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看看5G網路怎麼搭建

發佈時間: 2019-07-31 09:33 |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 | 作者: 王政 | 責任編輯: 江虹霖

  數據來源: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通信行業協會

一秒鐘可下載一部高清電影,最高下載速率是4G的數百倍;

開啟萬物互聯時代,每平方公里可連接100萬台設備,是4G的近百倍;

提供接近100%的可靠性保證,引爆自動駕駛、移動醫療、工業網際網路等垂直行業應用……

“高頻寬、低時延、廣連接的特性,讓5G成為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基礎設施。”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説,5G與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技術的深度融合,將真正實現萬物互聯。

通信行業協會(GSMA)預測,到2025年,中國通信運營商的5G投資將超過1萬億元。

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院長劉多説,測算顯示,2020年—2025年,我國5G商用帶動的資訊消費規模將超過8萬億元,直接帶動經濟總産出達10.6萬億元。

5G網路究竟怎麼建?什麼時候能用上5G?記者走進施工現場,帶您體驗5G時代。

大到通信鐵塔,小到路燈桿、監控桿,5G深度覆蓋須深挖共用潛力

“下行速率每秒775.89兆,上行速率每秒79.47兆,時延小于30毫秒,Rsrp(參考信號接收功率)93,達標!”

指著手機上的測試結果,趙鑫解釋説,這4個數據,是5G室分(室內分佈系統)測試的基礎指標。達標,意味著只用了小半天,一個約200平方米室內展廳的5G覆蓋工程順利完工。

趙鑫是中興通訊成都辦事處電信項目組的網路優化工程師,跟他一起負責這項5G室分工程的,還有中國電信四川公司網路運營中心工程師王邦安和兩位工人師傅。

“都這樣快就好嘍!”王邦安感慨,跟他們之前做過的機場、火車站等大型公共建築5G覆蓋相比,200多平方米、四四方方的大開間,沒有粗大的柱子和承重墻阻隔,只需要安裝兩個DAS(分佈式天線系統)……眼前的成都索貝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展廳,可以説是最簡單的5G室分工程之一。

作為超高清視頻(四川)製作技術協同中心成員單位,索貝數位5月就向中國電信四川公司提出了嘗鮮5G的想法,以便讓合作夥伴能在公司展廳體驗到5G+超高清視頻的融合應用場景。

當時,5G牌照還沒有頒發。不過,各地的試驗網建設早已如火如荼。尤其是中國電信四川公司,更是跑在了同行前面。

——2018年12月5日,開通全國首條5G精品公交環線。

——2019年1月27日,實現全國首次5G直播春運。

——2月19日,成功實現5G+8K全球首播。

——5月14日,助力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實現全國首場5G網路多方遠端手術示教。

那麼,5G網路究竟是怎樣搭建的呢?

王邦安帶記者走到公司院子裏,指著對面B座四層樓頂聳立的三個長條形5G天線説,室內分佈系統只是讓展廳內部有5G信號,要在整個公司都實現5G覆蓋,先要架設一個宏基站。

“宏基站,是相對微基站而言的,它的用途是廣域覆蓋。”趙鑫解釋説,5G基站的核心設備包括基帶處理單元(BBU)、有源天線單元(AAU)兩部分,大家常見到挂著一圈天線的電信鐵塔,AAU就安裝在鐵塔上,BBU安裝于塔下或附近的機房中,同時還會部署電源櫃、傳輸櫃等配套設備。信號發送時,宏基站把經過光纖從機房傳來的基帶光信號,轉換成射頻信號,再通過天線發送出去。信號接收時,將天線傳來的射頻信號,轉化成基帶光信號,傳輸給室內處理設備。

一旁負責施工的汪師傅插話,“5G基站相對於4G,尺寸變小了,容量也增加了。從4G的4通道增加到現在的64通道,而基站的重量卻不到40公斤,朝不同方向總共安裝三個,從背上樓到安裝,兩個安裝師傅就能完成。”

王邦安説,5G屬於中高頻段,以中國電信獲得的3.5Hz為例,其宏基站信號覆蓋半徑約250米—500米,室分覆蓋半徑約15米—50米,覆蓋範圍小,對墻體、地板尤其是鐵門等固體障礙物的穿透能力減弱,給5G組網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中國電信集團公司5G創新中心副處長祁峰告訴記者,對於更加複雜的市中心,比如CBD辦公區、高樓林立的住宅小區,除了利用現有的電信鐵塔組建宏基站,未來,佈局更多的微基站,配合樓宇內的室分系統,才能實現5G的無縫覆蓋。

“到時候,不只是已有197萬存量站址將為運營商提供5G基站站址選擇,中國鐵塔儲備的社會桿塔資源站址庫,包括875萬路燈桿、監控桿,超過350萬電力桿塔,以及33萬物業樓宇,也將為5G基站低成本快速布設奠定基礎。”中國鐵塔董事長、總經理佟吉祿表示。

儘快過渡到獨立組網,打造覆蓋全國、技術先進、品質優良的5G精品網路

“2019年,中國移動將在全國範圍內建設超過5萬個5G基站,在超過50個城市提供5G商用服務;2020年,在全國所有地級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務。”6月25日,楊傑在上海世界行動通訊大會上表示,將努力打造覆蓋全國、技術先進、品質優良的5G精品網路。

此前,中國電信也宣佈將在年底前完成40多個城市的5G商業部署。中國聯通則啟動了“7+33+n”5G網路部署,即在7個城市城區連續覆蓋,在33個城市實現熱點區域覆蓋,在n個城市定制5G網中專網。

更讓業界關注的是,運營商關於儘快由NSA(非獨立組網)過渡到SA(獨立組網)的表態,給5G的技術路線之爭畫上了句號。

那麼,非獨立組網與獨立組網,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現在的5G網路,採用的是NSA,它不是一張全新的網路。”祁峰解釋,NSA利用現有4G核心網,加裝5G基站,即可實現5G網路覆蓋,5G高速率的特性也能得到體現。但由於架構使用的還是4G網路,導致5G網路的海量接入和低時延特性無法發揮。

而SA被稱為獨立組網,説白了就是重新建設5G基站和5G核心網,從而完全實現5G網路的所有特性和功能,提升用戶體驗,更好助力傳統産業升級,推動數字經濟加速發展。但SA産業鏈相比NSA略顯滯後,同時,基於5G邊緣計算、切片管理等典型SA應用的業務部署模式還需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和完善。

為推進SA商用進程,去年以來,中國電信與全球主流網路及終端廠家積極合作,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等17個城市開展了SA網路創新示範試點,並在智慧政務、智慧會展、智慧環保、車聯網、媒體娛樂等垂直行業領域開展業務創新試驗,力爭在2020年啟動面向SA的網路升級。

儘管國際電聯2020年3月才會通過SA的標準,運營商支援SA,還是給産業界指明瞭方向。華為已經上市的海思巴龍5000晶片和Mate 20X智慧手機等,已率先支援NSA+SA混合組網。

“推動SA端到端産業成熟,大力發展支援SA、NSA的多模、多頻、多形態的全球通用智慧終端,是5G下一步發展的關鍵。”楊傑表示,由中國移動牽頭的5G SA網路架構標準是首次由中國公司主導制定的新一代行動通訊網路架構標準。下一步,中國移動將致力於在5G下一版國際標準(R16)制定中發揮更大作用,確保5G網路技術先進。

5G不是運營商的“獨角戲”,多方“大合唱”才有新生態

“5G高科技、高投入、高回報,溢出效應顯著,每投入1個單位,將帶動6個單位的經濟産出,堪稱數字經濟的聚寶盆。”工信部資訊通信管理局副局長魯春叢表示。

儘管拿到5G牌照的四大運營商,並沒有悉數公佈各自詳細的5G投資、建設計劃,但是,有關機構早已對5G投資以及對經濟的帶動作用進行了詳細測算:

——通信行業協會預測,到2025年,僅中國運營商的5G投資就將達到1840億美元。

——中信建投預計,2020年至2025年,我國預計投入9000億元至1.5萬億元用於建設5G網路。

——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5G經濟社會影響白皮書》稱,預計2020年,電信運營商在5G網路設備上的投資超過2200億元,各行業在5G設備方面的支出超過540億元。

……

至於5G對市場的潛在價值、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各種機構的測算更是樂觀。據畢馬威預計,當前,5G技術在主要垂直行業的全球市場潛在價值可達4.3萬億美元。另一項預測説,2020年至2025年,僅中國5G商用將帶來的智慧手機、可穿戴設備等終端産品的升級換代,就將釋放4.3萬億元的資訊消費空間。

劉多分析,從産出結構看,拉動産出增長的動力隨5G商用進程的深化而相繼轉換。在5G商用初期,網路設備投資帶來的設備製造商收入將成為5G直接經濟産出的主要來源,預計2020年,網路設備和終端設備收入合計約4500億元。在5G商用中期,終端設備支出和電信服務支出將持續增長,預計到2025年,分別為1.4萬億元和0.7萬億元。在5G商用中後期,網際網路企業與5G相關的資訊服務收入增長顯著,成為直接産出的主要來源,預計2030年,網際網路資訊服務收入達到2.6萬億元。

“5G發展不是運營商一家唱‘獨角戲’,而是多方參與的‘大合唱’。”楊傑表示,中國移動將堅持開放合作、互利共贏原則,建立健全功能互補、良性互動、協同攻關、開放共用的新型合作機制,攜手打造5G新生態。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説,5G將加速資訊通信技術産業融合。聯想已加入中國移動的“5G終端先行者計劃”,並在5G領域與主要運營商和合作夥伴展開闔作。在上海世界行動通訊大會上,聯想發佈了業界首款5G筆記型電腦,聯合中國移動研究院發佈了全球首個面向5G的邊緣開放硬體加速平臺、雲基站和邊緣雲,還與中國聯通聯手揭幕了“5G終端創新應用聯合研發實驗室”。

“中國移動設立的總規模300億元的5G聯創産業基金,首期70—100億元已募集到位,主要聚焦5G核心技術和重點應用領域,提供産業創新資本支援。”楊傑説,接下來,在現有42款5G商用終端及解決方案基礎上,中國移動將攜手推動5G晶片和終端價格快速下探,“2020年底,將推出1000—2000元檔5G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