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導演劉家成:國家的強大就體現在千家萬戶的幸福中

發佈時間: 2019-07-29 08:50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謝靚 | 責任編輯: 王靜

生活

電視劇《正陽門下小女人》第一集,蔣雯麗飾演的徐慧真剛生下孩子,丈夫就跟別人私奔了,接著公公去世,一夜之間,家裏只剩這對孤兒寡母。站在公公留下的空蕩蕩的小酒館裏,徐慧真輕聲對襁褓中的孩子説:“就剩咱倆了,咱得活下去啊。”説完,她走到門外,把“歇業”的牌子取了下來。

這是導演劉家成自己很喜歡的一個細節。

去年,《正陽門下小女人》成為橫掃各大衛視的收視黑馬。在這部沒有流量明星也沒有鉅額投資的京味兒年代劇裏,獨立創業的女主角像一棵長在石頭縫裏的樹,不懼坎坷,向陽而生,在網上收穫無數讚譽和感動。

從小生長在北京“正陽門下”的劉家成,其實拍的是自己最熟悉的生活。他把記憶中的一些場景搬進了《正陽門下小女人》《情滿四合院》《芝麻衚同》等多部京味兒年代劇裏,這些作品講述的都是大時代下小人物的故事,情節各有不同,但人物的真誠、善良和堅韌卻如出一轍。

頌揚人性的光輝,是劉家成作品裏最能打動觀眾的元素。

“不管拍什麼題材,你的作品總得傳達點什麼精神,給觀眾指一個方向。”7月25日,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劉家成講述了他的創作體驗。

講究

劉家成拍戲講究,跟他合作的人都知道。

電視劇《芝麻衚同》開篇有一個長鏡頭:巍峨的城門下,“沁芳居”老闆嚴振聲坐著人力車從長長的街道穿過,沿街的商鋪門臉兒,駱駝車隊,賣藝的,做滷煮的,剃頭的,處處氤氳著皇城根熱騰騰的煙火氣。

如同一幅徐徐展開的老北京畫卷,純粹的京味兒一下子把觀眾帶到了那個年代。

“細節做到位了,觀眾才能沉浸其中。比如蒸饅頭,你不能用今天街上買的饅頭,年紀大的觀眾一眼就能看出來。為什麼?幾十年前的饅頭哪有這麼白,而且形狀也不像機器做得那麼圓,所以我劇裏的饅頭都是道具師傅手工做的。”劉家成告訴記者。

講究是老北京人的特點,劉家成説,北京再窮的人家也有一兩身像樣的行頭,比如衣料是瑞蚨祥的,布鞋是內聯升的,見客的時候穿上,京劇裏叫“扮上”,不是炫富,而是對人的一種尊重。

作為導演,“講究”就是對觀眾的尊重。

《正陽門下小女人》的時間跨度從新中國成立初到改革開放以後,它也是一首獻給改革開放的頌歌。在琢磨劇本的時候,劉家成就要求把裏面的口號一律刪除。“電視劇裏喊口號是偷懶,會引起觀眾的反感,他不愛看就會把電視關了,那你不僅不能弘揚正能量,可能還幫了倒忙。所以我的作品是很生活化的,你看這劇的時候,能感到我們的生活在一天天變好,即使碰到困難,前面的路也是充滿希望的。”劉家成説。

劉家成作品中的人物是有靈魂的,就像畫工筆畫,他一點點勾勒出小人物豐滿的血肉。

《情滿四合院》裏的傻柱一身小毛病,莽撞,嘴上不饒人,常常和四合院裏那些算計他的人鬥得雞飛狗跳,但實則是個熱心快腸的人。院裏的二大爺三大爺跟傻柱有過節,當兩位老人面臨子女不肯贍養的窘境,傻柱一面嘲諷他們,一面卻主動承擔起他們的養老事宜。

在劉家成看來,傻柱的“傻”是大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擔當,“北京人的講究,就是‘有裏兒有面兒有擔當’”。

有一次,劉家成兩口子在自家樓下吃水餃,鄰桌兩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兒正拿手機看劇,邊看邊討論得不亦樂乎,劉家成發現,她們看的就是《情滿四合院》。“可見情感共鳴是沒有年齡壁壘的,只要你沉下心講好故事。”劉家成説。

情懷

《芝麻衚同》裏展示了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産的醬菜製作技藝,製作醬菜其實是對人生的一種隱喻:要經過長久的浸透、腌漬,才能發出沁人心脾的芳香。事實上,劉家成的職業生涯也經歷過長久的“腌漬”。

1984年,香港導演劉家良到內地拍攝功夫片《南北少林》,主演是後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李連杰。然而,當時很多人不知道,這部電影裏還有劉家成的身影。那年,劉家成還是北京京劇二團的武生,因為偶然的機會被劇組挑中做群眾演員。“我和劇團的同伴到了劇組就玩兒命地表現,後來劇組就跟我們簽合同了,簽了三個月。”

合同簽完,劇組轉戰廣西桂林繼續拍戲,回到單位的劉家成跟劇組失去了聯繫。

“我心裏急啊,就和同伴買了火車票直奔桂林,下火車就傻眼了,上哪找劇組呢?我們只好一個個單位去打聽,把賓館也找遍了,一點線索都沒有。天快黑了,我們還不死心,決定去火車站將就一夜。”

萬幸的是,在火車站附近,他們打聽到了劇組的下落。當他倆突然現身劇組下榻的賓館,全組人都驚呆了。“其實劇組是準備過段時間再聯繫我們,沒想到我們會千里迢迢自己找到府!”劉家成回憶起當年那股闖勁兒,臉上露出了笑容。

自此,不惜力也不惜命的劉家成一路從演員、武術指導做到了導演,“那年代都是拼出來的。”他對記者感嘆。

拼過,方懂來之不易。近些年來,劉家成始終堅持一年只拍一部劇,每一部都是從零開始,從不輕易被市場的浮躁所左右,“前幾年資本大量涌入這個行業,來錢來得太快,很多人放鬆了對藝術的追求。”這是劉家成不希望看到的。

劉家成拍劇認真,擔任全國政協委員、新的社會階層人士聯誼會副會長也一樣認真,他會把了解到的政策資訊傳遞給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同時將大家的心聲反映給有關部門,“我拍電視劇是為人民服務,履職也是。”

劉家成的劇裏總有濃濃的家國情懷,而且,他不動聲色地把情懷揉進了老百姓的柴米油鹽中。“‘一樣兒的谷養百樣兒的民’,無數個平凡家庭支撐起我們的國家。我喜歡拍老百姓的真情實感,拍千家萬戶的幸福,因為國家的強大就體現在這些幸福中。”劉家成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