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網路議政遠端協商會綜述

發佈時間: 2019-06-30 10:15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牛忠磊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一句耳熟能詳的歌詞,道出了家與國之間的息息相通,也直白地告知人們———家庭家教家風建設既是家事,也是國事。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談到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總書記的一系列論述,也讓更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家庭家教家風建設。

6月28日上午,以“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為主題的全國政協網路議政遠端協商會在京如期舉行。

在協商會現場,15位委員和家庭代表在全國政協機關主會場和天津、上海、山東、陜西等4個分會場以及通過手機連線方式發了言,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中央文明辦、教育部、民政部、司法部、農業農村部、共青團中央、全國婦聯等負責同志也應邀到場。

不僅有現場的交流、回應,在全國政協委員移動履職平臺上,這個事關你我他的話題同樣引起了跨越空間的熱議———自6月1日開通該議題的網路議政群以來,委員們發言踴躍、互動頻頻。截至會議開始前一小時,共有來自全部34個界別的251位委員提出意見建議420條,內容超過10.5萬餘字,更是彰顯了政協協商廣集眾智、廣聚共識的優勢和特色。

無論現場還是移動履職平臺上,圍繞如何加強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的頂層設計制度機制、如何處理家庭建設中的不和諧因素、如何開創家庭教育新格局、如何推動形成體現時代特色的新家風等問題,委員們你來我往、各抒己見。同時,委員們也把疑問拋給相關部委負責同志,與他們進行遠端協商、互動交流。

給予“三家”足夠的目光

“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的範疇還不太統一,有的同志片面認為就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工作體系還不夠明確,調研時多是婦聯的同志在陪同;工作內容還存在碎片化,沒有規劃,各唱各調。”

在遠端協商會之前,承辦此次會議組織的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在全國政協副主席陳曉光、李斌的分別帶領下,組成調研組赴山東、陜西和上海進行了深入調研。

通過調研,徐敬業委員在肯定各地所取得成果的同時,也發現了存在的上述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説:‘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把家庭建設好,是固本強基的事業,理應成為國家治理的重要內容。”會上,徐敬業第一個發言,這也是他的第一句話。

因此,針對發現的這些問題,徐敬業建議將家庭家教家風建設上升到國家治理層面加以重視,進一步完善頂層設計,制定出臺關於加強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的指導意見。

“家庭教育是預防、減少未成年人犯罪的第一道防線。”來自天津分會場的李穎委員結合在法院的審判實踐表示,未成年人犯罪與其家庭監護缺失、父母教育方式不當有密切關係。

李穎説,有關家庭教育的法律規定零散地分佈在不同法律之中,缺乏統一性、系統性和可操作性。

“我國台灣地區在2003年就制定了專門的家庭教育法,明確了家庭教育的政府主管機關、經費保障等問題。”通過可借鑒的案例,李穎建議通過專門立法來規範家庭教育,明確家庭教育法律地位,強化家庭教育主體責任。出臺家庭教育法,可以明確黨委政府、學校、社會組織、家庭的各自職責,並形成互相融通配合的合力。

全程參加了調研的崔鬱委員在發言時表示,調研中發現婦聯組織在基層先行先試,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力度還很有限,時常給人一種“小馬拉大車”的感覺。

“相關政府部門雖然結合工作職能,都從不同角度開展了家庭工作,但系統化整體推動工作的合力不夠。”崔鬱認為,要解決的首要問題在於明確牽頭部門。她建議,由中央文明辦牽頭,將家庭家教家風納入新時代精神文明建設的主要內容,統籌規劃家庭家教家風工作,形成重視支援家庭家教家風的工作合力,在全社會培育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的良好風氣。

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和睦則社會安定,家庭幸福則社會祥和。沒有一個穩定的家庭,家教家風就無從談起。

然而,隨著經濟及社會的高速發展,我國在家庭建設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家庭穩定性減弱,離婚率連續16年增長;農村進城務工人員劇增,留守兒童大量存在;男性家長缺位,隱形單親家庭增多……

調研組在陜西期間聽到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年兒童節,當地領導下鄉看望孩子。有一個上三年級的小女孩,父母都去了上海打工。當被問到多長時間能見爸爸媽媽一面時,小姑娘沉默了,當被再次詢問時就哭了起來。小姑娘抽泣著説,已經7個多月沒看到爸爸媽媽了,甚至一個電話也沒有接到,“爸爸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

“要注重家庭的完整性。通過鄉村振興,吸引年輕人返鄉創業就業,紓解留守兒童、空巢老人、婚變等問題。”面對年輕人流向城裏,農村出現空巢老人、留守兒童、隔代撫養的現實,參加了之前調研、如今身在陜西分會場的高潔委員從鄉村振興的角度談了自己的想法。她認為,要把家庭家教家風工作作為鄉村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納入鄉村治理之中。而當務之急,則是要“在村級活動室設遠端視頻,為無條件家庭的提供平臺,要求在外務工人員常與留守兒童、家人視頻,保持情感溝通,關注孩子教育成長”,力所能及地為留守兒童做實事。

在上海松江,政府積極引進社會組織進駐婚姻登記處,建立了“婚姻家庭輔導工作站點”,由專業心理諮詢師或婚姻家庭輔導調解人員提供離婚勸和服務。

“培育合格的社會服務組織”,這是上海分會場胡衛委員的建議。“要大力扶持反家暴援助、困境兒童關愛、婚姻危機干預以及老年人權益保障等社服組織。”胡衛表示,要通過創新打通基層社會治理的“最後一公里”,把居民“煩心事”、“操心事”和“揪心事”消解于萌芽狀態。

扣好人生第一顆扣子

家庭教育側重孩子知識的學習還是品德的培養?從孩子抓起還是從家長抓起?如何推動家庭教育向著專業化發展?……一系列的疑問,聽完委員、家庭代表的發言,答案慢慢浮出水面。

作為全國五好家庭的唯一代表,來自山東曲阜的孔子76代後裔孔令紹通過手機連線,向與會者介紹了自家家風是如何傳承的。

今天的家庭教育似乎走入了誤區,只是“盼子成龍,望女成鳳”,希望孩子出人頭地。對於當前家庭教育中出現的重成才輕成人的現象,孔令紹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對於家庭,文化傳承比財富積累更重要。而正確的家庭教育,應該是‘走進孩子的心裏’,讓他在快樂中成長;不是讓孩子出人頭地,而是讓他具備健全的人格。”他認為,0到6歲是人生定格的關鍵階段,更要重視家教的影響,從小堵上孩子走向邪惡的通道。

孔令紹的家教之路,和上海分會場袁雯委員想法“異曲同工”。

袁雯表示,把孩子從單一的過重的考試分數和低效的知識學習方式中解放出來,已經成為開啟正確家庭教育模式呼聲中的最強音。她建議,教育部門改革國民教育評價體系,推動學校教育評估由學習知識向育人教育方向發展。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個課堂,孩子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是家長扣上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家長在家庭教育中起著表率作用。

對於孔令紹一家的教育,崔鬱深以為然,但並不是每個家長天生就會教育。“調研中87%的家長有教育的焦慮,家長渴求得到關於家庭教育的專業化指導服務。”崔鬱説。

誰來培訓家長?這也是當下教育的困境之一。

對此,崔鬱建議教育部加強對家庭教育的指導推動,構建完善家庭教育理論體系,研究開發家庭教育教材,推動家庭教育學科建設,推進中小學幼兒園家長學校建設,推動家校協作育人,加強家庭教育專業人員培養。

“學校沒有此項經費,由學校來培訓家長不現實,無法普及。”“並非所有家長都願意接受培訓,如何引導?”來自陜西分會場的顏明委員也給出了自己的思考。他建議倣照國外先進經驗,成立社區家長學校,向家長傳授科學生養、家庭教育、常用法律等知識。先從鼓勵引導,逐漸過渡到立法強制,從監護人必須依法履行監護義務入手,要求家長參加培訓課程。

來自香港的林淑儀委員也通過手機連線分享了香港有關家教的現狀和做法。

林淑儀錶示,近年家庭的組成由以往的大家庭轉變為以兩代人組成的核心家庭為主。缺乏了祖父母的耳濡目染和家庭中扶老攜幼的家教,不少家長對子女的教育也以重物質上的滿足為主而輕品德的培育。她認為,家長應以身作則,言傳身教。

新時代需要怎樣的家風

“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家風不僅對每個家庭意義重大,亦關係到一個國家的民風、黨風、社風。那麼,新時代的家風應該是怎樣的?

“孝老愛親,睦鄰友群,守誠敦禮,報國奉公。”山東分會場的王學典委員用了四個詞、十六個字來表述自己心中的新時代家風。

中國古人視孝為百善之先,當下的家風建設,必須要將孝親敬老擺在首要地位,將其作為現代家風發展的基石;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快速推進,傳統鄉鄰關係受到了極大衝擊,和睦鄰里、融洽群體關係也理應是家風建設的重要內容;面對時有發生的誠信缺失、不講規則現象,守誠敦禮應成為家風建設的一個重要方面;個人命運與國家命運緊密相連,我們進入了國家發展的新時代,家風建設中,心懷國家、恪盡職守理應是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王學典通過古今對比的方式對新時代家風加以闡釋,凸顯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魅力。

“新時代的家風,除了傳承,還要在青年家庭中重新梳理和樹立,確切地説就是要改善和創新家風。”天津分會場的天津市政協委員張建雲表示,要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掰開揉碎融化在家風裏。

為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張建雲結合傳統文化,將“價值觀”做成了600集的短的音視頻,專門針對年輕家庭教子困惑,利用微信群講家風課。“大家對這種普及‘價值觀’的方式欣然接受,很是喜歡。”張建雲説。

三個小時裏,鏡頭在主會場、分會場、手機終端上不斷切換,各個畫面裏,委員們直抒胸臆,坦誠心聲,與有關部門負責人頻繁互動。一來一回、一問一答的議政交流被主持人調度得井井有條。每一條意見建議,每一個情況反映,都得到逐一回應,即便沒有“面對面”,也實現了協商雙方的“心連心”。人民政協在建言資政和凝聚共識上的雙向發力,就在這樣來來回回的過程中得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