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楊朝明:道德是家風的底色

發佈時間: 2019-06-27 08:40:46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楊朝明 | 責任編輯: 王靜

家風是世代積澱、慢慢形成的,好家風的底色是道德。

中國好家風源自聖賢之教。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説:“聖賢之書,教人誠孝,慎言檢跡,立身揚名,亦已備矣。”“誠孝”二字包含了太多內容,舉凡真誠、勤勞、仁愛、循理、敬重等美德都可以包含其中。孔子説“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為人父母者莫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就確立了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向規定性。於是,聖賢教子的借鑒意義就顯得更為重要。

新發現的戰國竹書有《保訓》篇,記述周文王臨終教子,他告誡武王姬發要敬德守中,被稱為“中國最早的家訓”。周公也曾教導長子伯禽,希望他禮賢下士,謙恭待人。孔子教子影響更大,他對孔鯉説“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孔子的“詩禮庭訓”成為孔氏世代相傳的家風,也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中許多家訓、族規的靈魂,不知成就了多少個人與家庭。

別以為聖賢高不可攀、遙不可及,其實正是他們的教導鋪染了中華傳統家風的底色。孔子強調“學詩”“學禮”,實際是重視詩、書、禮、樂,本質則是明理正心。他説“興于詩,立於禮,成于樂”,為政治國,教化人心,詩書禮樂各有其用,詩,啟迪性情,讓人溫柔敦厚,是為化民之先。禮,規範人之舉止、約束性情,使人恭儉莊敬,乃化民之要。樂,感染陶冶,使人廣博易良,此為化民之本。興,起也,始也;立,初成也;成,完成也。孔子教子和教育門徒學習詩、禮,正是由於詩禮是為學初基,是成就“文德”的第一步。詩禮本一體,春秋時期有“賦詩言志”“斷章取義”的傳統,本身就是一種禮儀,其禮義則關涉人的素養。

在孔子以前,士人的培養與詩書禮樂緊密相連。《禮記·王制》説:“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這應該是西周春秋時期的普遍情形。詩書禮樂為先王政典,王官之學衰落後,孔子舉起私學旗幟,收徒授學,進行詩書禮樂之教。《孔子家語》記載説:“孔子之施教也,先之以詩書,而導之以孝悌,説之以仁義,觀之以禮樂,然後成之以文德。”孔子的詩禮之教與周代王官學密切相連,目標也是成就人的“文德”。

欲明德,先成道。有了正確的價值與信仰,才能呈現出好的德行。孔子強調“志於學”“志於道”,強調的就是人生的方向。堯舜之道、文武周公之政,正是道之所在。孔子儒家繼承詩禮傳統,看重的是其對德的引導功能,人在詩書禮樂的教習中啟發心智,在觀摩演習中得到感化,正如《樂記》所説,先王之制禮樂“將以教民平好惡,而反人道之正也。”重視詩書禮樂之教在於“善其教”,是為了導人去惡從善,使社會與政治達到更好境地。

儘管“德”的內涵有一定變化,但重“德”卻是三代相沿已久的傳統。儒家詩禮教化也以“德”為先。《樂記》説:“禮樂皆得,謂之有德。德者,得也。”對於禮樂都深有所得,稱為有德。德就是在精神與理智上的完美獲得。詩、禮教化有歷史淵源,也有歷史演變的過程。義與利應該有機統一,就像情與理不可分割,就如同詩與禮密切相連,詩書禮樂自然也不可偏廢。《左傳》僖公二十七年説:“詩、書,義之府也;禮、樂,德之則也。德、義,利之本也。”如果要更好地取利,就不可不講德義!

孔子“學詩”“學禮”的過庭之訓,影響後世既深且遠。和諧傳家訓,詩書承家風,“詩書繼世長,忠厚傳家遠”“孝弟傳家根本,詩書經世文章”“讀書足貫古今事,忠孝不迷天地心”,這些表述早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眾多家庭家風的主旋律,許多的《家訓》《家書》、楹聯、中堂,都告誡年輕人發奮立志讀書,他們講論讀書順序、方法與意義,一般都會要求首先攻讀儒家的《詩》《書》《禮》《樂》及《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等經典,這有助於“開心明目”“修身利行”,讀書為了明理、親賢,為了成就一個明是非、知榮辱、能擔當、敢引領的大人、君子,如果方向模糊、道理不明,則難以立身處世,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墮于小人之類”。

據説,曾國藩先生講到,看一個家族能不能興盛,可以看孩子們是否做三件情:第一,早起。這是修身的問題;第二,做家務。這是齊家的問題;第三,讀聖賢書。這是正心的問題。讀聖賢書在於明道明理,矯正方向,而早起和做家務則是勤奮行動與切實體驗,以了解生活不易,品味酸甜苦辣。而這,不是讀書可以得到的。中華家風就是這樣注重敦化德行,教人修身、立德、成人,更好地為人處世,《大學》就是成就“大人”之學,“大人”之“大”在於做人的氣象與格局,所以,“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修身是一切的基礎,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礎。

習近平總書記特別注重修道立德的意義,多次特別談到“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這是具有現實關切和文化戰略意義的洞見,直接而積極回答了兩個相互關聯且具有根本意義的問題:人類社會為什麼要道德?人為什麼要有道德地生活?國家要興旺,個人要立身,離開道德是不可思議的。看起來這只是説國家和個人,實際卻包含了由大而小、從整體到個體的許多方面,包括了諸如“企無德不盛”“家無德不旺”等許多意涵。

家風就是民風,是社會道德的折射。家道就是家風,家道正就能呈現出家庭美德。家庭美德決定於家庭成員的個人品德,影響著職業道德和社會公德。在當今中國,應當大力弘揚中華詩禮家風,繼承傳統家教的內在精神,在億萬家庭中鋪染道德的底色。

(作者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孔子研究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