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起來 活起來——中國“夜經濟”新圖景掃描

發佈時間: 2019-08-07 09:30 | 來源: 新華網 | 作者: 劉陽、王雨蕭、王優玲、季小波 | 責任編輯: 江虹霖

2019年8月4日。這是一組跨越地域,不同時點的鏡頭。

20:30,北京前門天樂園戲樓。亮相文化創始人馬瑛瑛目送觀眾散場,“又是滿座!”一批“90後”“00後”表演的創意京劇,讓這所百年戲園又“活”了過來。

23:00,西安大雁塔廣場。外賣小哥齊鵬鵬在火樹銀花的廣場前穿過,五份水盆羊肉整齊地“躺”在后座箱裏。不遠處,一群遊客正舉著手機興奮地直播著夜景。

淩晨兩點,成都玉林路小酒館。一曲《成都》火了無數小酒館,各地遊客排隊來體驗“思念的愁”。

淩晨五點,蘭州大眾巷馬子祿牛肉麵總店。大鍋內清水沸騰,壯實的拉麵師傅甩開膀子揉面,第一碗牛肉麵即將出鍋。此時,這座西北城市的東方已泛起魚肚白。

普通一夜,中國“無眠”。

夜鏡頭裏的中國,夜生活愈發豐富,燈光愈發璀璨。一個叫作“夜經濟”的詞開始頻繁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亮起來的“夜中國”

中國“夜經濟”有多火?一組數據告訴你答案。

——夜晚成“剁手”高峰期。《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顯示,21點到22點是淘寶成交最高峰時段,夜間消費佔全天消費比例超過36%。

——僅“小龍蝦”就吃出千億産值。美團點評報告稱,2018年我國小龍蝦總産值突破4000億元,僅在美團平臺就賣掉約4.5萬噸小龍蝦。而18點至21點、23點至次日淩晨1點,均是小龍蝦訂單高峰期。

——“吃”“喝”“玩”“遊”全都有。今年“五一”期間,北京王府井、三里屯等區域18點至次日早6點夜間文化娛樂等服務消費同比增長15%以上;上海黃浦江遊覽接待遊客11萬人次,同比增長46.7%。

中國“夜經濟”潛力有多大?各地政策力度可見一斑。

2019年,北京出臺13條具體措施,進一步繁榮夜間經濟;

上海設立“夜間區長”“夜生活首席執行官”,進一步優化夜間營商環境;

天津提出打造“夜津城”,2019年底前形成6個市級夜間經濟示範街區;

南京提出到2020年,力爭夜間經濟試點區域新增經營收入佔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到4%左右;

成都出臺加快建設國際消費城市行動計劃,明確提出挖掘夜間消費新動能;

西安提出構建“品牌化、全域化、特色化、國際化”西安夜遊經濟;

……

“隨著我國居民收入水準不斷提升,消費時空得到延展,人們對美好夜生活的需求更加強烈,可以説‘夜經濟’的火熱是消費轉型升級的必然結果。”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許光建説。

積極推動“夜經濟”促進消費、服務百姓的同時,不少城市把“夜經濟”作為城市氣質“代言人”。

北京提出打造夜間消費“文化IP”;成都“夜經濟”主打“休閒牌”;南京將夜間活動與“夫子廟—秦淮風光帶”相結合,形成夜間旅遊“金字招牌”;哈爾濱立足“冰雪大世界”等項目,促進冬季冰雪旅遊夜間消費……

商務部流通産業促進中心現代服務業處處長陳麗芬認為,“夜經濟”能夠彰顯一個城市的特點,是城市發展的一張靚麗名片,也是新一輪城市競爭的“新賽道”。

“夜經濟”的“新姿勢”

路邊小吃、地攤、裝滿小商品的後備箱……這些曾經是老一輩人關於“夜經濟”的時代記憶,而在技術不斷發展、消費加速升級的今天,“夜經濟”發展正呈現出全新的特點。

——“東西南北”各不同

口碑夜間到店消費數據顯示,在全國夜間消費最活躍的10個城市中,南方城市居多。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資料顯示,東部城市居民夜間消費強于西部,其中北京與東南沿海城市最為活躍。

許光建認為,“夜經濟”繁榮程度的不同,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區域發展的差距。“‘夜經濟’説到底也是經濟的一部分,東南城市經濟發展水準總體上要高於西北城市,‘夜經濟’自然更紅火。”

一些城市正在“夜經濟”的賽道奮力追趕。今年7月,瀋陽最大水上音樂噴泉亮相渾南區中央公園,開放當日便吸引4萬餘名遊客;烏魯木齊五一星光夜市人氣火爆,群眾拼桌吃飯,其樂融融……

——“文化體驗”成“新寵”

從正陽門起,一路向南,前門大街人流如織。

如今,夜晚走在前門大街,不但能聽創意京劇,還能體驗皮影製作、老北京吹糖人等絕活;走進杜莎夫人蠟像館,VR技術讓遊客和名人實現零距離接觸;在24小時書店,文藝青年享受著精神世界的“深夜食堂”。

“現代人的消費訴求不再是走馬觀花,而是重視文化體驗感和參與感,我們希望用‘文化IP’塑造前門‘夜經濟’的新産業形態。”北京天街集團副總經理吳睿娜説。

——“社交式”服務潛力大

西安的“碼農”小張喜歡下班後約上同事朋友,一起去下馬陵的小酒吧,不是為了喝酒,而是大家坐在一起聽聽音樂、聊聊天,很多有創意的點子,就在這種情境中被激發出來了。

專家表示,由於白天工作節奏快等原因,許多年輕人社交活動都轉移到晚間進行,適合聚會、轟趴等形式的服務,將是未來“夜經濟”發展的重點之一。

——小鎮“夜經濟”在興起

一些小鎮和鄉村也開始做起“夜經濟”文章。距西安100多公里的合陽縣將眼光瞄準夜間旅遊,7月推出的實景劇《關雎長歌》每晚在黃河岸邊上演,一個多月來,人氣正逐漸匯聚,為這座渭北小城沉寂已久的黑夜增添一抹亮色。

“除了鄉村旅遊,越來越多的數據表明,‘小鎮青年’已成為消費新主力。下沉市場受制于基礎設施等條件限制,夜間消費需求還沒有充分釋放。如果能瞄準消費者需求,把夜間活動發展起來,小鎮甚至鄉村‘夜經濟’照樣可以有聲有色。”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王蘊説。

——看不見的“夜經濟”

在0和1織就的網際網路世界裏,一種看不見的“夜經濟”正在蓬勃生長。

街頭奔忙的外賣小哥、網約車司機、燈光下的網路主播……科技催生一批新興職業,給當代“夜經濟”注入完全不同的內涵。以淘寶夜間直播為例,從主播到背後的經紀人、場景包裝師、直播講師等,僅因直播興起的職業就多達數十種。

這“幾把火”要“燒”好

輝煌燈火的背後,“夜經濟”發展還需要政府和商家“燒”好這樣“幾把火”。

“燒”好“地域差異”這把火——

調研中,記者發現,“夜經濟”也有水土不服的問題。例如,某北方城市學習南方,把足療保健等內容“照搬”過來,而當地百姓多年來沒有這一消費傳統,並不買賬。

在廣州市發改委服務業處處長尹志新看來,不同城市“夜經濟”的發展階段是不同的,北方城市是要把“夜經濟”做起來,而對廣州、長沙等南方城市來説,“夜經濟”已經很繁榮,下一步要做的是從供給側發力,為百姓提供更豐富的消費內容。

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指出,發展“夜經濟”應充分結合自身文化特點,打造夜間休閒項目,如蘇州評彈文化、天津相聲文化等,都是當地發展“夜經濟”的優勢資源。

“燒”好“供給側改革”這把火——

專家指出,多數城市的夜間消費項目還遠不能滿足消費者需求。以旅遊為例,中國旅遊研究院一項調查顯示,我國近八成旅遊企業夜遊産品投資規模不足20%;參與調研的657家旅遊企業中,72.99%的旅遊企業提供的夜遊産品品類在30%以下,夜遊産品供給在數量和品質上仍有較大提升空間。

“目前我國城市夜間經濟更多還是以餐飲、購物為主,夜間消費供給結構還需進一步優化,順應消費者由商品消費向服務消費升級的趨勢。”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説。

王蘊認為,政府應通過給予商家一定的政策支援,例如降低夜間電費價格、對夜間場次文化演出給予一定補貼等,鼓勵市場主體提供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新業態、新模式。

“燒”好“服務保障”這把火——

採訪中,不少商家呼籲政府給足發展空間。上海浦江遊覽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洪朝輝説,黃浦江夜遊十分火爆,企業一直想發展水岸聯動、日夜對接的遊船經濟,但涉及商務、文旅、交通、環境、市場監管等諸多管理部門,他希望政府加大“放管服”力度,為企業發展“夜經濟”提供便利。

發展“夜經濟”,城市管理也在面臨“重重考驗”。夜間出行問題如何解決?夜間安全保障是否到位?……一道道考題面前,各個城市正在做出探索。

北京地鐵1號線、2號線延時運營;濟南部分公共衛生間延時開放,加強保潔、垃圾收運作業管理;依託人臉識別、社會化視頻探頭聯網等技術手段,長沙市五一商圈駐地派出所受理的刑事案件和扒竊案件,同比均大幅降低。

“燒”好“合理髮展”這把火——

個別城市忽視科學規劃,在城市中心、居民聚集區“空降”夜市一條街等消費場所,帶來交通堵塞、噪聲污染、光污染等擾民問題。有的城市打造夜間消費商圈一味追求“高大上”,脫離當地百姓實際消費水準。

許光建表示,不能把“夜經濟”做成面子工程,更不能脫離實際情況和百姓需求,一哄而上搞“空中樓閣”。

“發展‘夜經濟’不能‘賠本賺吆喝’。比如夜間公交怎麼開,要算經濟賬。公交公司可以虧,但公交公司加上商場的綜合效益是賺的,這個夜班車就可以開。商家營業到幾點,得由消費者説了算,不能強求。”尹志新説。

成都市商務局流通産業處處長王永剛是一位有著40年工作經驗的“老商業”。他眼中的“夜經濟”,不是僅僅為了促消費,更多應該放在城市服務功能的完善、延伸、提升上。

“坐紅眼航班的人能順利打上車,夜班工作者能輕鬆找到一碗小面,這才是‘夜經濟’應該有的民生溫度。”王永剛説。(參與采寫:胡旭、魏一駿、白田田、何欣榮、雷肖霄、丁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