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業態垃圾分類:源頭減量,“新時尚”中新選擇

發佈時間: 2019-07-19 10:10:55 | 來源: 解放日報 | 作者: 任翀 | 責任編輯: 王靜

“外賣産生的垃圾不少,很多人搞不清,比如餐盒和筷子是幹垃圾,吃剩的飯菜是濕垃圾;不過,在年輕人喜歡的‘串串’裏,竹籤又是幹垃圾。”陳淑琴是楊浦區某小區的支付寶垃圾回收員兼垃圾分類宣傳員,她覺得外賣垃圾有進一步減少的空間,“現在不是提倡外賣不配一次性食具嗎?”

“收來的垃圾中最常見的是快遞包裝,年輕人喜歡網購,如果不回收,這些紙盒紙箱就被浪費了。”寶山區廟行鎮的支付寶垃圾回收員羅奇説,“有時我也想,有必要用那麼多紙盒紙箱嗎?包裝簡單點,就不會産生那麼多垃圾。”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實施兩周有餘,越來越多市民接受了垃圾分類這一新時尚。不過,一些垃圾分類宣傳員提出,外賣、網購等作為垃圾産生的源頭,還需要“新時尚中的新時尚”——在生産消費所有環節中盡可能減少垃圾的産生。垃圾分類的目的是為減少垃圾。而一件東西在成為垃圾之前,曾經歷生産、運輸、消費等多個環節。減量意味著從源頭開始,是整個垃圾生産鏈上的改變。

“全業態垃圾分類”概念由此應運而生——除了站在垃圾桶前要分得清,無論是消費者還是生産者,在許多看似離垃圾桶很遠的環節,也要培養垃圾分類意識。

《條例》實施半個多月來,變化正悄然發生。

一次性食具需求少了

一週內千余人外賣備註“少點湯”

《條例》實施後,外賣市場有了變化,最顯著的是一次性食具使用量減少。新規實施第一週,餓了麼平臺上選擇“無需食具”的訂單比去年同期增長204%,比6月第一週增長188%;在美團平臺上選擇“無需食具”的訂單同比去年增長400%。兩家外賣平臺均表示,平臺聯合商家對訂餐流程進行了調整,只有在消費者明確索取時才提供一次性食具。從目前實施情況看,越來越多消費者不再選擇一次性食具,説明大家還是支援源頭減量的。

一次性食具減量成效還讓外賣平臺對推廣綠色餐盒更有信心。美團點評相關人士説,去年公司在上海免費投放100萬個綠色可降解的環保餐盒;今年又發佈合作夥伴招募令,徵集“包裝解決方案提供方”,希望與更多包裝生産企業和餐飲商戶共同探索創新且實用的環保餐盒。不同餐飲類型的包裝要求不一樣,需要生産企業、商戶共同參與,最終目的是減少不必要的包裝,提高綠色環保包裝的普及率。

《條例》實施也讓消費者意識到要從源頭為外賣“瘦身”——很多餐廳收到的外賣訂單上,多了消費者關於垃圾分類的留言。據餓了麼統計,過去一週,上海地區訂單中有4100多個備註與“垃圾分類”有關,其中“少點湯”備註最多,達1078條。“我們聯繫部分消費者詢問理由,他們表示湯喝不完要倒掉後,才能對食具進行分類投放,所以希望少加點湯,既避免浪費又減少分類環節。”

總體來看,大部分用戶對“垃圾分類”的留言都是希望減少垃圾産生量。比如,奶茶店收到留言“為響應垃圾分類號召,珍珠只要十顆,仙草少許,不加糖,務必做到,謝謝”;燒烤店收到的留言寫著“金針菇韭菜羊肉串都放茄子裏,可以不要簽子,少製造垃圾”;煲仔飯店收到留言説“麻煩蓋澆飯裏飯給少一點,比正常少三分之一左右,不然吃不掉剩的垃圾不好處理”……

還有些消費者雖留言説不想垃圾分類,卻被讀出積極參與垃圾分類的態度。比如,“普通份量就可以了,不要加大份,開胃小菜也不用了……吃不完還要垃圾分類”“不要五仁醬丁和贈飲(理由是不想垃圾分類),謝謝”……相關人士表示,儘管有消費者説“不想垃圾分類”,但從實際效果看,“吃多少要多少”確實利於垃圾減量。

不過也有部分消費者還沒有完全掌握垃圾分類知識,有的通過留言尋求幫助。比如,有的消費者留言“羊肉串只要羊肉不要簽子,或告訴我簽子是哪種垃圾,謝謝”。業內人士建議,外賣平臺可聯合商家,在消費者點餐時就告訴其不同食材和食具分別屬於哪種垃圾。

成垃圾的包裝盒少了

“共用站”快遞包裝100%重復利用

“在我們這裡,快遞包裝幾乎100%重復使用。”上海財經大學菜鳥驛站負責人葛均國説,物流行業一直提倡綠色環保,但“最後100米”難度很大,“在源頭,物流企業會想辦法減少包裝材料,但‘最後100米’的分發面對一名名獨立用戶,每個人的習慣不一樣,處置快遞包裝的方式也不一樣。有的人知道可以回收,有的人一扔了事。”

但在上海財大,一個名叫“紙箱共用站”的項目讓情況發生了變化。葛均國説,作為學校收發快遞的轉机站,驛站內外都設置供師生拆解包裹的平臺,同時配置大容量的包裝回收箱,師生只要將不需要的快遞包裝扔入回收箱即可。室內還設置了一個簡易的格子櫃作為“物料區”,裏面擺放著不同大小的包裝紙箱、包裝袋等,供發快遞的師生免費取用。

“工作人員會定時整理回收箱裏的包裝,破損嚴重的、不適合再用的,會統一打包送到廢品回收站去;對可以再利用的,我們把一部分放在物料區供大家自行取用,還有一部分放在驛站裏,讓不同公司的快遞員取用……我們站點發出去的快遞包裝箱和填充物接近100%都是二次利用。”葛均國説,為鼓勵師生留下快遞包裝箱供回收再利用,工作人員還很注意隱私保護,大部分回收來的包裝箱上都有收件人資訊,但在二次利用前,工作人員都會將其去除或遮蓋。

對這種回收再利用方式,很多師生覺得“順手”“不麻煩”,主動參與。粗略統計,上海財大菜鳥驛站每天有40%以上的快遞包裝被現場拆解放進回收箱,有超過1000個快遞包裝被重復利用。

葛均國還發現,不僅師生支援共用紙箱,就連周圍社區的居民也贊成這種做法,“不少居民會把家裏的包裝箱送到我們這裡來,希望統一回收處理。他們發快遞缺箱子時,也來這裡取。我們都很歡迎。”

“上海很多高校都支援快遞包裝再利用。”菜鳥網路相關負責人説,大約60%的上海高校內都設置了菜鳥驛站,其中大多數提供“紙箱共用”服務,包括上海交通大學、東華大學、華東理工大學等,“我們覺得大學生對分類回收利用快遞包裝物的新時尚很有熱情,這也鼓勵我們將‘紙箱共用站’的做法向社區、園區推廣。”

據透露,菜鳥計劃聯手快遞公司在全國快遞網點和菜鳥驛站新增5萬個綠色回收箱,並增加紙塑分離功能,讓快遞包裹內的塑膠填充物也能迴圈利用,推動消費者養成分類、回收的習慣,“我們還將包裝回收與螞蟻森林的能量、天貓超市的優惠券相結合,未來還要引入更多獎勵方式,鼓勵更多用戶支援快遞包裝分類回收利用。”

“大包裝小商品”少了

由機器根據商品大小“定制”包裝

快遞企業也越來越重視包裝源頭減量。“現在消費者收到的快遞包裝盒大小是根據商品數量和整體體積確定的,‘大包裝小商品’現象越來越少。”京東物流相關人士説,這一變化來自快遞包裝的源頭減量,即通過技術手段,由機器根據商品大小“定制”包裝。

在京東位於上海嘉定的“亞洲一號”無人倉裏,記者看到機器如何對商品進行精確打包:由機器自動分揀的商品經傳送帶被送到打包機前,打包機自動測量商品體積,當場裁剪切割泡沫包裝袋及紙板,製作成大小合適的包裝箱。京東物流相關人士説,這套設備是自主研發的,前期投入很大,但從長遠看很值,既能節省大量包裝材料,又有益於環保。

菜鳥網路相關人士表示,快遞行業包裝減量意識很強,不同企業都在探索適合各自情況的減量方案。如菜鳥開發的裝箱演算法已在全行業推廣,推薦合適的裝箱方案,減少快遞包裹空置率,還能減少塑膠填充物的使用。據測算,利用機器裝箱演算法平均減少15%的包裝材料用量。針對快遞包裝涉及大量膠帶,快遞企業也在研究新的解決方案。部分快遞企業設計了無膠帶紙箱,封裝過程完全不需要膠帶。另一些快遞企業在進行膠帶“瘦身”,用45毫米寬的膠帶取代60毫米寬的膠帶。如窄膠帶推廣,每年減少的膠帶用量也相當可觀。

“除包裝做減法,還可把面向消費者的‘共用紙盒’理念在物流行業推廣。”菜鳥網路相關人士建議。最近,不少從嘉定物流園區發出的快遞包裹上,加貼了一枚綠色標簽,上書“感謝您對環保的貢獻”,因為這些包裹用的是重復使用的紙箱。(記者 任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