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黃河情】張金良:用科技力量守護黃河安瀾 是新時代治黃人的使命

發佈時間: 2020-09-11 10:49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張寧銳 江虹霖 | 責任編輯: 江虹霖

2019年9月,是黃河治理史上一個值得被記住的日子。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座談會。自此,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如今,正值這一國家戰略實施一週年之際,中國網議庫平臺、中國網黃河頻道聯合專訪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工程技術中心主任張金良。

作為一名治黃科技工作者,張金良深度參與黃河治理已有35個年頭。他長期從事黃河調水調沙理論與實踐研究,擔任黃河古賢水利樞紐、涇河東莊水利樞紐、南水北調西線、黃河下游生態廊道建設等重大工程設計總工程師。新中國成立後,黃河歲歲安瀾,作為接棒者、建設者、見證者,張金良從治黃人的角度,講述、解析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一年來看到的變化、黃河水沙治理的關鍵、科技創新的重要性以及治黃規劃。

黃河老牛灣風景圖

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為黃河流域發展按下“快進鍵”。張金良説,這一年來,黃河流域發生了一些顯著變化。“首先是生態保護的意識不斷加強”,張金良説,如今黃河流域的治理思路已從改變自然、征服自然為主轉向調整人的行為、糾正人的錯誤行為為主;水資源管理的思路更加強調節水控水,從思想上認識到水資源是最大的剛性約束,水資源保護意識不斷加強;發展理念正在向高品質發展轉變,一年來,沿黃各省區的思想認識和發展觀念已經統一到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新路子上來;全社會更加注重保護和治理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治理黃河“一盤棋”思想得到顯著提高;更加注重頂層設計;社會關注度顯著提升。國內方面,國家各部委、沿黃各省區舉行了一系列高層次專家論壇,研究解讀重大國家戰略。國際方面,亞洲銀行、世界銀行等重點圍繞黃河流域面臨的水資源短缺和生態環境損害等問題,已開展多方面研究。

黃河古賢水利樞紐工程預計2021年開工

古賢水利樞紐工程 圖片來源:黃河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官網

“水少沙多、水沙關係不協調,是黃河複雜難治的癥結所在。”張金良説,黃河水沙治理取得舉世矚目的成績,與龍羊峽、劉家峽、三門峽、小浪底等大型水利樞紐發揮的作用密不可分。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儘管黃河多年沒出大的問題,但黃河水害隱患還像一把利劍懸在頭上,絲毫不能放鬆警惕。要保障黃河長久安瀾,必須緊緊抓住水沙關係調節這個‘牛鼻子’。”作為黃河水利樞紐建設的專家,張金良認為,為解決小浪底水庫調水調沙後續動力不足問題,必須儘快開工建設古賢水利樞紐,推進黑山峽、磧口水利樞紐工程建設,構建完善的水沙調控體系,充分發揮水沙調控整體合力,提高黃河水沙的調控能力。

作為黃河水沙調控體系中的關鍵工程,黃河古賢水利樞紐工程的進展備受矚目。這一工程是《黃河治理開發規劃綱要》確定的黃河干流七大骨幹工程之一。古賢水利樞紐的設計總工程師正是張金良。他表示,古賢水利樞紐對保障黃河長治久安、築牢黃河中下游生態安全屏障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古賢水利樞紐于2001年全面展開項目建議書階段工作,2017年1月轉入可行性研究階段。2020年5月20日,水利部部長辦公會對可研報告進行了專題研究。6月19日,水利部將可研成果審查意見報送國家發展改革委。張金良介紹,目前,水利部聯合晉、陜兩省正在全力推進項目國家層面批復立項和初步設計階段的有關工作,並已取得重要成果。

“古賢水利樞紐工程已被國務院列入2020-2022年重點推進的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建設項目和《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規劃綱要》,預計2021年開工建設。總工期9.5年,另有1.5年籌建期,預計于2032年完工。”張金良説,工程建成後,對完善水沙調控體系、協調水沙關係、解決小浪底水沙調控後續動力不足,恢復和長期維持下游河道中水河槽行洪輸沙功能,修復保護下游河道和河口三角洲生態,具有重要作用。同時,可降低潼關高程,解決兩岸生産生活用水,為加快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優質清潔能源,産生巨大的社會、經濟、環境和生態效益。

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要用科技創新來支撐

1985年,張金良成為一名治黃科技工作者。作為黃河之治的參與者、建設者、見證者,張金良深切體會到科學技術在治理黃河中發揮的關鍵作用。

張金良介紹:“我們創立庫區灘槽同步塑造技術,深化了對黃河水沙關係和水沙調控規律的認識,避免了小浪底庫區支流攔門沙的形成,使支流庫容得以充分利用,充分發揮了大型水利樞紐的作用。”最近研究提出的“水沙關係協調度”基本概念和計算公式用以表徵黃河水沙關係協調程度,為完善水沙調控提供了基礎理論支撐。這些都是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必須緊緊抓住水沙關係調節這個‘牛鼻子’,完善水沙調控機制”的重要探索。

泥沙問題是長期制約黃河重大水沙調控工程立項建設的世界級難題,含沙量百公斤級以上河流尚無成功先例。東莊水利樞紐工程位於超高含沙量河流涇河(黃河的二級支流)幹流上,工程前期論證歷時60餘年,均因泥沙問題沒有解決而未能立項。“我們提出了水庫雙泥沙侵蝕基準面的設計技術和‘泄大攔小、適時造峰’的運用技術,破解了制約工程立項的泥沙處理難題。目前東莊水利樞紐工程已經全面開工建設。”

黃土高原地區現存大量淤地壩,是防治水土流失的重要措施,但存在潰決風險高、管護壓力大、攔沙不充分三大問題。張金良説,治黃科技工作者們研發了高標準免管護淤地壩理論技術體系,可實現淤地壩防潰決、免管護、多攔沙三大目標,對促進黃土高原淤地壩建設高品質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灘區歷來是黃河下游治理的重點,但存在防洪安全和經濟發展的深刻矛盾。“我們研發攔沙庫容多元化利用技術,利用小浪底攔沙庫容,解決了下游灘區中小洪水的防洪問題;提出黃河下游生態治理新方略,通過構建‘洪水分級設防、泥沙分區落淤、三灘分區治理’的黃河下游生態廊道,實現灘區高品質發展,現在原陽和長垣已啟動試點,相信灘區人民美好生活的願望正在一步步實現。”

張金良以親身經歷,講述著依託科技創新支撐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的故事。今年5月,張金良榮獲第二屆全國創新爭先獎。他再一次強調,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的實現,要用科技創新來支撐。“這是水利科技工作者的使命和職責,也是我們的奮鬥目標。”

黃河白銀段風景圖

把黃河建設成為“幸福河” 必須“引鳳築巢”

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座談會上指出,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關於“幸福河”,張金良有著自己的理解。他認為,“幸福河”的內涵應該包括河流健康和人民幸福兩個層面。“河流在維持自身健康的基礎上,能為整個流域的人民持續提供優質的生態環境和社會服務,能支撐整個流域經濟社會高品質發展的河才是幸福河。”對黃河而言,大堤不決口、河道不斷流、水質不超標、河床不抬高,是成為“幸福河”的基本前提。

要保障黃河健康,就要利用好科技的力量;要尋求科技創新,人才應是題中之義。“功以才成,業由才廣”,張金良説,要建設“幸福河”,必須“引鳳築巢”,通過匯聚國內外各方面的技術精英,打造一支擁有一流專業水準的高素質專業化治黃人才隊伍。

黃河源風景圖

8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規劃綱要》。新時代,黃河迎來了新機遇,黃河治理和保護也有了新的目標和任務。

張金良表示,預計到2035年,黃河將建成完善的防洪減災和水沙調控體系,水資源保障能力進一步提升,基本形成健康水生態、宜居水環境,建立完善的流域協同治理體系。

談及未來,張金良説:“我們治黃人必須擔當作為,牢記國家和人民的囑託,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歷史擔當,積極投身治黃主戰場,搜尋治黃工程“短板”,加強治黃戰略研究,破解治黃技術難題,努力譜寫新時代治黃事業新篇章。”

(記者:張寧銳 江虹霖)

推薦閱讀:

【中國夢·黃河情】中國之“智”成就黃河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