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延政:走出中國特色的健康養老之路

發佈時間: 2019-06-13 09:00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何延政 | 責任編輯: 李培剛

“未富先老”一定程度上會造成勞動力人口比例下降、社會總體負擔加重等問題,但如果解決得好,不僅可以使老年人安度晚年,也可拉動“銀發經濟”,進而促進經濟社會繁榮穩定發展。目前不少地方開展了以居家養老為主、社區機構養老“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就是很好的探索與實踐。

居家社區機構“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避免了發達國家在養老問題上所走過的彎路。20世紀上半葉,發達國家通過社會保險法案,建立了大量的養老院,直到今天仍以養老院為主贍養老人。然而這些養老院看上去很美好,事實上存在著重大的缺陷:許多老人沒有獲得更有品質的生活;老人們與社會隔絕,少有尊嚴和掌控自己生活的權力;過分專注衡量健康的各項指標。到了20世紀80年代,新形式的養老院開始出現,叫做輔助生活中心。老人在這個中心有了自己的獨立空間和隱私,還可以選傢具、養寵物、下廚房等。衰老是個醫學問題,不是單獨靠醫學可以解決的,我們最終的目的是希望在生命的任何一個階段,都可以有尊嚴地體面地度過。

居家養老,老年人可以有自己獨立的空間,熟悉或很快熟悉環境,可以選擇自己的家居食物,如果能勞動可以自己下廚房,有自己的隱私,可以到社區見到熟悉的人,可以參加集體活動,人與人之間,人與社區之間進行互動交流,使老年人不脫離社會。而機構的介入更豐富了老年人的選擇,如果條件允許,可以得到更好的照護和醫療,從而使不同的老年人得到進一步的多元化的滿足,讓老年人在銀發階段也有豐富的自由意志和足夠的尊嚴,使老有所居、老有所醫、老有所樂真正實現。

居家社區機構“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現實體現。老人心理需求滿足程度除身體健康因素外,更多的是文化傳統中形成的價值觀,以及這種文化價值觀在現實生活的實現程度。中國傳統文化強調“天人合一”,“和”“合”思想;講究幾代同堂、尊老愛幼;享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雖然農耕文明形成的大家庭養老逐漸遠去,但歷史文化的基因依然長存於人們的血脈中。尊老愛幼是中華文化幾千年的傳統,傳統的儒家思想,更是從道德入手,重視倫理修養。年輕人除了贍養的法定義務外,還需要“常回家看看”,春節返鄉大潮等就是這種文化基因很好的詮釋。因此,居家社區機構“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是適應中國的傳統文化價值觀的,是傳統家庭文化實現的有效載體之一。

居家社區機構“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在當今網際網路、5G、大數據、人工智慧等融合發展下更趨完善成熟。家庭的日常照料、健康監測、預警預報等,可以很方便地通過自控或智控與遠離家庭的子女親屬實時聯繫,增加情感聯繫的內容。在可預見的將來,部分子女、親戚甚至可以在家裏上班,靈活的上班工作時間讓他們可以多陪伴在親人的身邊。部分老人甚至可以在網上的虛擬空間實現情感交流滿足。

另外,居家社區機構“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還可以催生“銀發經濟”的發展壯大。傳統的觀念認為老年人是低消費和社會的負擔,但老年人的消費慾望並不低,只是我們沒有真正了解老年人的真實需求,針對老年需求的供給嚴重不足,供給的結構性矛盾突出。比如除了老年人生理健康指標特別關注,老年人還需要溫情、需要尊嚴、需要價值的實現等,這部分需求服務不僅僅是理念不到位,實際供給也是遠遠不夠。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社會保障制度的成熟和完善,許多老年人的真實需求逐步會被更深入研究和挖掘,這恰恰給社區和機構提供了廣闊的舞臺,可以帶動養老産業發展,可以擴大內需的釋放,進而促進經濟社會的發展。

我國老齡社會的到來是一個不爭的現實,反思發達國家養老院所走過的彎路,繼承我國尊老愛幼的傳統文化,建設以居家養老為主、社區機構“三位一體”的模式,輔以現代資訊技術人工智慧,充分調動社會力量,全民動員共同面對老齡化問題,一定會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健康養老之路。(作者係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