健康。

為創新機制、激發內部活力,針對河湖面積廣、跨區域治理難度大等實際問題,強化協同共建,加強與紅原、阿壩、松潘等臨縣合作,打破行政區域壁壘,在共用資訊、矛盾糾紛調解、河湖污染共同治理、非法行為共同打擊等方面,實現緊密合作。創新建立“河長+檢察長”聯防聯控機制,建立黃河流域(含若爾蓋濕地)水環境治理與司法保護協作機制,推動開展跨界河流聯防聯控聯治。

在工作上聚焦重點問題,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對全縣8條重要河(湖)開展常態化排查。聚焦山洪隱患點、河道排污口、建築垃圾亂堆亂放、河道漂浮物等問題,整改河道安全隱患71處,發現並制止亂扔亂倒行為295次,清運垃圾118噸,清理非法佔用河道4.32公里。開展砂場執法監督,拆除非法砂場建築20余間、採砂機具5套,依法沒收違法違規開採砂石5萬餘立方米,推平砂石6萬餘立方米,平整及恢復場地470余畝。

中國網記者:如今正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國家戰略實施一週年。您作為阿壩州若爾蓋縣河長,是如何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的?有哪些成效和工作亮點?

澤爾登:作為黃河長江上游重要水源涵養區,我縣堅持打好水源涵養“攻堅戰”、打好生態治理“持久戰”、打好生態保護“人民戰”,堅定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                                         

為此,我縣以維護水源涵養能力為重點,投入資金1.8億元,統籌推進濕地功能恢復系列重大工程;投入資金9000萬元,大力實施黃河流域堤防改造等重點項目;對濕地核心區原住民採取現代教育、技能培訓轉移就業一批,生態公益性崗位安置一批,産業轉型升級從事畜牧業留置一批的“三個三分之一”戰略,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通過多年努力,濕地對黃河涵養能力明顯提升,黃河水質明顯改善。僅今年上半年,向黃河流域輸沙量同比減少就達1600余噸、黃河水源涵養量同比增加就達300萬立方米。

對於草原沙化的“頑疾痼瘴”,我們大力實施退牧還草、退耕還林、禁牧限牧等生態保護工程,統籌推進“兩化三害”、河流湖泊綜合治理等生態治理項目,探索形成了“高山柳沙障”防風固沙、“SJ”雙聚有機物—生物屏障等治沙模式,自1993年以來,治理各類沙化草原45.49萬畝,沙漠化年遞增率從2009年監測的10.39%降至2014年的5.32%,沙化危害總體趨勢得到遏制。

我們始終把發揮人民主體作用放在生態保護突出位置,全面落實宣傳動員、生態補償、就業安置等措施,激發群眾參與熱情,突出生態環境群防群治、聯防聯控。2018年以來,群眾主動參與環境衛生治理、污染防治等生態保護治理就達5.5萬餘人次。今年上半年,主動參與環境監督,舉報環境問題及河湖“四亂”現象的就達30余人次。群眾“愛護生態、保護生態”的意識逐步增強,黃河也因為群眾的參與更加美麗。

中國網記者: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召開會議,審議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規劃綱要》,會議指出,要採取有效舉措推動黃河流域高品質發展,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建設特色優勢現代産業體系,優化城市發展格局,推進鄉村振興。結合您的具體工作和會議精神,談談澤爾登都發展了哪些特色産業?産生了怎樣的影響?

澤爾登:長期以來,我們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致力於破除傳統“低效、低能、高消耗”的農牧産業模式,積極探索構建符合若爾蓋發展的生態産業新思路、綠色發展新路子、生態模式新體系。依託豐富的生態資源優勢,成功探索“放牧+補飼+圈養”的“三結合順勢養殖”技術,成功推廣道地中藥材、高原生態水果蔬菜種植等,建成青稞、油菜、馬鈴薯3個萬畝基地,蔬菜、棗李、飼草、道地中藥材4個千畝基地,培育農村新型經營主體433家,促進了牧民從傳統的遊牧方式向定居半定居轉變,從靠天養畜向建設養畜轉變,從粗放畜牧業向生態畜牧業轉變,從單一的畜牧業生産向勞務輸出、養殖種植、生態旅遊業、服務業等多元化生産轉變,宜種則種、宜養則養的農牧産業格局進一步形成。

我們始終把“惠民生”作為生態保護治理與發展特色産業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發揮生態效益,以産業要素與設施建設為支撐,強化“示範引領”“輻射帶動”“轉移支付”,不斷拓寬群眾增收渠道、提升群眾收入水準。唐克鎮現代草牧業園區,通過“兩區、一帶、雙核心”(優質牧草種植示範區和牦牛藏綿羊養殖示範區,新業態融合發展帶,唐克鎮核心加工基地和縣城核心加工基地)發展模式,培育“三結合”示範養殖牧場142個、示範養殖戶100余戶,其中養殖戶尕讓交通過“三結合”示範養殖技術,家中86頭牛需要的草場由原來的1720畝減為688畝,同時飼養週期縮短了2年,每頭多增收約3300元。相比傳統養殖,86頭牛增收就達28萬餘元。

我們始終把發展特色産業作為增強貧困戶“造血功能”、鞏固脫貧成效的堅實基礎。近年來,通過引進茂縣興農棗李園實業開發公司,鐵布鎮大力發展高原水果産業,貧困戶納扎扎西就是其中的受益者,2014年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時,每人平均年收入僅為1694元,2017年興農棗李種植示範基地建成後,納扎扎西流轉土地3畝,每年實現土地流轉費1650元,同時在4至10月期間,作為勞務用工在基地剪枝、除草每天還能掙100元,2017年年底,納扎扎西每人平均純收入就達到了7388元,並於2018年順利脫貧。

中國網記者:結合若爾蓋縣實際工作情況,黃河治理還面臨什麼挑戰和困難?您有哪些建議?

澤爾登:目前,跨境中小河流雖均已實行屬地河長制管理,但上下游、左右岸分屬不同行政區域,管理標準和要求不盡相同,上游河段對下游河段的影響因素不易量化,造成出現問題責任認定不易,影響河道整體管護效果。因此,建議強化河流管護機制建設,加強跨境河流“四亂治理”及相關項目建設的協調、溝通,切實保護黃河兩岸的生態環境、自然景觀,共同維上下游群眾利益和邊界穩定,實現共用發展。

在沙化治理方面,國家防沙治沙工程投入為200元/畝,僅能進行簡單治理和封育,且多為“兩年建設、三年管護”標準,後期管護時限短、效果差。根據近年來我縣治理經驗,要真正實現防風固沙,輕度沙化每畝需投入740元以上,中度沙化每畝需投入1550元以上,重度沙化每畝需投入7180元以上,方可滿足種植沙障、扦插高山柳、後期管護等綜合治理經費。因此,建議加大沙化治理投入力度,將若爾蓋納入全國防沙治沙工程重點治理區域和西部大開發生態建設重點工程,進一步加大防沙治沙資金投入和項目扶持力度,延長沙化治理管護時限,形成防沙治沙長效投入機制。

若爾蓋縣保護區面積佔縣域總面積的54%,但在保護區建立過程中,由於歷史條件限制,大批原住民依然居住在保護區內,現濕地國家級保護區原住民就多達4003戶19040人,生産生活空間與保護區交織重疊。加之,現有補助標準難以彌補群眾因限牧、禁牧産生的損失,提高群眾生活品質的需求與保護區生態保護的矛盾日益突出。因此,降低對資源的依賴程度至關重要,建議給予保護區人口有序轉移、新舊動能轉換等方面更多的政策和資金支援,同時提高生態獎補標準,以更大程度彌補禁牧産生的損失,進一步激發農牧民群眾積極性,切實提升生態保護品質和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