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公益不是面子工程”

發佈時間: 2019-01-09 09:37:29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韓雪 | 責任編輯: 耿鑫

原標題:“我們的公益不是面子工程”

——隨中國志願醫生行動赴國家貧困縣觀察報道

編者按:

政協委員是人民政協工作的主體,在本界別中有代表性,有社會影響和參政議政能力。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3月3日將在北京召開,此時距離會議召開不到100天,為了準備提案,不少全國政協委員已人在路上、心在途中,或走訪、或調研、或座談……跟隨他們聯繫群眾的腳步,關注他們關注的,了解他們了解的,為一條條嚴肅的政協建議,提供一個個鮮活的現實注腳。

2018年12月30日上午,廣西壯族自治區大新縣人民醫院手術室。女更衣間的門開了,等在門口的李桂林抬頭看了一眼,便把手機塞回兜裏,跟上護士往手術間走去。從12月26日跟隨中國志願醫生團隊進入廣西的幾天來,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主任醫師李桂林仿佛“老牛掉到井裏”,有勁兒使不出來。這天,“老牛”出井了,他要和鐘書醫生一起,對一名腦膿腫患者進行立體定向顱骨鑽孔膿腫穿刺引流術。該手術是目前治療腦膿腫的成熟辦法。

手術室護士説,這是該醫院10年來的第一例腦膿腫手術。

標注切口、消毒,刷手、穿無菌手術服、戴手套……20分鐘後,膿液順著引流管流出,“好多膿啊”,一旁有護士開始拍照記錄。

層層縫合後,李桂林來到讀片燈前復盤手術操作,回來後又開始教護士如何用透明保護膜包紮固定導管……這場用時近50分鐘的手術,李桂林沒有收取任何報酬。這趟行程也是他擠出5天假期,從北京飛抵南寧,乘車700多公里途經三個國家級貧困縣,最後來到這個邊境縣人民醫院。在這裡,他是中國志願醫生。

如大新縣人民醫院院長所説,“這是我們建院65年來,來過的規格最高的醫療專家團隊。”21名中國志願醫生組成的團隊有17名副主任以上醫師,涵蓋了10余個科室,相當於一家綜合醫院的全科力量。

據發起人淩鋒教授介紹,2017年6月啟動“中國志願醫生行動”至今,已註冊1400多名中國志願醫生,開展16次行動,走進73個國家貧困縣,留下70多個專家工作站。

2018年的最後幾天,淩鋒又帶領中國志願醫生走進廣西巴馬、淩雲、德保、大新縣開展志願服務。

■靠別人給,天上的雨下不成自己的錢

義診是在基層開展健康扶貧工作的常見方式。淩雲縣人民醫院工作人員説,基層醫院每月都有一次義診,大多是送醫贈藥活動。各種名目的義診多了,難免會有走過場的情況,基層醫生也容易出現“免疫”反應。

在縣醫院電梯裏,中國志願醫生邱建宏還在為剛剛一台人家“不會做”、自己“做不了”的手術嘆息,“那種病情我提出來我可以做手術,患者也一直在問什麼時候手術。結果,科主任一直不説話……”

中國志願醫生行動是帶著明確任務而來——通過醫生指導醫生的方式,提高基層診療能力。為了多跑幾個縣,行程安排非常緊湊:每天一個縣,上午在縣醫院出診、查房、手術及培訓,常常忙到12點多,下午1點與醫院談問題、提建議、想辦法,到3、4點再出發趕去下個縣。連接兩縣之間,150公里左右的山路往往行使4個小時左右,趕到時大都晚上8點左右。

邱建宏走到泌尿外科專家診室,並未看到當地醫生,他和同科醫生黎瑋獨自坐了10來分鐘,才陸續有病人詢問。付亞龍醫生在一家縣醫院查房時也注意到,當地醫生忙於自己的事,對陌生人的到來沒有反應。

大半天時間實際服務的病患十分有限,中國志願醫生行動開展義診、教學查房、手術演示、培訓指南規範、向村醫推廣中醫適宜技術等多項工作的著力點,更多施力在基層醫生層面。“我們不怕晚,不怕累,不怕工作多,就怕沒事幹。”對於淩鋒真誠熱烈的“表白”,對接醫院也存在響應不一的情況。

不交流,教學指導的意義就無從談起。靠別人給,天上的雨下不成自己的錢。

“這地方還要再來一趟。”兒科醫生孫吉萍卻有不一樣的體會。在這位首都兒研所專家的身後,一直跟著當地醫院的兒科主任,手裏還端著本和筆不時記著。中午吃盒飯時兩人還坐一起聊。

鐘書是該行動廣西召集人,也是廣西本地人。據他介紹,他與活動發起人淩鋒的聯繫,從2017年11月就開始了。在經歷了活動前期的溝通聯絡工作後,這位曾在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進修過的神外醫生不免自嘲當地的工作節奏,“一天就做一件事”。

李桂林提到,“按照國際標準,腦卒中患者溶栓時間為60分鐘。現在宣武醫院從入院到溶栓能達到30分鐘。”而對標“到2020年全國要完成60%以上縣(市)、80%以上市(地、州)、100%省(區、市)至少1家符合要求的卒中中心建設”的要求,輻射周邊二三十萬人的縣醫院面臨能力和速度的雙重挑戰。

淩鋒也注意到這些,她在同德保縣人民醫院座談時再次展示誠意:“已經跟宣武醫院聯繫好了,如果這裡願意派人,明年3月可以上北京培訓半年……”在場的縣醫院醫生發出一片“啊”的驚嘆。

■敞開學習的門,就有可能學出個博士

上午11點,掛牌“專家”西醫診室裏,病人三三兩兩。而僅一間之隔的中醫門診室,擠了滿滿一屋子病患和家屬,都衝著正號脈的中國志願醫生付亞龍和申力。走過的每家醫院,基本呈現這幅中醫診療供不應求的景象。

同一時間在醫院會議室,針對村醫開展的中醫適宜技術培訓也正在進行。中國中醫科學院原院長曹洪欣為台下村醫講述自己開端于適宜技術的中醫生涯:“1972年我14歲,參加了赤腳醫生培訓,還學著給我姐姐治病……”

而不同醫院裏,聽眾響應程度不一,也能看到村醫們聊天、中途離場的景象。曹洪欣參加中國志願醫生行動後,一共走過30多個貧困縣,在大新縣講課遇到“沒有一個人走動,沒有一個人在台下説話”,他忍不住多講了一個多鐘頭。

“有醫生不知道操作規範、不知道學科最新發展;有的眼科醫生一年僅20台手術,達不到維持技能必要的量;更有工作了10年的神經外科醫生沒做過腦膿腫手術……”志願醫生們的這些發現,側面反映出基層醫生日常工作量大、學習意識淡薄等問題。

在與巴馬縣人民醫院座談時,孫吉萍提出想邀請兒科主任或兒科護士長到首都兒研所參觀進修,“通過一個人改善一個學科。”淩鋒馬上問院長:“進修費用院裏有困難嗎?”院長咬牙説:“難也要出。”

學習的目的之一,是建立和外界交流的渠道。派人出去“取經”是一種,淩鋒現場又支了另一招:“在科室內建立學習制度,只要敞開學習的門,就有可能學出個博士。”

縣醫院需要兜底基層醫療服務,淩鋒歸納為“得治得了兩種病”:一種是走不了的急症;一種是不值得走的常見病。翻開中國志願醫生行動手冊,裏面按腦卒中防治中心、胸痛中心、康復中心等11種專項技術分類,由縣醫院勾選對接意向,建立志願醫生個人專項工作站,通過後續長期聯絡與指導,對口扶持該專業。“這個事我願意幫忙,就是建站的基礎。”從巴馬一路到大新,醫院配合度越高,願意幫忙的志願醫生也越多,當場授牌建站的就有4個。在德保、大新建立個人專家工作站的黎瑋、邱建宏走完這麼一趟,回到河北也知道如何開展志願醫生的省內行動了。

從北京登機開始,淩鋒就一直穿著印有“中國志願醫生”字樣的白色衝鋒衣,她主動向空姐亮出中國志願醫生的徽牌,願意施救緊急情況。抵達第一站巴馬縣後,志願醫生都著統一服裝參加行動。每天都是披星走、戴月歸,餐食簡單,兩人一房,就像淩鋒説的,“我們的公益不是面子工程。”

在與縣醫院座談介紹淩鋒時,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曹洪欣特意提到:“……更重要的,她是連續三屆的全國政協委員……”2018年,淩鋒提交提案的關鍵詞鎖定“中國志願醫生”,建議落點也在推動中國志願醫生成立、開展活動和完善各項制度上。2019年,她打算仍以提案推動中國志願醫生的壯大,“建議所有的醫院都給予志願醫生志願服務的時間,國內3周,國外3個月……”

對政協委員淩鋒來説,這既是一次中國志願醫生公益行動,也是了解貧困縣醫療服務情況、針對現實不斷填充建議內容的履職活動。

儘管,此次行動一個多月前,淩鋒左手腕剛經歷了骨折,淤斑清晰可見;20天前她又因藥物過敏發生休克被送進ICU,但外在的阻撓,都抵擋不住她和她的小夥伴們,踐行“不取報酬、全力奉獻”志願精神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