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我國宗教中國化持續推向深入 全國政協“新時代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實踐路徑”界別主題協商座談會綜述

發佈時間: 2019-01-08 11:16 | 來源: 人民政協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秦金月

將我國宗教中國化持續推向深入——全國政協“新時代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實踐路徑”界別主題協商座談會綜述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5年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提出,“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必須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在2016年召開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指出,“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支援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隨後,社會各相關方面行動起來,認真探討、積極實踐,在堅持中國化方向上形成廣泛共識,各地在探索實踐中取得了許多經驗。


2018年12月26日,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新時代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實踐路徑”界別主題協商座談會在全國政協禮堂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巴特爾在會上強調:“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既是一項複雜艱巨的系統工程,也是一個不斷發展和深化的歷史過程,需要我們不斷探索新方法,實踐新路子。做好宗教中國化工作,要在黨和政府的正確引導下,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問題導向,針對各宗教面臨的難點問題,積極探索、久久為功。”


“全國政協民宗委此次召開‘新時代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實踐路徑’界別主題協商座談會,就是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為指引,圍繞新時代如何引導和推進我國宗教中國化進行深入溝通交流,統一思想認識,探索實踐經驗,促進我國五大宗教在堅持中國化的方向上邁出更加堅實的步伐。”會議主持人、全國政協民宗委主任王偉光説。


會上,5位全國性宗教團體負責人、5位基層宗教界代表、5位宗教領域的專家學者作了交流發言,大家暢所欲言,圍繞新時代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的實踐路徑建言獻策,凝聚共識。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介紹相關情況並對發言作了積極回應。


路徑之一:建設中國特色宗教思想體系和制度規範


宗教對人們的影響主要是思想方面的影響,要想從更廣範圍、更深層次實現中國化目標,就必須讓宗教思想中國化居於統領和基礎地位。近年來,各宗教結合時代特徵和要求,通過開展佛教三大語系講經交流、道教玄門講經、伊斯蘭教新編臥爾茲演講比賽、天主教本地化建設、基督教中國化探討等活動,賦予了宗教教義教規新的時代內涵,已經形成了一批思想建設新成果。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宗性表示,目前,中國佛教協會正在著手研究制定《堅持我國佛教中國化方向五年規劃》,並已列入本會2019年重點工作計劃,將全面加強佛教自身建設,致力建設繼承佛教優良傳統、具有當代中國特色的佛教思想體系、制度體系、教育體系和文化成果,積極探索新時代加強教風建設的有效方式,推動佛教健康傳承發展。


全國政協民宗委副主任、中國道教協會會長李光富表示,道教中國化的主要目標就是實現現代化。具體而言,就是在保持本有的中國特色基礎上,構建新時代的教義思想體系、戒律體系、人才體系、管理模式、服務模式等,更好地適應當代社會,更好地服務於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目前中國道教協會已經啟動推進“道教教義體系的現代建構”課題研究。“現代道教清規戒律體系”預計2019年拿出初步方案並在教內外廣泛徵求意見。


全國政協民宗委副主任、中國伊斯蘭教協會會長楊發明説:“我們已完成了《堅持我國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五年工作規劃綱要》,並將帶領伊斯蘭教界穩步落實。”楊發明還談到,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召開後,中國伊協于2017年4月和7月,分別召開清真寺建築風格研討會和伊斯蘭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研討會,這些研討會的舉辦進一步凝聚了伊斯蘭教界堅持中國化方向的共識,在廣大穆斯林中産生了良好的引導作用。


全國政協民宗委副主任、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馬英林説:“堅持我國天主教中國化方向,必須有一個總體的、全面的、細緻的工作規劃來推進並逐步落實。為此,我們經過長時間的研討並廣泛徵詢全國各地教會的意見,編制出臺了《推進我國天主教堅持中國化方向五年工作規劃(2018~2022)》。”“為了與時俱進適應新形勢和新任務的要求,我們修訂了《愛國會工作條例》、‘一會一團’章程、負責人聯席會議制度、教區管理制度、堂區民主管理制度,以及有關選聖主教的規定和教職人員認定備案制度等。這些規章制度具有鮮明的中國時代特色,成為教會中國化建設的重要制度保障。”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徐曉鴻介紹説,2017年年底,基督教全國兩會制定了《推進我國基督教中國化五年工作規劃綱要(2018-2022)》。2018年3月,正式啟動實施。他還談到,基督教中國化的關鍵在於“怎麼化”,為此,必須在“化”字上下功夫。基督教中國化是一個系統工程,建立我國基督教的神學思想體系將是一項艱巨、複雜而又長期的任務。


路徑之二:創新載體方式,多措並舉夯實基層實踐


基層宗教工作部門和愛國宗教團體是宗教中國化的直接落實者。近年來,在黨政有關部門的正確引導下,各宗教在基層的探索實踐取得了重要進展。


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上,楊發明代表中國伊斯蘭教界作了題為“紮根中華文化沃土、堅持我國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的大會發言,其中發出了“四進”清真寺倡議。2018年5月18日,中國伊協向各地伊協和清真寺發出開展國旗、憲法和法律法規、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清真寺活動的倡議,並在北京、甘肅、寧夏等地同時舉行了“四進”清真寺啟動儀式,産生了強烈的社會反響。之後,全國有條件的清真寺都開展了“四進”清真寺活動,並得到了我國宗教界的積極響應和強烈認同,各宗教也都舉行了“四進”宗教活動場所的儀式。


座談會上,大家對“四進”活動予以高度評價,一致認為,“四進”活動是推動“宗教中國化”在基層實踐的有力載體。


安徽省政協委員、安徽省基督教協會會長、合肥市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主席薛連喜介紹了合肥市基督教的實踐。近年來,合肥市基督教開展了“四進”“四有”“三個講好”活動。“四進”即國旗國歌、宣傳標識、法治教育、道德典範進場所,“四有”即有主題活動、有專題講稿、有規章制度、有社會服務,“三個講好”即講好我們的價值觀、講好我們的中國夢、講好踐行的好故事,在此基礎上還開展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示範點創建評比。“通過引導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加深入人心,讓信眾知道一個好信徒必須是一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追隨者和踐行者。”薛連喜説,基督教中國化不是一個口號,不是一陣風,必須內外兼修,具體實在。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秘書長、雲南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昆明迤西公清真寺教長代俊峰説,2018年,雲南省伊協在沙特組織朝覲人員開展“錦繡中華、愛國情深、手繡國旗表眷愛”活動;以“朝覲路上的中國製造和中國創造”為主題,在異國他鄉發掘、探尋、感知“中國方案”的影響力;開展“我對祖國説句心裏話,做名榮耀的中國穆斯林”專題實踐,大家身居國外,心懷祖國,紛紛表達對偉大祖國的強烈依賴和歸屬感,真誠情感可圈可點。


路徑之三:推動宗教文化與中國文化深度融合


宗教文化包括宗教典籍、宗教音樂、宗教禮儀、宗教建築、宗教習俗等,範圍十分廣泛,內在與外在兼有。古往今來,各宗教在融入中國主流文化、紮根中華沃土的歷史進程中既有成功經驗,也有深刻教訓。


大家在座談會上談到,佛教傳入中國後,與儒道文化相交融,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在民眾中得到廣泛接受和傳播。明清時期中國穆斯林開展漢文譯著運動,成為伊斯蘭文化與中華文化相融的有益探索。這些都是成功的經驗。明末清初的天主教,由於羅馬教廷禁止中國教徒祭祖祭孔,引發“禮儀之爭”,並最終導致“百年禁教”。這是歷史的教訓。歷史充分證明,任何一種宗教要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紮根生存,就必須自覺適應、融入中國文化和中國社會,走中國化的道路。


“推進我國天主教中國化,必須融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遼寧省大連市政協常委、天主教大連堂區神父劉佔富感慨地説。他特別講述了自己在基層33年的實踐:在日常講道中,努力將複雜的神學思想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經典章句解釋闡述。比如,用中華文化中“多元通和”理念詮釋聖經中的“你們應該彼此相愛”;用國學中“冷眼觀人、冷耳聽語、冷情當感、冷心思理”的理念來解釋聖經中謹守口舌、不説壞話、不言欺詐的要求,引導基督徒在任何事上不傳謠不信謠,堅守愛國愛教底線。


薛連喜在發言中提到,合肥市基督教堂聖愛民樂團在聖樂中國化上進行了不懈努力,自1992年以來,就開始探索將二胡、笛子、琵琶、揚琴、古箏、嗩吶等十余種民族樂器引入讚美音樂之中,並於1994年正式成立聖愛民樂團。20餘年來,樂團始終堅持以引商刻羽的精專水準、品竹彈絲的頌讚方式深耕傳統音樂,將中國民族樂器與西洋樂器巧妙融合,自行創作和改編了《我愛中國教會歌》等30余首具有代表性的曲目,在安徽乃至全國都有很高的知名度。


“我們要將宮觀建設成繼承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傳習中心。”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上海城隍廟住持吉宏忠説:“道士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者、守護者。國學素養是我們的優勢和衣缽。我們既有專門為皈依弟子開設的唱誦班、樂器班,也有為大眾開設的太極拳和古琴班;既有服務社區老年人的養生講座,也有年輕學者的《道教與精神分析》《道德經與心理治療》讀書會;既有為即將出國留學學生開設的書法與茶道課程,也有外國留學生琴棋書畫專場體驗課程。大家白天是道士,夜晚是老師,累計惠及超過3600多人次。”


北京大學宗教文化研究院院長張志剛教授説,“宗教中國化”的必由之路就是:既然生存于斯、發展于斯,中國宗教便理應融入中華文化、中華民族與中國社會,共同弘揚“以人為本、和而不同、相容並蓄、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傳統,在持守各自的基本信仰、核心教義、禮儀制度的同時,不斷發掘其教義教規中裨益於文明昌盛、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的真精神與正能量,從而引導廣大信教群眾為中華民族與中國社會的發展進步多作積極的、有建設性的重要貢獻。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盧國龍談到,歷史鑄就了“道教之真精神”,道教界應適應社會發展,自覺承擔起復興中華文明的使命,為當代中國社會的建設提供文化資源和精神支援,更加積極有效地回饋社會。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統戰理論教研部民族宗教教研室主任王珍教授談到,中國宗教在長期歷史發展進程中形成了政主教輔、多元通和的文化傳統,五大宗教應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更好地發揮積極作用。我國天主教在當前國際關係改善的大背景下,應始終堅持中國化方向,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鞏固民主辦教成果,繼續壯大愛國力量。


路徑之四:做好宗教人才培養工作,以人才培養強化宗教中國化之本


“新時代佛教中國化的主要任務是現代化。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在佛教現代化進程中,人才培養和隊伍建設的現代化是其中最關鍵、最基礎性的工作。”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張風雷將關注點聚焦在佛教人才培養上,他長期擔任中央統戰部在人民大學舉辦的“愛國宗教界人士研修班”班主任,對此深有感觸。他建議,佛教界的工作重心應當轉移到文化教育事業上來,應集中人力物力,加強各級佛教院校和研究機構建設,探索利用國民教育優勢資源培養新時代僧才的有效途徑,按照“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的標準和要求,造就一支既具有堅定政治意識和高尚道德情操,又具有深厚宗教修養和廣博現代學識的高素質僧才隊伍,並在此基礎上,全面提升佛教寺院的文化教育功能,深入挖掘佛教教義教規中的優良傳統和積極因素,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中華文化的創新發展做出無愧於歷史、無愧於時代的新貢獻。


“佛教中國化最重要的是人才中國化。”江蘇省南京市政協委員、江蘇省佛協秘書長、南京清涼禪寺住持理海在發言中特別強調,“以人才培養強化佛教中國化之本。”他介紹,江蘇省制定了全省3~5年佛教教育規劃,堅持以中國文化、中國思想、中國制度來浸潤人心,引導信眾。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後備人才培養必須早做準備。”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李林談到,中國伊協已經將“經學人才培養”作為工作重點列入計劃,但還需要做更多工作,需要黨和政府更多支援,才能促進伊斯蘭文化與中華文化深度融合,從根本上抵禦境外宗教滲透。


李光富説,培養一支高水準的道教人才隊伍,還需積極推進專業道教院校建設,推進院校統編教材編寫工作。他同時也高興地告訴大家,中國道教首批21本教材預計2019年底出版和投入使用。


徐曉鴻説,黨和政府應從政策和財力上加大對宗教團體的支援,對於任務重的團體,應設立專項資金。重點投入的領域包括宗教院校,特別是與中國化相關的教材編寫,與中國化有關的課題研究。宗教團體應有明確的規劃,長短線結合,既要明確當前任務,又要清晰未來目標。


針對委員和學者們反映的人才培養問題,參加座談會的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王作安回應道:“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必須高度重視宗教人才培養工作,我們將研究吸收大家提出的意見和建議,著力解決宗教院校統編教材編寫、師資引進等現實問題。”


“黨委政府既要當好引導者,也要當好服務者,要充分調動宗教界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支援各宗教加強團體建設和人才培養,既包括研究型人才、解經講經人才,也包括基層實踐型宗教人才,要採取有效措施幫助解決實際困難,為他們開展工作提供必要保障、創造良好條件,使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成為宗教界的自覺追求和行為規範。”巴特爾副主席強調説。